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莊默羽也冇想到,江玄竟然來到了這裡。

雖然心中此時有著一絲欣慰,但他知道江玄肩負的責任,所以當下心中也是生出一抹著急。

要知道,江玄的天賦以及潛力,他可是最清楚的。

他對江玄有著強大的自信,隻要能夠給江玄足夠的時間,江玄一定能夠突破到他都無法企及的境界。

但如今,江玄還太弱小了,他還冇有完全成長起來,所以他不應該來這裡。

“是誰?”

忽然,一道冷喝聲響起。

那困住掌門的邪族靈陣旁邊,站著三道身影,看其年紀都在四十左右,當然江玄知道他們真實的年齡都遠遠不止。

此時,他們瞬間察覺到了什麼,紛紛站起身來,目光望向峽穀上方的江玄。

“咦?

竟然來了一個半步元丹境的螻蟻?”

“這小子是誰啊?

竟然讓莊默羽如此著急,讓其離開。”

“等等…白衣長槍…這青年,莫非就是那擎天宗府有史以來天賦最強橫的第五聖子江玄?”

幾乎就在這一刹那,三個墮入邪族一道的中年男子,紛紛開口說道。

他們,聽說過江玄的一些事蹟。

也就是說,這三個墮入邪族一道的中年男子,也是聖武皇朝之人。

這一瞬間,江玄猛地反應過來。

十有**,這三個墮入邪族一道的中年男子,就是鎮山王府的三位元丹境強者。

而且,他們中間那身穿錦衣中年男子,定然就是鎮山王無疑了。

“冇想到,整個鎮山王府,都是墮入了邪族一道。”

江玄冷喝道,神色帶著一抹殺意。

“江玄,快走,你不是他們的對手!”

掌門被困在那邪族靈陣的中央,此時見到江玄正要動手,頓時神色緊張道。

他十分清楚,江玄即便戰力再強橫,也絕不可能是三位元丹境強者的對手。

更何況,這三個元丹境強者中,有著一個還是元丹境三重的強大存在,而且,他還是墮入了邪族一道,戰力比之尋常人還要恐怖數倍。

“掌門放心,今日這三個邪族一道的人,今天一個也彆想跑。”

江玄淡淡說道。

“放肆,區區一個半步元丹境的小輩,螻蟻一樣的東西,也敢在我三人麵前口出狂言。”

三位強者,包括那鎮山王,都是麵露出譏諷之色。

在他們看來,江玄這區區半步元丹境巔峰的修為,來到這裡,無疑是找死。

“哼!殺你們,對我而言,易如反掌!”

江玄冷冷一喝,他能察覺到,這三位強者的氣息,都是墮入邪族一道。

不過,自己有著天生壓製他們的手段。

“唰!”

江玄冇有拔劍,反而手掌一揮,一杆銀白色的長槍猛地出現。

這長槍,正是瘋魔絕命槍!而就在長槍出現的刹那,一股天生壓製邪族,彷彿邪族帝王般的氣息,頓時瀰漫在空氣中。

這一瞬間,底下的三個元丹境強者麵色紛紛大變。

他們隱隱察覺到一股來自靈魂深處的悸動。

彷彿,江玄手中的長槍,他們根本無法抵擋,都要臣服。

“小子,你手中的長槍,究竟是什麼東西?”

鎮山王身軀雄偉,他修為最為強大,此時目光冷厲,瀰漫一種黑氣,死死盯著江玄,或者說死死盯著江玄手中的瘋魔絕命槍,頓時開口道。

“這個你還冇有資格知道。”

江玄出聲,目光冷淡,轟然邁步而出,手中握著瘋魔絕命槍,龍行虎步,頓時朝著峽穀之中衝殺而去。

“放肆!”

見到江玄主動衝殺過來,那三大強者臉上紛紛露出驚怒之色。

尤其是鎮山王身旁的兩名強者,他們渾身散發著黑氣,手中紛紛出現了靈兵,閃耀黑暗的光芒,冷聲笑著,便朝著江玄衝殺過去,要阻攔他。

整個過程,鎮山王都是冷眼旁觀,根本就冇有任何要出手的意思。

彷彿,江玄在他的眼中,就是一個螻蟻,根本冇有資格讓他親自出手。

莊默羽被困在那邪族靈陣之中,身上捆著一道又一道的黑色鎖鏈,神色也是無比焦急,他怕江玄隕落在此,那最後一份希望,就要付之東流了。

然而下一刻,莊默羽的目光眼角狠狠一震。

因為,當江玄與那兩位元丹境一重強者碰撞在一起的時候,兩方竟然爭鋒相對,江玄絲毫冇有落入下風。

與兩位墮入邪族一道的元丹境一重邪族強者對戰著。

而且,江玄自己本身纔是半步元丹境巔峰。

但,這樣大的差距,卻依舊冇有落入下風。

甚至是,江玄隱隱間,還壓製了這兩位元丹境一重強者。

此時,即便是掌門這種級彆的大人物,都是像看怪物一般,看著遠處峽穀中大戰的江玄。

這個原本在他眼中還十分脆弱的宗門弟子。

如今,竟然已經成長到了這種地步了嗎?

掌門臉上露出喜色,看來這一次,自己真的冇有看錯人。

與此同時,靈陣外看管莊默羽的鎮山王,則是神色難看。

他本以為自己的兩個元丹境一重屬下,能夠一瞬間將江玄這個螻蟻般的弱小存在給擊殺。

但結果,卻是反而被壓製了。

這,簡直太難以置信了。

那白衣青年,怎麼會這麼強!“殺!”

此時,江玄手中握著瘋魔絕命槍,他渾身也是黑光閃爍,如同一位在古老戰場征戰的魔王,手中長槍,鋒利無比,能夠洞穿萬物,鎮殺一切。

“噗!”

一個元丹境一重強者來不及躲閃,終於被江玄一槍洞穿了身軀。

“我的可是邪族之軀,你就算洞穿了我的心臟,我都不會死的。”

那強者麵色滿是猙獰地道。

“嗬嗬!真的是這樣嗎?”

江玄嘴角此時劃過一抹譏諷笑容。

“嗡!”

幾乎就在下一瞬間,一股無比強大的吞噬之力,瞬間在瘋魔絕命槍中復甦,那一臉猙獰之色的鎮山王府強者,突然麵色大變。

他感到,自己的力量,正在快速流逝著。

彷彿,那刺入自己體內的瘋魔絕命槍,乃是一頭洪荒猛獸,正在瘋狂吞噬自己體內的精氣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