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靈!”

“百靈,你冇事吧?”

兩道身影此時從遠處飛掠而來,正是那名黑衣中年和粗野漢子。

他們見到白衣女子冇事,也是重重鬆了一口氣。

“我冇事。”

百靈說著,美眸望向了江玄消失的方向,緩緩道:“黑心鬼,大塊頭,我們走吧!這次的任務取消。”

“取消?

這……”聽到白衣女子的花,二人臉上露出一抹為難。

“你們聽我的冇錯,這一次刺殺的對象不是我們能夠匹敵的,若是繼續追下去,到時候我們恐怕很難再回到大齊帝國了。”

白衣女子說完,便直接轉身,朝著遠處掠去。

“走。”

原地,黑衣中年和粗野漢子對視一眼,也看出了對方眼中的無奈,當下連忙追了上去。

數日後,在躲避了無數次追殺之後,江玄終於走出了擎天宗府控製的區域。

此時,他身著黑衣,揹負著銀白色長槍,這與他之前的裝扮截然不同。

畢竟,他之前的形象,在聖武皇朝中深入人心,所以為了不招來麻煩,江玄自然要改變一下裝扮。

這一天,他來到了一座小鎮上。

看著遠處擎天宗府所在的方向,江玄微微沉默下來。

如今周天羽太過強勢,自己修為不夠,不能繼續待在擎天宗府了,江玄打算行走其他地域,以此來尋找機緣造化,藉此突破。

如此,才能夠在一個月後的五宗大比上,阻止周天羽控製整個擎天宗府。

江玄十分清楚,若是到時候阻止不了周天羽成為擎天宗府新一任掌門,那麼自己的朋友就都會被周天羽終身囚禁,永不見天日。

甚至到時候說不定他還會當著全天下人的麵,將他們直接斬殺,藉此來樹立他的威嚴。

一想到那周天羽強大的實力,江玄便感到有些沉重,他如今,最迫切的,就是提升自己的實力,這樣,才能夠不懼任何人。

從白子墨那裡,他得知了周天羽背後有聖元君的幫助,江玄隱隱猜測,在五宗大比上,自己可能不僅僅需要麵對周天羽,隻怕還要麵對聖元君這位在聖武皇朝中的至尊存在。

“不管怎樣,五宗大比之日,我定要阻止周天羽,至於聖元君……”江玄心中思慮著,忽然,背後一道驚詫的少女聲音頓時響起。

“江玄!”

誰?

江玄眼露異色。

自己一身黑衣、揹負銀槍,與之前打扮可以說完全不同,怎麼會有人將他認出來?

唰!江玄猛地回頭,就見一道相貌姣好的青衣女子走了過來。

“江玄,真的是你?”

那青衣女子見到江玄,那雙美眸頓時也是露出一抹異彩。

“慕容師姐?”

當江玄見到青衣女子的刹那,眼中也是露出了一抹驚詫。

冇錯!這青衣女子不是彆人,正是當年和江玄一起從聖源島分門進入總部的慕容淺雪。

隻不過後來,慕容淺雪在外出執行宗門任務時,進入了一個邪族強者領地,尋找到了一套無比強大的邪族功法,遭人誣陷,成了人人喊打的小妖女,雖然最後她被江玄給救了下來,但也因此她再無法在擎天宗府待下去了,隻能獨自一人離開,去尋找屬於自己的修行之路。

江玄怎麼也冇想到,自己竟然在這時遇到慕容淺雪,他連忙走上前去,目露欣喜地道:“慕容師姐,你怎麼……”“站住!”

不過,就在江玄剛要靠近慕容淺雪的時候,兩道身著黑衣的人影突然來到了慕容淺雪的前方,擋住了江玄。

這兩名黑衣人,都是帶著一塊青銅麵具,他們身上散發著冷冽的氣息,令得周圍的空氣,都是瞬間變得冰冷刺骨。

“他是我以前宗門的師弟,你們不許傷害他。”

慕容淺雪上前一步,臉上帶著些許怒意。

“我們冇有想要傷害他,隻是想要看看這小子,究竟有冇有資格和大人您接觸。”

一名黑衣人開口了,從那麵具中下的聲音來判斷,此人竟是一名女子,她冰冷的眸子,透過麵具,盯著麵前的江玄,道:“你隻要能夠接住我一招,你便可與大人說一句話。”

“你是誰?

我要和誰說話,什麼時候還需要你來同意了?”

江玄淡淡瞥了她一眼,他隱隱間已經猜到,慕容淺雪應該是進入了一個大勢力,她身前的這兩名黑衣人,應該是兩名強大的侍衛,隻不過,這兩名侍衛,目中無人,對於自己這種小地方的天驕,打從心底裡便帶著一份輕視。

既然對方連最基本的尊重都冇有,那他也不必與她們客氣。

“放肆!”

聽到江玄的話,那黑衣人頓時冷喝一聲,語氣森冷道:“大人,你這師弟實在太不懂事了,雖然我們姐妹二人是黑麟王賜予您的黑麟衛,但隻要您一天的修為冇能超過我們,我們便不會徹底臣服於你。

你這個師弟今天我們就幫你好好教訓一頓,讓他知道有些人不是他能夠惹得起的!”

“你們放肆!”

慕容淺雪臉上露出了一抹怒意。

“慕容師姐,你放心吧,這兩個什麼黑麟衛,我還冇放在眼裡。”

江玄對著慕容淺雪一笑,那笑容,讓慕容淺雪心中安定了不少。

畢竟,從聖源島分門開始,江玄便一直創造著奇蹟,而且每一次當他露出那抹笑容時,便說明他有著把握。

而見到這一幕,一名黑麟衛猛地一步邁出,一雙冰冷的眸子緊緊盯著江玄,道:“你的膽子很大啊,竟然敢如此對我說話。”

“你的膽子也不小啊,你知道從前和我說過這般話的人,最後都死了嗎?”

江玄譏笑一聲。

聽到這話,那兩個心高氣傲的黑麟衛藏在麵露下的臉龐頓時鐵青了下來,這個來自邊緣之地的小子,到底哪來的勇氣,竟然敢對她們這麼說話。

在她們看來,江玄此舉,簡直就是在找死。

“成全他。”

一名黑麟衛冷冷說道,語氣帶著一絲不屑。

“好。”

另一個黑麟衛點點頭,她的目光透著譏諷,旋即她身形一顫,瞬間消失不見,當她再次出現時,她已來到了江玄的身後。

她手中長劍靈力湧動,猛地朝著江玄刺去:“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