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赤焰馬!”

隊伍中,不少人都是神色震撼,看著遠處那渾身燃燒烈焰的龐然大物,隻覺得一種可怕的窒息感,油然而生。

縱然赤焰馬受到了重傷,但身上的威壓卻依舊如同山嶽,壓迫在所有人的心頭,彷彿高高在上,不可侵犯。

“動手!”

而這個時候,隊伍最前方的三個黑袍男子對視了一眼,頓時冷喝道。

“轟隆隆!”

……不過就在這三個黑衣男子動手之時,那周圍的密林中,一道道渾身閃耀光芒的身影頓時爆射而出。

這些身上散發光芒的身影,赫然都是一個個元丹境的強者,他們得知了赤焰馬被重傷的訊息,所以一直潛伏在這裡,就等著此時動手。

因為,赤焰馬可通過吞食光明之力來恢複自身的傷勢和力量。

此時,正值黑夜,天空被烏雲遮蔽,月亮不顯,正是赤焰馬最為薄弱之時。

“轟隆隆!”

“轟隆隆!”

一股股強大的氣息,猛地從周圍爆發開來,包括帶領江玄他們的三位強者,整整十七道渾身包裹在濃鬱光芒中的強者猛地升上了高空。

他們,有的一掌拍出,凝聚出一道遮天蔽日的大手,有的手握大刀,一刀斬下,刀芒耀眼虛空,有著百丈之長,甚至江玄還看到了一個身著紫袍的老者,他手中握著一個令牌,令牌之上金光閃耀,將整片天宇,都是染成了一片金色……無論怎樣,這十七位元丹境的強者,都並非尋常之輩。

他們同時出手,似乎是達成了某種共識,想要先將那恐怖強大的赤焰馬給解決後,再來平分這赤焰馬。

畢竟,要是他們一開始就互相內鬥的話,那最後極有可能會讓這赤焰馬逃走,甚至對他們進行反撲,將他們這十七人全部抹殺。

“嗡!”

而在這十七位元丹境強者出手的刹那,那躺在山坡上的赤焰馬,終於察覺到了異樣,它猛地睜開了雙目。

那是一雙無比震撼人心的雙目。

其中燃燒赤色的烈焰,宛若兩團火球一般!嗡!一股如山嶽般的恐怖威壓,頓時散發開來,瀰漫整個叢林,其中充滿了可怕的殺機。

“吼……”赤焰馬怒聲咆哮,那似馬如龍的嘶吼聲,頓時響徹天穹,讓無數人麵色蒼白,忍不住要跪地臣服。

“九星神龍訣!”

人群中,江玄猛地運轉起了九星神龍訣,體內升騰起一股至尊威壓,瞬間驅散了那從赤焰馬身上散發的可怕凶威。

“不好,這赤焰馬已經從沉睡中甦醒了,我們立即聯手,將其擊殺!”

一個渾身籠罩在璀璨光芒中的元丹境強者開口了。

“對!這赤焰馬太強大了,我們隻有先合力將其解決了。”

“好,一起出手!”

……十七個元丹境強者來不及多說,紛紛怒吼一聲,便朝著那赤焰馬殺了過去。

轟隆隆!轟隆隆!頓時,那片山坡變成了這處戰場的中心,其中萬千光芒閃爍,殺氣沸騰,赤焰馬仰天咆哮,與那十七個元丹境強者搏殺在了一起。

“我們的機會來了。”

下方,江玄和一眾準備渾水摸魚的傭兵們,身形頓時爆射向赤焰馬生存的那處區域。

那裡,擁有著眾多珍貴無比的天材地寶。

這,可是大機緣。

即便那裡強者大戰,危機四伏,但冇有一人想錯過這樣大機緣。

這片區域,乃是赤焰馬生存之地,沾染這種天生祥瑞的靈獸氣息,所以這裡生長出了一朵朵赤色的靈藥。

每一株赤色靈藥,其上都是瀰漫著一股灼熱氣息,遠遠望去,像是一株株火苗一般,在風中搖曳。

此時,一個個傭兵飛掠而來,他們看著那一株株赤色靈藥,眼中滿是貪婪之意。

那些元丹境強者覬覦的乃是那赤焰馬,所以此時根本冇有注意到這邊的動靜。

所以這些傭兵,很快便是互相爭奪起了這些赤色靈藥。

“殺!”

“搶了這些天材地寶,我們就發了!”

一個個傭兵神色瘋狂,紛紛大吼出聲,搶奪著那些赤色靈藥,甚至不惜大打出手,刀光劍影間,血流成河,一個個傭兵成為那刀下的亡魂。

“唰!”

而此刻,江玄和夏侯淩刀也因為混亂的場麵分開了。

江玄冇有管那麼多,他如今一心想要的,就是趁著那赤焰馬和十七個元丹境強者搏殺之際,抓緊時間趁搶奪那片區域中的赤焰花。

根據小天所說,這些赤焰花,並非天生地養,而是吸收了赤焰馬身上的靈氣,所化成的靈花。

若是武道修行者能夠將其吞服煉化的話,可潛移默化的改造自身的資質,壯大他體內靈力。

如今,江玄所需要的,正是這些能夠提升靈力的天材地寶。

“江玄,那裡有一朵最大的赤焰花。”

小天的聲音在精神之海中響起,它的神魂之力,在尋寶之時,用處極大,可以讓江玄在這黑夜中,快速尋找到那最珍稀的天材地寶。

“小子,塊滾開,那株天材地寶,是老子的!”

突然,一道怒喝聲猛地從背後傳來。

那是一個有著半步元丹境巔峰實力的九級傭兵,此時他顯然也是發現了那株靈藥的不俗,他獰笑著,手中大斧劈向了江玄,看樣子是要將其直接擊殺了去。

“滾!”

然而此時,江玄瞬間回頭,猛地將那揹負的帝劍拔出,直接將那九級傭兵手中的大斧,連帶著他整個人,直接劈殺成了兩半。

“嘶!”

這一幕,頓時讓得周圍那些同樣準備和江玄搶奪那株赤焰花的傭兵,都是收斂起了殺意,朝著周圍逃去。

他們冇想到,這看似普通的白衣青年,竟然擁有如此可怕的實力。

一個九級傭兵,竟然這麼容易就被一劍斬殺了?

莫非,這小子,有著半步元丹境巔峰的修為,故意混在他們中間,扮豬吃虎?

他們冇有想太多,因為,在他們見到江玄那望過來的冰冷眸子時,他們一個個瞬間就被嚇得亡魂皆冒,連忙逃離了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