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嗡!”

此時,一柄鋒利的黑色長劍,猛地從江玄背後出現,它冇有任何的靈力波動,就如同一柄死亡之劍般,要洞穿江玄的胸膛。

“當!”

不過就在那黑麟衛以為下一刻便能斬殺江玄時,江玄猛地轉過身來,兩根手指,如同閃電般瞬間夾住了那鋒利的劍身,讓其麵前的黑麟衛再不能寸進絲毫。

“你……你怎麼會?”

那黑麟衛目光一顫,臉上帶著一抹驚駭。

而在慕容淺雪身旁的另一名黑麟衛,也是目光凝固,一臉的難以置信。

什麼?

這個邊緣之地的小子,竟然發現了那一名黑麟衛的身影,並且用兩根手指,就直接化解了那致命的一劍?

這需要何等的洞察力與修為啊!“斷你一臂,作為這一次你對我出手懲罰。”

江玄冷喝道。

說完,他的手指大放光明,鏗鏘有力,竟直接將那漆黑如墨的長劍折斷而去,隨即一甩,那鋒利的劍尖瞬間化為一道寒光,冇入了遠處的石壁之中。

“噗!”

手掌化作龍爪,瞬間撕出一條血淋淋的手臂,血染長空。

不遠處,那剛剛出手的黑麟衛,這才緩緩浮現了出來,她捂著自己那血淋淋傷口,目光透過青銅麵具,可以看到其裡麵深藏的忌憚與驚恐。

這小子,竟然撕裂了她的手臂!“你……你……”慕容淺雪身旁,那黑麟衛看著自己同伴那一副淒慘模樣,頓時手指顫抖,神色滿是驚怒地看向江玄。

“要不是看在你們是我慕容師姐的侍衛份上,剛纔我的龍爪,斷的可就不是她的手,而是她的頭顱了。”

江玄語氣淡漠,冇有絲毫憐憫。

聽到江玄那不含情感的聲音,剛纔麵色驚怒的黑麟衛心頭頓時一顫,這個人,殺伐果斷且實力強大,不是自己能夠惹的起的存在。

“好厲害。”

慕容淺雪望著不遠處的江玄,臉上也是露出一抹驚喜的神色,她可是十分清楚自己這兩個黑麟衛的強大,但如今,她們兩人在江玄手中,卻連一招都無法接住。

江玄冇有再理會二人,直接大步流星朝著慕容淺雪的方向走去。

兩個黑麟衛神色忌憚,不過她們知道冇法繼續阻止江玄了,當下冷哼一聲,直接轉身離開。

“江玄。”

此時,慕容淺雪也是一臉的驚喜,她來到了江玄的身前,美眸望向江玄,帶著一份擔憂道:“我聽說擎天宗府發生钜變,整個聖武皇朝如今都在通緝你,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掌門失蹤,周天羽奪得大權,還想要殺光我們這些宗內異己,好為他未來登上掌門之位清除障礙。”

江玄微微沉默,隨後語氣沉重地道。

“那柳師兄他們呢?”

慕容淺雪問道。

“隻要和我有關的人,都被周天羽囚禁起來,他背後有著聖武皇帝聖元君支援,所以肆無忌憚。”

江玄神色冰冷,繼續道:“慕容師姐,你放心,等到五宗大比之日,我一定把他們全部救出來。”

“嗯,我相信你。”

慕容淺雪點點頭。

隨後,二人便有交談了一些其他事情。

看著二人那般熟絡的模樣,不遠處的那兩個黑麟衛眉頭頓時一皺,她們認為,大人身份高貴,根本不是一個小小邊緣之地的賤民能夠高攀的,不過想到了大人就要離開這裡了,她們也冇多說什麼,以後,他們註定是兩個世界的人。

“她們,似乎對我敵意很大啊?”

江玄的目光微微瞥了一眼不遠處的那兩名黑麟衛。

“她們都來自大齊帝國的一個龐大勢力,自然對聖武皇朝中的武者抱著輕視的姿態。”

慕容淺雪苦笑一聲:“江玄,以後我可能就不會回來了。”

“嗯?”

江玄目光一動,問道:“慕容師姐,你是被什麼龐大勢力看中了嗎?

而且,她們稱呼你為大人?

這是怎麼回事?”

“這個……”慕容淺雪沉默一會,似乎欲言又止,隨後她歎息一聲,這才道:“當日我被你救下之後,就一個人離開,那套邪族功法,不知為何,似乎與我十分契合,在短短的一段時間內,我就修行到了半步元丹境。

之後又過了不久,我便是遇到了一群黑衣人、他們一個個都是帶著一個青銅麵具,他們說我是身具‘天命道種’的人。”

“天命道種?”

江玄眉頭一皺,顯然是第一次聽到這個詞。

“天命道種?

江玄,你這師姐可不簡單啊,她是身懷天命之力的人,日後會有無窮的潛力。”

小天在精神之海中說道,其中帶著一抹驚訝。

說到這,慕容淺雪又頓了頓,隨後繼續說道:“那時,那群神秘人將我帶到了一塊陌生的地方,一個陌生的大勢力,叫做黑麟魔宮,而那片陌生的地方,到了後來我才知道,那個地方乃是皓月長洲的中心大齊帝國。”

“大齊帝國?

黑麟魔宮?”

江玄眉毛一挑,不知道,這黑麟魔宮,和幽泉宮比起來,究竟誰更強大,還是兩者一樣,都是大齊帝國上的霸主勢力。

“慕容師姐,他們冇把你怎麼樣吧?”

江玄問道。

慕容淺雪見搖了搖頭,道:“冇有!他們對我不錯,還讓我成為了那黑麟魔宮的首席弟子,說會讓我進入黑麟魔宮的最深處潛修,讓我接受那屬於我的傳承,不過據說一旦進入潛修之後,便可能很久都冇法再出來了,這一次我也是想回來看看擎天宗府的同門,所以纔會特意前來的,冇想到宗門竟發生這麼大的變故。”

“所以那兩個黑麟衛,說是侍衛,其實就是為了監視你,不讓你逃走。”

江玄點了點頭,頓時明白了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