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見劍光撕裂了虛空。

“噗嗤!”

下一刻,一道血肉破碎的聲音頓時響起。

隨即,眾人駭然發現,那剛剛還揚言要將江玄抹殺的上官翎,此時身軀頓時一僵,他的脖子,緩緩浮現出了一道血痕,隨即,那血液如泉湧般噴出。

“我……我怎麼可能會輸呢……”喉嚨中發出一道模糊不清的呢喃聲,上官翎望著不遠處那神色淡漠的白衣身影,心中便是生出無窮悔恨,他……他怎麼會招惹這麼強大的人。

“嘭咚!”

不過,這一切都已經太晚了,還不待他話說完,上官翎的頭顱,便是從他的脖頸上滑落下來,這一幕讓得周圍無數人心頭一顫。

他們就感到一陣不可思議,那激發了嗜血魔狼血脈,幾乎能夠和老一輩強者大戰的上官翎,竟然讓這白衣青年,給一劍斬殺了?

“嘩!”

當即,周圍頓時響起一片驚天嘩然聲。

“這……這我該不會是眼花了吧!這上官翎竟然就這樣死了,這怎麼可能!”

“是啊!我現在都懷疑我是不是在做夢了,你快打我一拳,看看我是不是在做……”“嘭!”

“靠!你還真打啊!”

“不是你叫我打的嗎?

怎麼樣?

疼嗎?”

“疼!看來這竟然是真的!”

在確認了一番之後,一道道倒吸冷氣的聲音便是此起彼伏的響起,這白衣青年究竟是何方神聖,竟然會如此的強橫。

“怪物!”

就連穆大牛和柳葉明也是嚥了一口唾沫,艱難地說了一句。

“兄弟,這次多謝了。”

穆大牛走上前來,對著江玄抱了抱拳,他知道這一次若非江玄的話,隻怕他們都得死在這。

“無妨,我不過順手解決了一個廢物罷了,畢竟,我回中域,也需要用到這中心城池的傳送大陣。”

江玄淡淡說著,那平淡的語氣彷彿在說一件稀鬆平常的事一樣。

順手解決?

廢物?

江玄的話,頓時讓得周圍不少人嘴角猛地一抽。

像上官翎這種絕世天驕竟然在這白衣青年的口中不過是一個他可以隨意解決的廢物,這……“是誰殺了吾兒!”

而就在這時,一道震天的怒吼聲,頓時從那中心城池的深處傳了出來。

唰!下一刻,一道身披褐色甲冑的中年男子頓時飛掠而出,他手中握著一杆方天畫戟,看著地上上官翎那無頭的屍體,頓時怒髮衝冠,嘶吼道:“小子,給我死!”

他從現場的痕跡,以及江玄身上散發出的氣息,已經知曉了江玄便是殺了他兒子的凶手。

轟!當下,他怒喝一聲,一戟刺破了虛空,殺向了江玄。

這中年男子,竟有著半步元丹境後期的強大修為。

不過,在如今的江玄眼中卻啥也不是。

“鏘!”

隻聽一道劍鳴聲響起,方天畫戟頓時應聲斷裂,那中年男子慘叫一聲,胸前的褐色甲冑也是被那淩厲的劍光撕裂開來,身軀差點被斬成兩半。

“你究竟是誰?”

中年男子驚怒開口,北域中可從來冇聽過有這麼一號強大的人物。

“你冇有資格知道。”

江玄淡漠說了一句。

如今他的實力,即將要突破到了半步元丹境中期,普通的半步元丹境後期強者根本不會是他的一合之將。

“不好,我不是這小子的對手。”

中年男子在江玄出手的瞬間立即就判斷出,江玄實力的恐怖,自己不是其對手,若是硬碰硬,隻怕會死的很難看。

當下,他連忙道:“是犬子該死,還請閣下恕罪!”

中年男子冇有再度出手,而是直接跪在江玄身前,抱拳請罪。

這一幕,也讓無數人目瞪口呆。

他們原以為中年男子到來,可以輕易擊殺這白衣青年。

但如今……“好可怕的青年。”

眾人見到那一道白衣身影,眼中也是露出了一絲敬畏。

江玄望著中年男子,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道:“不必擺出這副模樣,你不過是假意向我臣服,心中卻早已恨不得將我千刀萬剮了,所以我不能留你。”

“嗤啦!”

就在江玄話音剛剛落下的刹那,一道寒光頓時撕裂虛空,直接便是將那中年男子的身軀洞穿而去。

長劍染血,冇有絲毫的憐憫。

“你……你……”中年男子身軀頓時僵硬下來,他那暗中伸入懷中的右手,也是猛地僵硬了下來。

嘭!中年男子重重倒在了地上,從他的懷中,滑落出了一顆黑色的珠子。

“這是……黑暗魔珠!是邪族一脈的強大靈器,隻要捏碎它,方圓數百裡內的生靈,都將會被它所魔化!”

小天的聲音在精神之海中響起。

“好可怕的靈器!”

江玄盯著地上那顆黑暗魔珠,心中生出了一抹寒意,還好,自己出手果斷,否則,若是讓這中年男子捏碎這黑暗魔珠,到時自己或許還能夠逃脫,但在這周圍的眾人,都將會被邪氣汙染,化作邪惡的傀儡。

而此時,在周圍有眼力不凡之人,也是認出了這珠子的來曆,當即他們看向那死去的中年男子的目光中,便是生出了一抹厭惡,而看向江玄的目光,則是帶著一份感激。

“江玄,這黑暗魔珠你先留著,日後可以作為一件大殺器。”

小天此時說道。

“好。”

江玄點了點頭,將那纏繞黑氣的黑暗魔珠收入了乾坤袋中,隨即他轉身,看向城主府的方向,說道:“這等邪族禁器,不可能是他自己煉製出來的,我剛剛剛用神念師手段探查了一番,發現這中年男子體內有著大量的邪族一脈的本源之力,想來,這中心城池的已經被邪屠族給滲透了。”

“江玄,你是想?”

聽到江玄的話,小天頓時猜到了什麼。

“嗯!我雖然實力強橫,但修為太低,若是遇到修為強大的武者,容易吃虧,所以在回去之前,我要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要是這城主府真的潛伏著強大的邪族強者,那於我而言,可是一場造化。”

江玄說著,手中頓時出現了一柄銀色的長槍,正是瘋魔絕命槍,旋即他不再猶豫,直接大步流星朝著城主府的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