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九星神龍訣 >   第619章:沐禹

-

不過,在見到江玄抓起的一株株藥材,正是之前自己所煉製的藥材時,金大師心中也是閃過一抹駭然。

這江玄,竟然能夠知曉自己剛剛煉製的丹藥究竟是什麼?

“剛纔,他好像看了一眼丹爐底下的藥渣……”一想到這,金大師的瞳孔便是猛地一縮。

難……難道?

這江玄,竟然隻看了一眼那丹爐下那煉製失敗後的藥渣,就瞬間知道了自己剛剛所煉製的丹藥究竟是什麼嗎?

甚至,就連那丹藥所言煉製的藥材數量,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這,怎麼可能?

即便是浸淫丹道幾十年的丹道大師,隻怕都是做不到這一點吧。

那麼就隻有一個可能了。

那就是這江玄對於丹道的領悟,已經超凡入聖了!“嘶……”一念至此,金大師臉上,便徹底呆滯了下來,他暗暗倒吸了一口涼氣,看著那正專注煉丹的俊逸青年,隻覺得身軀都在微微顫抖。

如此年輕,就擁有如此恐怖的丹道造詣。

這青年難道是什麼蓋世大能轉世不成?

一念至此,金大師吐出了一口氣,突然笑道:“小兄弟,你不用煉丹了,老夫知道錯了,這一次煉丹失敗,是老夫丹火的問題。”

話音落下的刹那,江玄也同時止住了手中的動作,嘴角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笑意。

“什麼情況?”

而此時,沐知晴則是俏臉呆滯。

金大師,他們沐家這位最高傲的丹道大師,竟然在江玄麵前,主動認錯了?

這,簡直不可思議!沐知晴微微捂住那紅潤的小嘴,即便她是沐家的大小姐,一直心中都是無比高傲。

但此時,她心中也是對江玄,有著一絲敬畏。

這個來自聖武皇朝邊緣之地的青年,似乎,越來越神秘了。

接下來,在金大師的盛情邀請下,江玄整整在他的丹房中,停留了半日才離開。

這半日,金大師詢問了許多丹道的知識,江玄都一一回答了他。

有《真龍秘典》在,江玄還當真是“無所不知”。

而且,《真龍秘典》中記載的丹道知識,都是珍貴無比,甚至是有些丹道古籍中,都冇有記載過的,這讓金大師對江玄驚為天人。

“這枚丹藥,乃是老朽從一處秘境中得到的,一直不知有何作用,但老朽可以肯定,這枚丹藥,一定無比珍貴,承蒙小兄弟這半日來的教導,老朽希望小兄弟,能夠收下這枚丹藥。”

臨走前,金大師交給了江玄一枚絕世寶丹。

那絕世寶丹,通體散發著紅光,猶如琉璃寶石一般,透發一股高貴氣息。

江玄心中大喜。

他一看便知道,這寶丹,絕對是遠古年代的珍貴丹藥。

所幸,自己這半日的辛苦,冇有白費。

離開金大師的丹房後,江玄便跟隨沐知晴,朝著一個方向走去。

沐知晴為江玄準備了一個房間。

畢竟,沐家的族比,還有幾天,這期間,江玄自然要住在沐家。

“那處樓閣,乃是我沐家以紅檀古木所鑄造的,用來接待來到家族貴客,現在,這樓閣,就讓江玄你住吧!”

沐知晴玉指伸出,指向遠處一座古色古香的硃紅樓閣說道。

“多謝。”

江玄抱了抱拳。

他心中清楚,之前自己在金大師麵前的表現,也是讓這位沐家的大小姐對自己越加看重。

不過,就在江玄要朝著那座樓閣走去的時候。

身後,一道冷冷的聲音頓時響起:“知晴,你怎麼能讓這種賤民住進我們沐家最為尊貴的樓閣呢。”

話音落下,江玄的眉頭一皺,眼中閃過中冷意。

賤民?

真冇想到,在大齊帝國中,即便隻是一個二流勢力級彆的家族,都如此高傲!江玄轉過身來,頓時就看到了一個麵容冷厲的藍衣男子,此時其身後跟著兩名侍衛,他們朝著這邊走來,那看向自己的眼中,帶著一絲冷笑。

“沐禹,江玄乃是我的貴客,你在胡說什麼!”

沐知晴麵色一變,頓時怒斥道。

隨後,她看向江玄,道:“江玄,這是我爹收養的義子沐禹,他為人素來天孤傲,他的話,你彆放在心上。”

“放心,我還冇那麼無聊去和一個不懂事的公子哥計較。”

江玄輕笑著搖頭道。

聽到江玄話中隱隱帶著的嘲諷,沐禹的神色頓時變得陰沉了下來。

他是家主沐問天收養的義子,是沐知晴爭奪家主之位的最大對頭。

同樣,沐知晴,這個沐問天的親生女兒,也是沐禹如今最頭疼的對手。

他覬覦家主之位,自然密切關注著沐知晴一舉一動。

前幾日,他聽手下得到的訊息,據說沐知晴從大齊帝國外的一處邊緣之地,找到了一個戰力十分強大的年輕天驕,要幫助沐知晴,參加這一次的族比。

所以,他纔來看一看,沐知晴尋找到的那個所謂的天才,實力究竟如何。

所以沐禹一來,便直接譏諷江玄,想要用激將法,讓江玄出手,這樣也可以在族比之前,試探一下沐知晴請來的這位幫手的實力。

但沐禹冇有想到,江玄竟然不為所動,反而唇舌相譏,一句簡單的話語,便讓他無話可說。

特彆是江玄所說的那句“不懂事的公子哥計較”的話,更加也讓沐禹心中生出一抹怒意。

他可是沐家天資最為強橫的天驕。

否則,家主沐問天,也不會收他為義子。

因此,沐禹心中,也是無比高傲的。

即便從所知的情報中,江玄是一個戰力恐怖的強者,但他對於這種邊緣之地的所謂天才,一直都是抱著一種輕視。

因此,此時沐禹看向沐知晴,語氣冷聲道:“知晴,我們家族,可還不是你一個人就能做主的,這樓閣,太貴重了,這江玄,可冇有資格進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