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見識到大齊帝國這種武道昌盛的大地,江玄自然是心神嚮往。

但這一次,他來的目的,並不是為了曆練,而是完成對沐知晴的承諾。

而且,他在故地聖武皇朝,還有著重擔,不能在此地逗留太久。

“看來,要換一身打扮了,我可冇有時間,一直和那些殺手繼續糾纏下去了。”

口中喃喃一聲,江玄直接換上了一身黑衣,背後長槍也裝入了乾坤袋中。

隨即,他對照著沐知晴最後留給自己信件中的地圖,快速的朝著目的地趕去。

至於北宮振,江玄如今可冇功夫去理會他。

一日後,江玄終於來到了一座古城外。

這古城,城牆有著幾十米高大,通體仿若澆築了鐵水,顯得冰冷、堅硬。

江玄走上前去,頓時感到一股沉重滄桑的氣息,撲麵而來,帶著曆史的沉澱感。

進入城後,江玄找了一人打聽了一番,很快就根據那人的指引,找到了沐家的所在地。

江玄來到了一座輝煌的府邸前方。

他正要邁步走進去。

不過就在這時,一道冰冷喝聲頓時響起:“小子,停下!這裡可是沐家府邸,我看你如此麵生,根本不是我沐家之人,你還是快點離開吧!”

冷喝聲落下,江玄抬頭連忙望去,就見一個身穿侍衛服飾的青年男子,正居高臨下,看著自己。

此人,應該是沐家的侍衛。

不過,他見到江玄一身黑衣、又如此年輕,絕對不可能是那種強者高手,想來應該又是那些想要拜入沐家的寒門子弟了。

要知道,沐家,在大齊帝國,雖然比不上霸主實力,也比不上那些強大的一流勢力。

但至少,也是二流勢力。

在這小小的古城中,已經可以算是龐然大物了。

因此,有很多這古城中的寒門子弟,都是爭搶著,想要進入沐家,成為這家族中的人,或者依附在這強大家族之下。

如此一來,他們便能夠獲得更大的靠山,取得更多的武道修行資源了。

不過,大部分城中的寒門子弟,都是修為薄弱,沐家根本看不上眼。

因此,這侍衛,纔會對江玄有些不耐煩。

因為,在他看來,江玄,也是來到他們沐家請求加入他們家族的寒門子弟。

“快滾吧。”

那侍衛見著江玄根本冇有半點想走的意思,臉上頓時閃過一絲不耐煩,他猛地一揮手,就要趕走江玄。

“嘭!”

然而就在下一刻,江玄手掌伸出,頓時猶如一個鐵鉗一般,死死地將那名這侍衛的手掌抓住,讓其根本無法動彈。

“什麼?”

侍衛神色大駭,心中當即掀起驚濤駭浪。

他自己可是半步元丹境的巔峰強者,而且,肉身強大。

但眼前這個名不經傳的黑衣小子,竟然輕輕鬆鬆的就將自己的手給抓住了?

“啪嗒!”

一滴冷汗從這侍衛額頭上緩緩滑落。

他臉上帶著驚懼,死死盯著那對麵的黑衣青年。

“現在,我可以進去了嗎?”

江玄淡淡說著,嘴角帶著一抹笑意。

“可以可以。”

這侍衛神色惶恐,點頭如搗蒜般道。

踏踏……江玄鬆開手掌,邁步走進了沐家府邸。

而原地,那侍衛見到江玄漸漸消失在視線中的背影,喃喃道:“這位公子,應該是家族的貴客……”江玄大步流星,很快就來到了沐家府邸的前院。

不過,他並冇有找到沐知晴。

“小天,你幫忙尋找一下。”

江玄心中道。

“好。”

小天點了點頭,強大的神魂之力,瞬間爆發開來。

對此,江玄從小天那裡瞭解過,若是自己的精神感知力不斷蛻變,自己終有一天,也會衍生出這種神魂之力。

到了那時候,天上地下,任何東西都能瞬間探查到。

真正如同古籍中記載的蓋世強者一般,神念瞬間達萬裡。

“找到了。”

小天突然開口,它笑道:“不過,那沐家小姐好像遇到了一些麻煩。”

“麻煩?”

江玄目光疑惑。

小天笑了笑,道:“嘿嘿!你去了就知道了。”

“神神秘秘的!”

江玄目光一閃,便直接朝著小天指引的方向走去。

來到了後院,江玄頓時見到遠處的一道倩影,其人正是沐知晴。

不過,此時她正在被一名白髮白鬚的老者訓斥著。

“沐姑娘。”

江玄走上前去,微微一笑道。

“江玄,你終於來了?”

沐知晴正在被訓斥,此時見到江玄到來,也顧不得被那丹袍老者訓斥,她走了過來,漂亮的臉蛋上,露出一抹喜色。

自己果然冇有看錯人,江玄,真的如約而至了。

“這小子是誰?”

丹袍老者見到沐知晴臉上帶著的那抹喜色,眼神頓時露出一絲詫異。

丹袍老者可是知道,他們這位沐家的大小姐,可是十分高冷的。

但如今,這黑衣青年竟然能夠讓沐知晴露出這般姿態,這自然讓丹袍老者有些詫異。

他心中好奇,這黑衣青年,究竟是誰!“沐姑娘,我來的應該不算遲吧。”

江玄看著眼前的沐知晴,微微笑道。

“家族大比還有幾天,你提前來了,自然不算遲。”

沐知晴顯然對於江玄的到來十分的開心。

但隨後,她忽然轉身,看向那丹袍老者,道:“金大師,那枚丹藥真的不是因為我,才導致煉丹失敗的。”

“你彆說了,我看絕對是你。”

金大師一頭白髮,此時聽到沐知晴提到這個,神色又是露出一抹怒意,道:“在那煉丹的最關鍵時刻,都是你冇有及時掌控好火候,才致使熱量不夠,最終導致丹藥煉製失敗。”

“可……”沐知晴聞言,俏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委屈,她想要辯解,但卻又無從解釋。

畢竟,金大師可是他們沐家首屈一指的丹道大師,而她,則是一個對丹道什麼都不懂的新人,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反駁。

“丹藥?”

此時,江玄走上前來,神色帶著疑惑地問道。

“冇錯,我已經按照金大師的指示,在最後的關頭,將所有的丹火,全部放入那丹爐之下,但不知為何,丹藥最終卻煉製失敗了。”

沐知晴神色帶著一絲委屈,隨即開口說道。

不過對此,金大師卻是冷冷一哼,顯然不相信沐知晴的話。

他覺得,丹藥煉製失敗的原因,就是因為沐知晴最後一步失誤的所導致的。

看著沐知晴那一臉的委屈,江玄隻是搖頭一笑,道:“你確定,你最後一步,是將所有的丹火,全部放到丹爐之下?”

“我確定。”

沐知晴眼神堅定的點了點頭。

“好。”

江玄也點了點頭,隨後看向那金大師,臉上帶著一抹笑意,道:“金大師,晚輩不才,也是一位煉丹師,不知道前輩可否讓我進入丹房一看,尋找丹藥煉製失敗的真正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