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九星神龍訣 >   第57章:滅殺

-

鏘!長槍撕裂空氣,瞬間就來到了獨眼男子的身前。

“哢擦!”

那獨眼男子提起手中的寶劍就想要抵擋,然而雙方剛一接觸的刹那,自己那引以為傲的寶劍竟然不堪重負,直接斷裂成了兩截。

“怎……怎麼可能……”獨眼男子神色驚懼,他冇想到,這江玄的實力竟然如此強橫。

“殺!”

逼到了絕路上的獨眼男子目露凶光,他手持著那把半截的血色刀刃,瘋狂的砍向了江玄。

血色刀刃之上,一股可怕的靈力真元瀰漫在其上方。

當!刀刃與長槍碰撞,一股巨大的力道,讓得獨眼男子狼狽的退後了幾步。

“噗嗤!該死,你……你小子你怎麼可能這麼強大?”

獨眼男子嘶聲怒吼著。

“噗嗤!”

不過還冇等他話音落下,一抹森冷可怕的槍芒頓時撕裂了空氣,直接斬斷了正在逃跑的獨眼男子的生機。

嘀嗒!嘀嗒!血液,沿著鋒利的槍尖滴落,染紅了周圍的土地。

“鏘!”

隨後,江玄直接將那冰藍色的長槍收回,冷冷的盯著那倒在地上的獨眼男子。

而江玄一槍斬殺這中年男子的一幕,正好被不遠處的流寇看見了,當下一個個神色變得無比得驚慌。

“大家快跑啊!副寨主被殺啦!”

“什麼?”

“那我們豈不是完了,大家快跑!”

那些流寇見到獨眼男子被殺,再冇了戰鬥的**。

而豐雲和秦雨則是神色大喜,斬殺流寇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

而不遠處,江玄則是暗自分析。

自己之所以能夠輕易殺了這真元境二重的流寇頭領,第一,是因為這流寇頭領根本不知道自己精神感知力的強大,從而陷入幻境,被自己輕易偷襲重傷,第二,則是自己的冰藍色神槍的威力爆發,打了這流寇頭領一個措手不及。

“嗡”而這個時候,江玄突然感到精神世界猛地震動了一下。

“精神感知力再次蛻變了!”

江玄目光露出一絲喜色,他望向峽穀上的高空。

經過了這段時間的不斷修煉,他發現自己的精神力終於突破了桎梏,再次發生了蛻變。

在這個世界上擁有精神感知力的人又被稱為神念師。

而如今他的實力若按照神念師來劃分,可以稱為二級神念師。

“不知道,等我踏入三級神念師,又要到什麼時候?”

江玄心中暗暗想著。

當然,他知道,自己現在距離三級神念師還有很遙遠。

畢竟二級神念師還有著小成、大成和巔峰三個層次。

“要是能夠捕捉到那傳說中滋養神魂的天地靈物,將其吞噬,說不定能夠直接跨越三個層次,踏入三級神念師。”

江玄此時心中不由劃過一個念頭。

不過,他也知道,這些東西,還不是現在的自己所能夠接觸的。

“噗噗噗!”

峽穀中,隨著時間的推移,以及流寇戰鬥意誌的下降,很快幾十名就全部被豐雲和秦雨滅殺。

不過,兩人此時他們的心中卻極不平靜,他們目光都是帶著一份敬畏看向江玄。

他們很明白,這次最大的功勞,在江玄身上。

若非江玄將那最為棘手的真元境二重流寇抵擋了下來,憑藉著他們的力量根本無法滅殺這群流寇,說不定到時候還會被交代在了這裡。

“一共幾十個流寇,幾乎全部都是開脈境九重的高手,甚至是還有一名真元境一重的流寇小頭領,也被我們全殺了?”

豐雲和秦雨都是神色帶著一份興奮之色。

“嗯,你們去檢視一下,看看我們這一次究竟斬殺了多少流寇。”

江玄點點頭,道:“順便到時候清算一下這次成績的分數,雖然在聖子那邊,可能也有在暗中記錄,但我們最好謹慎一點,否則到時候少了一點分數,都是大損失。”

“嗯。”

豐雲頓時點點頭,開始清算屍體。

他們都很清楚,這次的任務,就是幾位聖子給他們這些天才的福利。

成績分數越高,到時候得到的獎勵越多。

要知道,金玄府寶庫中的東西,可都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寶物,就連元武皇室都是無比垂涎,更彆說他們這些真元境的少年天才了。

此時,在那大廳之中,幾名聖子對望了一眼,都是看出了對方目光中的震撼。

“這些小子好厲害,竟然一口氣剿滅了流寇的大本營。”

一位聖子深吸一口氣,緩緩出聲。

“冇錯。”

另一個聖子也是深以為然的點點頭,語氣凝重道:“不過那江玄總是讓我有些意外,他那層出不窮的手段究竟是從哪來的?”

……半個時辰後。

峽穀中,豐雲和秦雨將那些流寇的屍體清算了一遍,順便從他們的身上獲得了不少的天材地寶。

“這些你們留著吧。”

江玄看了一眼,並冇有任何興趣。

見此,豐雲和秦雨隻能不由苦笑著搖了搖頭。

這就是天才和他們的區彆嗎?

他們視若珍寶的東西,在江玄麵前卻是一文不值。

隨後,三人便離開了這片峽穀。

這一次,無論江玄讓豐雲和秦雨去哪個方向,他們都是毫不猶豫的跟隨。

一路走來,兩個本是心高氣傲的少年天才,完完全全被江玄的手段所折服。

他們這才發現,江玄纔是那個一直最深藏不露的人。

如今他展現出來的手段會是他的全部嗎?

又或者隻是他的冰山一角。

甚至是有時候,兩人有種錯覺,江玄根本就不是一個少年,而是一個活了許多年的老妖怪。

不過他們不知道,就在他們離開不久之後。

峽穀之中,數道可怕的氣息忽然降臨。

那是一群更加修為氣息強大更為的流寇,在他們中間的是一名身著黑袍的獨臂男子。

他來到峽穀中,看著一地的死屍,目光陰沉得彷彿都能夠滴出水來。

“來人啦!快去查查,我要知道究竟是誰這麼大的膽子,敢滅了本座的山寨,我定要讓他付出代價!”

暴怒的聲音迴盪在這片山脈之中,讓得周圍的人心頭都是一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