飛特小說 >  九星神龍訣 >   第574章:遇阻

-

江玄在車隊的後方見到前方開懷大笑的眾人,也是咧嘴一笑,這一次他出手保護他們,其實也的確是想報答這穆大牛的收留。

他江玄雖然並非是那種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俠義之客。

但也是那種愛憎分明之人,他人若跟他有怨,他必以牙還牙,但若對他有恩,那他也會以十倍還之。

而很快,商隊便繼續前行。

雖然如今夜裡光線昏暗,很難辨彆前進的路線,不過憑藉著穆大牛多年行走這條商路的豐富經驗,他們雪元商隊還是有驚無險的抵達了北疆的中心城池。

這中心城池中,有著一座連接著聖武皇朝北疆和中域的萬裡傳送大陣,在這裡隻要你繳納一定的靈石,便可以啟動那座傳送大陣,直接傳送到皇朝的中域。

此時江玄是打算繼續跟隨著這雪元商會,隻要他能夠通過那傳送大陣,抵達中域,那麼他就能夠辨彆出回到擎天宗府的路線了。

雖然這樣,耗費的時間會非常長。

不過,江玄卻並不著急,武道一途,本就應該一張一弛,修煉之餘,開拓一下眼界,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而且在凡俗中曆練,也能夠讓心境得到昇華,對武道修行,也有著巨大的好處。

畢竟,江玄現在唯一的目標,就是要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到時候,他必須要返回擎天宗府,積蓄實力,參加五宗大比,為自己老師百裡承澤正名。

江玄心中十分清楚,五宗大比結束時,將會是自己揚名天下之日。

不過到那時候,自己也將會麵臨最大的危險。

那時,聖武皇帝聖元君,這位聖武皇朝萬裡疆域中的第一強者,絕不會再繼續放任自己繼續成長下去的。

所以,江玄必須要做好萬足的準備,去應對接下來一切可能遇到的危機。

不過就在雪元商隊剛剛進入這北疆地域的中心城池時,卻是遇到了一件麻煩事。

此時,一位身穿青衣的中年漢子,帶著一眾士兵,將整個雪元商隊都給圍了起來,聽他們說這些人都是城主府的人,“我北疆的中心城池,前幾天剛剛遭受到了雪地荒原中的獸潮襲擊,如今我們城主府需要大批的物資安頓城中的百姓,我看你們商隊中這些獸皮還有獸肉,就留下一半給我們城主府吧!若你們敢不從,你們彆想使用這城池中的傳送大陣了。”

青衣中年大漢開口說道,眼神中帶著一抹戲謔,在他看來,這雪元商會,隻是那一個邊緣小鎮中的一個小商會,根本不敢違抗他的意誌。

而在青衣中年大漢話音剛落,他背後的一眾士兵,竟直接走到這商隊前,要將那車上的一半物資都給搬下來。

“無償繳納一半的物資?”

聽到那青衣中年大漢的霸道言語,一眾雪元商隊中的侍從和傭兵頓時都氣得咬咬牙。

這些物資,可都是他們拚死拚活才運送到這裡來的,他們原本想要藉助這中心城池的傳送陣,好快些抵達中域,然後賣個好價格,讓雪元鎮中的居民們能夠不用再繼續忍凍捱餓。

卻不想,這青衣中年大漢的一句話,便想要斷送他們所有的希望。

而且,什麼安頓城中百姓,隻怕到了最後都進了他們自個的腰包。

“你們中心城池中遭遇獸潮,和我們雪元商會又有什麼關係,那傳送陣,可是聖武皇室搭建的,你們城主府也隻是在行駛看管的權利,根本冇有禁止他人使用的權利,你想要我們一半的物資,可以!不過需要你們用靈石來購買,否則冇得商量。”

柳青青脾氣火爆,此時聽到那青衣中年大漢這番不講理的話,頓時站出來冷喝道。

“哼,小小賤民,竟然敢忤逆我,讓你們交出一半的物資,已經是對你們的仁慈了,竟然還想要我們用靈石購買,我看,你們是不想活了!”

青衣中年大漢冷冷說著,隨即目光露出一絲狠色,陰笑道:“所有的將士聽令,你們快將這不知死活的女人給我抓過來,若有反抗者,直接就地格殺,老子要當著所有人的麵,讓他們好好看看,違抗老子,究竟會落得怎樣的下場!”

“是!”

青衣中年大漢說完,他身後的一眾將士,頓時冷冷一笑,目光帶著一絲狠辣,看向了柳青青。

“你們不可如此!”

柳葉明麵色一變,見到自己妹妹要被抓走,他雖然畏懼這青衣中年大漢的身份,不過此時也忍不住出手,要攔下那些將士。

“小小賤民,給我滾開!”

青衣中年大漢瞬間出手了,他那磅礴的氣息頓時席捲而出,他化為一抹殘影,瞬間來到了柳葉明的身前,直接一掌拍去,將他直接拍飛。

“哼,區區一個廢物,也妄想阻攔老子,簡直就是螳臂當車。”

青衣中年大漢冷冷一笑,眼中滿是蔑視之意。

“什麼,一招擊敗了柳葉明副隊長?”

雪元商隊中,一眾傭兵神色皆是變得難看了下來。

這青衣中年男子,實在太強大了,強大到,他們即便想反抗的力量都冇有。

穆大牛此時也是神色難看,不過他的目光依舊帶著一絲希望望向後方那連綿的商隊,他在期待在神秘的強者會再次出手幫助他們。

不過等待了片刻,那後方的商隊,依舊冇有半點動靜,這讓他的心中微微一沉。

而此時,這邊的青衣中年大漢和雪元商隊鬨出的動靜也是越來越大,讓得不少城池中的眾人圍了上來。

“你們快看,那青衣中年大漢不是少城主底下的一條走狗嗎?

冇想到他們竟然又在這裡訛詐這些外來的商隊了,真是太無恥了。”

“噓,小聲點,要是被那青衣大漢聽到了,你小子可就完了。”

“唉,冇想到城主大人的一世英名,竟全都被他這個兒子給敗光了呀,這少城主不僅霸道,就連他底下的走狗,都是如此的蠻不講理。”

“隻可惜這支商隊了,隻怕這一次他們即便不死也要脫層皮了!”

周圍,眾人皆是小聲的議論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