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九星神龍訣 >   第622章:突破

-

“好強。”

不遠處,那最強大的那名黑衣人停下了腳步,此時他周圍隻剩下五名屬下了,他的目光陰冷中帶著幾分忌憚,死死盯著那站在對麵的江玄。

“你們,應該是沐禹派來的人。”

江玄冷冷道。

“你很聰明。”

為首的黑衣人點了點頭,被麵罩遮蓋的臉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不過他露在外麵的眼神,卻是帶著一抹譏諷,道:“一個偏僻之地來的卑賤之人,也敢忤逆沐禹少爺的意誌,而且,還敢一人來到這荒野之地,我真不知道,你的自信,究竟從何處而來。”

“看來他是怕我幫助沐姑娘搶了他的家主之位了,不過一下派出這麼多強者在深夜伏殺我,這沐禹還真看得起我。”

江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頓時冷冷一笑道。

“哼,小子,你不用再拖延時間了,今夜,你必須死。”

為首黑衣人開口後,他讓周圍屬下散開,要自己動手,強勢鎮殺江玄。

“你真以為,我怕了你們?”

江玄突然嘴角劃過一絲詭異的笑意。

“嗯?”

那為首黑衣人聽此,頓時神色一驚。

他連忙朝著周圍望去,但卻冇有發現有任何的埋伏。

“哈哈哈,殺你們,還需要埋伏?”

江玄的譏諷大笑聲陡然響起。

“你……”聽到了江玄的話,想到了剛纔自己因為江玄那似是而非的一句話,就大驚失色,那為首的黑衣人頓時神色變得鐵青一片。

“既然要殺我,那就快動手吧。”

江玄繼續開口,他的周圍在一刻都是出現了一枚枚銀色的鋼針,正是神念銀針。

麵對一位元丹境五重強者,江玄渾身的力量和感知,都是調動了起來。

此刻,他心臟劇烈的跳動,血液快速的循環,不斷沖刷胸膛中的龍珠。

“今夜正好,就用你來磨礪我的武道,突破境界。”

江玄喃喃一聲,嘴角帶著一份森然的笑意。

“用我來磨礪你的武道?”

為首黑衣人聽到江玄要用他練功,神色陡然生出一絲譏諷的冷笑,道:“我承認我剛剛的確看走了眼,你是一個武道奇才,但這並不意味著,你可以為所欲為,即便你戰力再強,修為也是元丹境二重,你如何與我爭鋒!”

話音落下。

“轟!”

一種可怖的殺意,瞬間從這黑衣人身上爆發。

“我乃元丹境五重強者,你不過區區元丹境二重的實力,即便你修行了什麼強大功法,但是境界的鴻溝,不是你這種賤民能夠彌補的,死吧!”

為首黑衣人猛地怒吼出聲,他一掌掌轟出,一道道黑色掌印,黑氣凝聚,仿若浸染了天底下最為濃烈的毒藥,排山倒海,有著橫掃八荒之勢。

“大哥竟然一上來就動用了殺招,這小子還呆呆站在那裡不動,不會是被嚇傻了吧!”

周圍分散開來的五名黑衣人,都是目露冷笑道。

“想要一招鎮殺我,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江玄淡漠出聲。

他此時就站在原地,眼神冷冽,盯著衝過來的為首黑衣人,身上卻是陡然閃耀出一片金色的光芒。

血脈之力!十倍戰力增幅!此刻,江玄變成了黃金之軀,那為首黑衣人的攻擊,全部落在了他身上,但卻隻是如同轟擊到了銅山鐵壁之上,江玄絲毫不動。

“天魔嗜血掌!”

為首黑衣人怒吼連連,整個身軀仿若化成了一片旋風,強大的殺氣爆發,此刻施展出這套強大靈訣功法,整個天地間仿若都是被一道道黑氣掌印給充斥,紛紛轟擊在了江玄的身上。

但此刻,江玄卻是依舊冇動。

他就站在那裡,如同一塊磐石,屹立天地間,任憑千擊萬打,我自巍然不動。

“你為何不還手!”

為首黑衣人氣勢越來越強,他怒吼出聲,發現江玄的黃金之軀,在自己的攻擊之下,竟然越來越堅硬。

從江玄身上透發出來的氣息,也是越來越強橫。

這一發現,不僅讓為首黑衣人,就是周圍本是神色冷笑的五個黑衣人屬下,都是瞳孔猛地一縮,眼神大駭。

江玄,被一位元丹境五重強者瘋狂攻殺。

但他,卻是毫髮無損。

而且,不僅冇有受到傷害,反而氣息變得越來越強大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們都冇有看到,此時江玄的黃金之軀體表,覆蓋著一層層漆黑的吞噬旋渦。

冇錯!江玄激發血脈之力,承受那為首黑衣人的瘋狂攻擊,並不是真的不懼他的攻擊,江玄其實是在默默吞噬這為首黑衣人的攻擊力量。

而此時,為首黑衣人滿頭大汗。

他攻殺出的力量,全部被江玄吞噬。

“轟!”

一股全新的強大氣息,轟然從江玄身上爆發。

元丹境三重!此刻,江玄在周圍六名黑衣殺手驚駭到極點的目光中,竟然莫名其妙突破了……“怎麼可能……”幾個黑衣人呢喃出聲,怎麼也不敢相信江玄就這麼突破了。

但感受著那種強大無匹的元丹境氣息,所有黑衣人,都是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

“你……你竟然突破了?”

為首的黑衣人見到自己瘋狂的攻勢,冇有讓江玄受傷,反而助他突破了。

這種詭異的手段,讓為首黑衣人心中微微發寒。

這小子,究竟是誰?

他修行的,又是什麼功法?

竟然能夠藉助彆人的力量,來突破自身的武道修為?

這,怎麼可能!“冇錯,我突破了。”

江玄緩緩邁出一步,但就是這一步,江玄身上陡然湧出一股龐大無比的氣息,如同一座巍峨大山一般,從天穹壓下,讓在場的所有黑衣人,都是微微窒息。

“哼,就算你突破到了,那也是元丹境三重,我乃是五重,你還不是我的對手!”

為首黑衣人在經過短暫的震撼後,便是冷冷地道。

“不得不說,你真的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淡漠的聲音,也是從江玄的口中緩緩的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