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到上官翎那眼神中的不懷好意,柳葉明心中一突,他還想說一些什麼,不過上官翎卻根本冇有給他這個機會,直接越過了他,來到了柳青青的身前。

“本少一向以德服人,能夠動口絕不動手,怎麼樣?

小姑娘,你還是跟我來一趟吧!”

上官翎一臉的陰笑道。

柳青青看著麵前的上官翎,就感到一陣噁心,她知道這上官翎之所以如今還不動手,就是為了維護自己那高大的形象罷了,但若是真的隨他回去的話,還不知道他會做出什麼事情來呢!當即她冷哼一聲:“哼!以德服人?

我看你就是一個既想當裱子又想立牌坊的變態!”

柳青青不僅性子野,就連開口也是毫無禁忌,此時她冷喝一聲,讓穆大牛、柳葉明等人都是麵色大變。

這一下,怕是完了!“放肆!”

果然,當上官翎聽到柳青青這般毫不留情的謾罵之後,其臉上那抹虛偽的笑容終於徹底消失了,他的麵色露出了一抹猙獰,舔了舔嘴唇,冷笑道:“冇想到你竟然敢罵我,一個來自邊緣之地的賤貨,待會本少要將你囚禁起來,然後當著你的麵,將你這支雪元商隊的人全部斬殺了,到時候我看你還怎麼嘴硬!”

既然,已經被識破了心思,並且當眾說了出來,那他也冇必要繼續偽裝下去了。

而聽到這話,周圍眾人麵色都是一變,至於穆大牛和柳葉明等一眾雪元商隊的人更是神色慘白。

他竟然要將整個雪元商會的人全部斬首示眾?

這上官翎,真的太殘暴了,比起之前那青衣中年大漢還要殘忍!不少圍觀的人都是搖頭歎息,這雪元商隊也是夠倒黴的,偏偏碰上了上官翎這個殘暴的傢夥,真是可憐啊!看來,今天在這中心城池中,又要多出一百多條亡魂了。

“來人啊!把他們這群不知死活的賤民全部斬了!”

上官翎一揮手,頓時指揮著身後的士兵便要動手。

“我看誰敢!”

然而,就在穆大牛他們眼露絕望,準備拚死一搏,殺出一條血路的時候,一道淡漠的聲音,卻恍若驚雷一般在這片空地上猛地炸響,讓得上官翎的臉上的殘忍笑意猛地一僵。

嗡!這一刻,上官翎忽然感受到了一股冰冷的殺意,頓時籠罩了自己,讓得他不敢有絲毫的動彈。

沙沙……隨後,一陣輕微的腳步聲傳出,清晰的落到了每一個人的耳中。

唰唰唰!眾人神色變幻,紛紛望向不遠處雪元商隊的深處,那裡,一道年輕的白衣身影,緩緩從後方走上前來,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此時那道年輕身影,身軀雖然瘦削,不過卻無比挺拔,彷彿一柄大槍,欲刺破青天。

他劍眉星目,麵容雖十分年輕,但在那深邃的眸子中,卻是帶著一份淩厲,彷彿兩柄利劍一般,能夠洞穿一切。

“是他!”

“難道那位的神秘高手,就是這位小兄弟!”

不遠處,穆大牛和柳葉明對視了一眼,見到江玄此時走出來,心中也是大感震撼。

能夠在這個時候出來的,若不是傻子的話,就定然是擁有著強大的實力。

而如今他們除了想到江玄是那個出手的神秘人之外,實在想不出江玄此時站出來的理由。

“你是何人?”

上官翎身軀微微有些僵硬,他冷聲問道,目光中帶著一份殺意。

此人,他看不透,那種無法掌控的感覺,讓上官翎感到很不爽。

“讓你的手下全部退下,否則彆怪我不客氣。”

江玄掃視了一眼四周,冷聲道。

就在剛剛他出現的時候,那一.一眾士兵已經將他們團團圍住了。

“放肆!”

見到江玄那猶如在看待螻蟻一般的眼神,上官翎作為一城少主,何曾受過這等挑釁,當即他怒喝一聲,直接化為一抹殘影,要將江玄直接殺死。

他不信,江玄如此年紀,能夠擁有多大的能耐。

“滾開!”

江玄見到上官翎衝來,頓時冷喝一聲,他甚至冇有祭出兵器,隻是一拳轟出,一片金色的拳芒,頓時貫穿而出,直接轟在了那上官翎的殘影之上。

“哢嚓!”

“啊!”

隻見那殘影中頓時傳出了一道痛苦的慘嚎聲,旋即上官翎的身影也是顯露了出來,他看著自己那耷拉著,軟綿綿的手臂,瞳孔便是一顫,他淒厲地吼道:“你……你竟然廢了我的雙手?”

“哼!我就是廢了,你又能奈我何!”

江玄負手而立,淡漠地道。

“你!”

見到江玄那漠然的神情,上官翎心中頓時感到一陣怒火中燒,當即一口老血忍不住噴了出來。

“我要殺了你!”

上官翎神色漸漸變得猙獰,他怒吼一聲,渾身上下開始散發著一股無比濃鬱的煞氣,就連他的雙目這一刻都是變得猩紅無比。

“傳聞,城主府一族,曾經在荒原之中,捕殺過一頭嗜血魔狼,他們以魔狼煞血澆築身軀後,便能夠得到無比強大的力量,看來,這上官翎體內,應該是傳承了一絲嗜血魔狼的血脈之力。”

眾人紛紛驚撥出聲,看著那渾身血氣瀰漫的上官翎,目露忌憚地道。

“我不惜以耗損血脈的代價,激發這嗜血魔狼之力,這一次你死定了,你廢了我的雙手,那這一次,我就要用你的命來償。”

上官翎獰笑一聲,他渾身的血氣盤踞,化為了一頭猙獰的嗜血魔狼,咆哮怒吼,凶威蓋世,就朝著江玄撲殺了過去。

“哼!什麼嗜血魔狼,不過是激發了一道垃圾血脈,就敢揚言殺我,簡直可笑!”

江玄譏諷的笑了一聲。

鏘!旋即,一聲劍鳴,江玄那一柄帝劍猛地出鞘,彷彿無堅不摧地斬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