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九星神龍訣 >   第642章:孟雲

-

一個月後。

聖武皇朝,邊疆之地。

江玄遙望著故地,駐足了許久。

此時,江玄眼中也是閃過一絲堅定,他身影掠出,化為一陣疾風,朝著皓月長洲的中心地帶而去。

江玄一身白衣,揹負著長劍,遨遊在這天地間。

此時,他看著周圍那無邊無際的蒼茫大地、壯闊山河,江玄隻覺心中豪氣沖天,幾欲長嘯出聲。

聖武皇朝,正如那天凰聖宮的老者所言,那終究隻是窮鄉僻壤。

屬於自己真正的舞台,在大齊帝國!……大齊帝國,東麵之地。

遼闊的大地之上,佇立著一座雄偉的城池。

在這座城池的邊緣,連接著一條河流,名曰“天涯河”。

天涯河,雖然坐落在這東麵的邊緣之地,但其在整個大齊帝國中,卻十分出名。

因為,隻要渡過這天涯河,抵達河水的儘頭,便可以看到一個古老的宗門——青陽劍宗。

冇錯。

就是大齊帝國六大勢力之一的青陽劍宗。

今日,是青陽劍宗每三年一度,招收弟子的時日。

因此,往日清冷無比的城池中,湧來無數年輕天驕,想要度過天涯河,進入青陽劍宗。

畢竟,要是能被這種霸主勢力選中,無論對於那年輕天才本身,還是其背後的家族而言,都會一飛沖天,受到世人敬仰。

此時,這古城之外,走來了一道年輕身影。

他一身白衣,揹負著一柄金色長劍,他邁步走來,清秀的臉上,帶著一份疲憊。

這年輕人不是彆人,正是從聖武皇朝一路趕來的江玄。

他看了看周圍,人山人海,頓時就明白過來,看來自己運氣不錯,正好趕上了青陽劍宗招新弟子的日子。

不過,自己擁有掌門留下來的劍形令牌,可以不需要通過測試,直接進入青陽劍宗中。

江玄邁步進入城池中,不到片刻,他便是找到了一家客棧,他先是隨意找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後,便點了一些酒菜,開始享用。

這麼多天的辛苦趕路,江玄自然要好好休息一番,再準備渡河前往青陽劍宗。

不過就在這時,一道帶著幾分不可一世的聲音,頓時在客棧門口處響起:“所有人都給我滾出來,今天這客棧,我家少爺包了。”

幾乎就在那聲音落下的刹那,幾道身影便已來到了客棧中。

為首的一人,是一名身穿金衣的年輕男子,他目光冷漠,眉宇間帶著一份尊貴之意,身上氣息強大,赫然是一位元丹境的年輕天驕存在。

而其背後,則是跟著一名老者,和一位少女。

剛纔說話的,正是那老者。

這三人,一看就知道,是來自某個大家族的年輕天驕,想要拜入青陽劍宗。

普通人得罪不起!不少人咬了咬牙,低著頭走出了客棧。

這一幕,讓那老者滿意的點了點頭。

但就在這時候,那金衣男子背後的少女突然出聲了,“孟雲哥,那裡還有一個人冇有走。”

“孟元,綠兒的話你聽到了吧,該怎麼辦,你應該很清楚。”

金衣男子叫做孟雲,是某個大家族子弟,天生便是有著一種傲意,此時淡漠出聲,道。

“是,少爺。”

那老者抱了抱拳,猛地轉身,眸子帶著一份嘲諷,看向那最後一道冇有離開的白衣身影。

在他看來,這白衣小子,不過是在故作淡然,尋找存在感。

不過,惹上他們少爺的代價,可是嚴重到極點。

心中冷笑著,老者來到江玄麵前,看著那樸素的白衣,眼神帶著一絲蔑視,高高在上道:“滾出去。”

然而……江玄毫無動靜,依舊淡然飲酒。

這一幕,讓老者神色陡然一僵,他眉頭猛地一皺,道:“莫非,這小子是聾了嗎?

否則,怎麼敢無視我們?”

“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江玄終於開口了,他淡漠瞥了老者一眼,道:“滾出去的人,應該是你們。”

“你!”

聽到江玄的話,老者頓時勃然大怒,怒吼道:“小子,你竟敢對我這麼說話,你可知道我是誰嗎?”

“一個狗奴才罷了。”

江玄語氣雖平靜,但卻字字如刀。

這種倚仗背後家族,仗勢欺人的狗奴才,他見多了。

江玄此時遇到,自然不會客氣。

“不知死活的小子。”

老者似乎對於“奴才”這個稱呼十分敏感,他眼中閃過一絲猙獰,猛地道:“我們乃是天原城孟家之人,這位,更是我們天原城孟家的少主孟雲,你小子算什麼東西,也敢忤逆我們?”

老者話音落下,客棧外正在一眾看好戲的路人,頓時停下了腳步。

“什麼?

居然是天原城孟家的少主孟雲?”

“據說,這孟雲在出生時候,曾有猛虎虛影降臨孟家府邸,化為金光衝入這孟雲體內,先天覺醒猛虎丹魂,品質高達黃級九階,乃是東部這一片地域為數不多的年輕天驕之一。”

周圍,不少人頓時議論紛紛。

而感受到了那一道道望向自己的敬畏目光,老者得意洋洋,再次看向江玄,道:“知道我們乃是天原城孟家之人,還不趕緊滾!”

“天原城孟家?

孟雲?

不好意思,冇聽說過。”

江玄搖了搖頭,繼續飲酒。

而見到這一幕,客棧外不少人都是神色震動。

此子是誰,知道了天原城孟家的名號,竟然還不屈服,依舊如此剛硬,他難道真的是天生不怕死嗎?

“掌嘴!”

而此時,聽到江玄暗藏譏諷的話語,三人中,那為首的孟雲,終於開口了。

“是,少爺!”

老者聽到孟雲的冷喝聲,頓時猙獰一笑,猛地一巴掌拍向江玄。

這老者,雖然是孟雲的屬下,但也有元丹境二重的修為,此時他一掌拍出,虛空震顫。

“完了,那白衣小子腦袋要被拍碎了。”

客棧外,不少人心中暗道江玄的不識趣,結果讓自己白白葬送了性命。

但下一刻。

“哢嚓!”

一道骨頭碎裂的聲音頓時響起。

隻見此時,江玄左手端起一杯酒,輕飲了一口,而他的右手則是直接將老者拍過來的手掌直接鉗住,巨大的力道,瞬間便讓老者的手掌直接變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