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噗!”

某一刻,百裡承澤陡然吐出一口鮮血,身軀忍不住倒退。

“哈哈哈,就算莊默羽將所有力量都傳給了你們,又有何用,你們都要被本皇所殺,擎天宗府也會因此而終結!”

聖元君放聲狂笑,他實在太強大了。

“哦,是嗎?”

然而就在這時,江玄那淡漠的聲音便緩緩響了起來。

此時,他渾身也是大戰得破爛不堪,血液染紅了整個黃金之軀。

但江玄大手一抓,不遠處的赤焰馬頓時會意,將那魔煞尊脊梁,直接拋給了江玄。

那是一條染血的漆黑脊梁。

上麵,瀰漫著濃鬱的邪氣與魔氣,彷彿是那天底下最為可怕的大凶之物。

“這是什麼?”

聖元君麵色一驚,他感受到了一種危機。

就連百裡承澤,此刻都是眼眸一閃,驚異不定看著江玄手中那條染血的漆黑脊梁。

“小子,你可想清楚了,這魔煞尊脊梁,每次使用,都伴隨著巨大的風險,你,或許會因此萬劫不複。”

赤焰馬略帶提醒的聲音,此時猛地傳來。

“我知道,但我,彆無選擇。”

江玄深吸一口氣,猛地盯住對麵的聖元君,冷冷一笑,道:“今日無論如何,我也要將你擊殺,為我、為老師、為掌門,洗刷恥辱!”

轟!話音落下的瞬間,江玄拋出手中的魔煞尊脊梁,那染血的黑色脊梁,如同一條黑龍,瞬間衝入了江玄的後背,融入了他的脊骨之中。

“啊!”

一道驚天的咆哮聲猛地從江玄口中發出。

此刻,他的黃金之軀上,瞬間佈滿了一道道黑色的紋路,冰冷的金色瞳孔,也是浸染上了一層黑光,江玄此刻神色冰冷,威視滔天,仿若一位魔王降世。

無窮無儘的黑暗力量,浩瀚、雄渾,源源不斷從江玄的脊梁中衝出,傳遍全身,讓江玄興奮到要咆哮長空。

“神龍意誌!”

但腦海中的金色神龍,壓製住了那種大凶大惡的意念,讓江玄神智一瞬間變得清醒。

“聖元君,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萬眾矚目之下,江玄邁步長空之上,黑髮狂舞,英姿雄偉,渾身金光與黑氣交纏,氣勢滔天。

魔煞尊脊梁,代表著無窮無儘的力量。

“轟!”

此時,江玄的脊骨若大龍盤臥,每動一下,便有無窮的力量從脊骨中湧出,有著頂天立地之勢,他大踏步朝著聖元君殺去。

金龍神爪,都是變成了暗金色。

“轟隆隆!”

聖元君倉皇應對,高空之上,光芒肆意,光照天宇,虛空震顫,殺氣驚天。

江玄與聖元君的大戰,慘烈而震撼,讓底下無數人,看呆了神色。

就連百裡承澤,都是停了下來,無法插手這一次的大戰。

“吼!”

高空之上,聖元君身軀高大,他仰天怒吼,背後的丹魂黑龍,發出恐怖的嘶鳴。

“丹魂之力,果然恐怖。”

此刻,江玄遭受了強烈的衝擊,要不是他乃是神念師,精神力無比強大,隻怕早就被聖元君的丹魂,震碎了神魂。

武者丹魂,乃是一個武者的元丹凝練而成,具有莫大的威能。

江玄心中閃過一絲明悟。

要想殺聖元君,必須滅了他的丹魂。

“我的丹魂,是什麼?”

此時,江玄腦海中閃過一道疑問。

掌門的本源之力就快耗儘,魔煞尊脊梁中的意念,也是快壓製不住。

時間,緊迫到極點。

“哢嚓!哢嚓……”忽然,一道道碎裂的聲音響起。

“是龍珠!”

江玄神色一驚,他聽到了,在他胸膛處的那顆龍珠竟然碎了。

“汩汩……”一股股強大精純的龍血,流淌而出,隨著心頭血的循環,湧入了江玄體內的每一個角落。

“轟”“轟”“轟”一道巨大的吞噬旋渦出現在江玄的周身。

九星神龍訣,這一刻得到了那顆龍珠的滋養,正在快速蛻變中。

而最直觀的體現,便是江玄周身吞噬旋渦的力量。

本來隻有十倍的吞噬旋渦,此刻在瘋狂增強中。

十一倍!十三倍!十六倍!……十八倍!十九倍!二十倍!“轟”當吞噬旋渦力量達到二十倍的瞬間,江玄渾身猛地一震。

這一瞬間,他感覺自己的整個精、氣、神,都發生了巨大的蛻變。

這種感覺,和當時在騰龍閣中,九星神龍訣踏入第二重,覺醒第二個神通“金龍神爪”的感覺一模一樣。

“也就是說,吞噬旋渦達到二十倍,九星神龍訣再次蛻變,踏入了第三重!”

江玄眼神猛地一亮。

第三重,覺醒的能力是……“昂!”

一道威震九天的龍吟聲,從虛空中傳出。

一條雄偉的金色長龍,在江玄背後的虛空中出現,仿若自遠古咆哮而來。

“丹魂!九星神龍訣第三重,竟然讓我覺醒了丹魂!”

江玄神色猛地一驚。

他能夠感受到,背後那條金色長龍,與自己的緊密聯絡在一起,擁有著強大的攻殺能力。

“你也覺醒了丹魂?”

對麵,聖元君身軀也是一震,眼神驚駭。

“嘩啦!”

然而就在這一刹那,異變陡生。

一股股凶惡的黑氣,從江玄的脊梁中衝出,瞬間浸染了那條金色長龍,讓其龍軀金色斂去,一道道黑色的紋路,出現在長龍之上。

“嚎!”

金色長龍發出痛苦的嘶鳴。

江玄目光一震,魔煞尊脊梁,竟然將自己覺醒的金龍丹魂給侵染了。

“給我鎮壓了!”

江玄目光一厲,猛地大喝一聲。

昂!當即那條金色長龍綻放璀璨光輝,其光芒耀眼瞬間便是驅除了那黑色的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