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唰唰唰……無數人轉身,目光猛地朝著一個方向望去。

那裡,一條大道之上,一道略顯瘦削的黑衣身影踏步而來,他氣息無波無瀾,讓人看不透深淺,揹負著一柄被長布包裹的寶劍。

而且讓人眼神出現驚異的是,這黑衣身影,臉上竟然帶著一個十分怪異的黑麪具。

不過,那從麵具兩個孔洞中顯露出來的一雙眼眸,漆黑、深邃,但同時也帶著一份靈動,讓人捉摸不透,彷彿深不可測。

雖然這黑衣身影帶著麵具,冇有顯露真容。

但,那雙眼眸,透發的鋒芒,卻已經讓在場的所有自認為天驕的人,有種不敢直視之感。

這臉帶黑麪具的黑衣身影,自然是江玄。

而這一副打扮,在場的眾人,也都冇有一人將其認出來。

“你,說我冇有資格坐這個位置?”

青石廣場之上,嶽然公子看向江玄,他並冇有認出來他的真正身份,嶽然公子神色冷漠,居高臨下,道:“你可知道,你說這句話的代價是什麼嗎?”

“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江玄出聲,淡漠的話語從麵具中傳出來,始終帶著一種平靜無波。

“哼。”

嶽然公子冷哼一聲,他眼眸冰冷,嘴角劃過一絲殘忍的弧度,道:“你要與我爭奪這第七個名額?”

“爭奪?

隻怕你還不配與我爭奪!”

江玄淡淡出聲,點了點頭。

“放肆!”

這種風輕雲淡的姿態,讓嶽然公子心中頓時怒火升騰,他的身上猛地散發出一股如潮水般的殺意。

“這黑麪具小子也不知道是哪個勢力的,竟然敢當眾挑釁嶽然公子,這下可要倒黴了。”

不少人暗自搖頭,他們顯然對這個突然出現的黑衣麵具人,冇有一點看好。

冇有人會覺得,那隱藏在麵具之下的人,能夠戰勝嶽然公子。

而此時,嶽然公子殺意,也已經沸騰到了一個極點,他目光陰沉,如利刃般在江玄身上掃射,冷冷道:“既然你想要搶這第七個名額,那我就告訴你,像你這種無名之徒,根本不配和我爭奪第七名額,其實不說是你,就是那當初的所謂第五聖子江玄,如今我都不放在眼裡,他要是敢來,我定讓他嚐嚐我嶽然的厲害!”

嶽然公子此時眼眸森然,他站在青石廣場之上,高高在上,俯瞰不遠處走來的江玄,眉宇威嚴,彷彿一位帝王,在俯視著螻蟻一般。

這種漠視一切的態勢,讓不少人都是眼含敬畏。

但江玄,卻依舊站在原地,眼神無波無瀾。

“怎麼樣?

怕了吧!我勸你快滾,否則,就休懷我不客氣了。”

嶽然公子看到江玄那波瀾不驚的眼神,頓時怒意更甚,他邁出一步,氣息如山壓迫向江玄。

“呼。”

一道淩厲的風聲,從黑麪具人麵前刮過。

江玄長劍此時猛地出鞘。

“鏘!”

一聲劍鳴,江玄手掌微動,一道冰冷的劍光瞬間撕裂了長空。

“小小螻蟻,竟然敢對我出手,簡直不知死……”“啊!”

然而話冇說完,嶽然公子的整個身軀,便被直接被轟飛到了遠處,撞擊在了青石廣場之上。

“噗嗤!”

一口殷紅的鮮血,從嶽然公子的嘴中噴出,他的胸膛前,不知何時,已經出現了一道巨大的劍痕血口,深可入骨。

嶽然公子神色唰的一聲瞬間變得慘白。

剛纔那高高在上、漠視蒼生般的神色已蕩然無存,有的,隻是那深深的恐懼。

“哧!”

一聲輕鳴,長劍入鞘。

江玄依舊站在原地,如山嶽一般巍然不動。

反觀那嶽然公子,則是如同死狗一般趴在了地上,差點隕落而去。

這一切,都發生在一瞬間。

那般速度,快到眾人差點都冇反應過來。

所有人,包括那些看台上的一眾強者,以及那五大公子和聖雲澤,都是瞳孔一縮。

這名不經傳的黑麪具人,竟然一劍就將嶽然公子轟飛?

“這一劍,我擋不住……”聖雲澤是武癡,此時他瞳孔微縮,喃喃地道,似乎依舊沉浸在剛纔那快到不可思議的一劍中。

而聽到聖雲澤的聲音,眾人更是麵露驚駭。

竟然連聖皇子都無法抵擋嗎?

那其他五位公子呢?

他們能行嗎?

“你……”嶽然公子口吐鮮血道。

“你的廢話太多了,浪費我時間!還有你嶽然公子的厲害,我也算是領教了,似乎也不怎麼樣嘛?”

江玄冷冷說了一句。

“哇!”

聽到江玄那毫不掩飾的譏諷話語,嶽然公子心頭頓時猛地一顫,狂吐了一口鮮血,便直接昏死了過去。

江玄此時看向那青石廣場主持大比的裁判,淡淡的聲音從麵具下傳出,“這種廢物,有什麼資格,參加五宗大比。”

嘭!話音落下,江玄一腳將嶽然公子踢飛,整個身軀,狠狠摔落在了青石廣場之外,死活不知。

嘶——霸道!太霸道了!“他,究竟是什麼來頭?

怎麼會如此強大?”

眾人震撼的同時,心中閃過這麼一個疑問,這樣的人不可能籍籍無名。

當下,他們的目光再次死死盯著那黑衣身影,似乎是想要藉此看穿其身份。

不過那一個黑麪具,遮蓋了江玄的麵容,而且此次江玄使用的乃是一柄被長布包裹的寶劍,所以冇有一個人認出他的真正身份。

不過,若是眾人知曉,這出手霸道、張狂不羈的身影,就是被擎天宗府驅逐的“叛逆”,不知道會不會驚掉一地眼珠。

“這第七名額,我拿了,還有誰有什麼疑問嗎。”

淡漠的聲音,從江玄口中吐出,讓不少人都是目光更加敬畏。

輕笑一聲,江玄轉身,朝著青石廣場中央那第七個黃金座台走去。

路上,其他黃金座台上的身影,都是目光忌憚,看著江玄。

他們對於這個神秘無比的黑衣麵具人,顯然也是心中生出一種凝重。

畢竟,剛纔那一劍,太過驚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