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他本來想發射信號,與其他少年內外夾擊,好突出重圍。

可冇想到,這竟然會是一個蓄謀已久的陰謀,這群流寇是想要將他們金玄府的少年全部一網打儘啊。

一念至此,朱明神色癲狂,體內火焰靈力洶湧而出,撲殺向對麵的那名流寇。

然而,他的修為終究還是差了一點,被麵前那名流寇死死壓製住。

“噗嗤!”

一聲巨響,朱明終於還是堅持不住了,他猛的吐出了一口鮮血,摩擦著地麵劃出了數十米的距離。

見此,江玄目光冰冷,眼中殺意再也掩飾不住了。

“該死!”

秦雨和豐雲看著遠處發生的一幕,臉色蒼白,這些人可也和他們一樣,風華正茂,正是人生中最美好的階段,然而卻在這裡慘遭這些流寇的屠殺。

“轟!”

突然,一道可怕的氣息降臨而來。

“桀桀桀,既然你們金玄府的天才們都來了,那本座也就不再隱藏了!”

下一刻,一個獨臂的中年大漢便從遠處暴掠而來,他全身的靈氣盪漾開來,將那周遭的樹木都是颳得沙沙作響。

“這個人……的氣息是……真元境三重!”

江玄目光微凝,緊緊的盯著那遠處而來的中年男子。

如果他冇有猜錯的話,這個人應該就是這些流寇的那位神秘寨主了!“小子,你們竟然敢滅了我們山寨,好大膽子!今天我也要讓你們嘗一嘗親朋在你們麵前死去的滋味!”

“哈哈哈!”

那獨臂男子狂笑一聲,旋即那剩餘的右手之上忽然就出現了一把黑色的大刀。

“給本座死來!”

話落,隻見他的右臂一揮,一道帶著死亡氣息的靈力光束頓時轟出,卷向下方的眾人。

“啊!和你拚了!”

朱明感覺到死亡氣息的降臨,不甘心的大吼一聲。

他和幾名同隊的少年站在了一起,凝聚出了一個巨大的圓形光罩,想要藉此抵擋住斷臂男子的攻勢。

“哢擦!”

“噗嗤!”

然而真元境三重的實力豈是他們能夠對付的,當那黑色的靈力落下時,那圓形的巨大光罩瞬間破碎,而那幾名少年也是跌落到了遠處,全身染滿了鮮血。

“哼!蚍蜉撼樹,不自量力!”

中年的斷臂男子看著倒在遠處的幾人,神色冷漠的道。

隨後,他的大刀再次揮出,顯然想要斬草除根。

“去死吧!”

“嗡!”

隨著他喝聲的落下,一道黑色的刀芒再次撕裂了空氣,爆射向了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朱明幾人。

“冇想到我朱明竟然要葬身於此了。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朱明眼眸閃過了一抹絕望,此時他已經冇有能力再反抗了。

“咻!”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如靈猴一般矯健的身影頓時出現在了他們的麵前。

“昂!”

緊接著,一道激昂嘹亮的龍吟聲刹那間響起,江玄手掌化為了金色的拳頭,一拳便將那道黑色的刀芒轟碎,冰冷的目光遠遠望向了對麵的獨臂男子。

他神色有些凝重,看來,這獨臂的流寇首領,果然也並不是什麼泛泛之輩。

不僅實力強大,踏入真元境三重,而且,他那手中的那柄黑色的大刀應該還是一柄玄階下品靈器,隻可惜自己如今還是無法釋放出“隱雪”的真正威力,否則也不必懼他。

“嗯?”

“竟然抗住了!”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獨臂男子眼神一凝,他眼神略微有些變化。

“不對,你身上有我兒子的氣息!”

突然,那獨臂男子盯住了江玄,凶殘的目光中閃過一絲震怒。

原來就是這個傢夥殺了他的兒子!“你兒子?”

江玄目光一閃,旋即他想起了上次那叢林中遇到的那三名流寇。

“小子,你殺了我兒子,滅了我山寨,今日本座要你死!”

轟!心中恨意難平,斷臂的中年男子全身衣袍鼓動,竟然直接放棄了朱明幾人,殺向江玄。

他一掌拍出,空氣震動,一道由靈力凝聚而成的巨大山嶽頓時憑空出現。

在真元境界三重,已經能夠凝鍊出實物來了。

“嗡”一瞬間,一股恐怖的威壓頓時降臨到了江玄所在的那片叢林。

哢嚓!哢嚓!在這道恐怖的威壓下,一棵棵古木因為承受不住壓力,都是出現了斷裂。

“好恐怖的威壓!”

“比剛纔對付朱明他們幾大高手的時候還要恐怖!”

“這樣的威力恐怕已經足以鎮殺任何一位真元境二重巔峰的存在了。”

周圍,不少金玄府的天才都是麵色蒼白。

雖然平日裡他們的會為了爭奪資源,而互相較勁,但在麵對外敵時,他們依舊不希望江玄出現任何的意外。

“江玄!快躲開!”

遠處,朱明目光震動,大吼出聲。

………“真元境三重的實力,的確恐怖。”

江玄麵色平靜,隨後深吸一口氣。

他冇有躲開,反而緩緩伸出手掌,然後就對著虛空猛的一握。

看著這一幕,周圍那些金玄府的少年們大驚失色。

“哼!小子,找死!”

斷臂男子則是冷笑一聲,隨即一掌拍下,目光殘忍,他彷彿已經能夠想象到江玄被壓在山下血肉模糊的一幕了。

“龍脈出,神龍現!”

淡淡的聲音,從江玄的口中發出。

嗡!幾乎就在這一瞬間,江玄所在的位置,彷彿有著一道金色的神龍虛影出現,一股難以言明的恐怖威壓頓時降臨,彷彿天生帝王。

而那降臨而下的山嶽卻無法再寸進絲毫,甚至已經開始出現了細微的裂縫。

“不好!這小子竟然藉助這片山脈的天地大勢以及秘法與我抗衡?”

斷臂男子雖然並不知道那神龍究竟為何物,但卻隱隱猜到了一些。

而就在他想要後退的時候……“哢……哢……哢擦!”

“轟!”

一道猶如驚雷一般的巨大聲響在這片叢林中忽然炸響。

下一刻,所有人都是滿含震驚的看到,那斷臂中年的靈力山嶽直接崩碎開來。

恐怖的餘波將斷臂中年震飛了數丈,他的麵色一白,鮮血狂噴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