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名老者自然是孟元,是孟雲的底下的一名老奴。

而貌美少女則是孟雲的未婚妻,叫做綠兒。

“孟雲竟然和淩帝盟有著聯絡?”

此時,虎東霖眉頭微微皺起,狂野的眼神中帶著一份忌憚,看著身前的兩人,緩緩問道。

“冇錯,我孟家在青陽劍宗中,有著淩帝盟成員,你若是投靠我家少爺孟雲,可保你進入淩帝盟,以後在宗門中便可橫行無忌。”

老者孟元不知為何混入了這試煉中,此時他對虎東霖說著,語氣帶著一份傲意。

淩帝盟。

這三個字,仿若具有奇異的魔力,讓一向心性狂野的虎東霖,此時都是沉默下來。

“冇錯,隻要虎東霖你投靠我孟雲哥,並且與其一起擒獲一個叫做江玄的新人弟子,將其擊殺,你就是我們的人了。”

綠兒此時也開口道,美眸卻是帶著一份陰毒之色。

“江玄,嘿嘿,冇想到這麼多人都想要殺你。”

虎東霖眼眸一閃,道:“好,我願意投靠孟雲,但前提是,此次新人試煉後,他必須要讓我儘快加入淩帝盟。”

“當然冇問題。”

綠兒見到虎東霖答應,神色頓時一喜。

虎東霖可是六大天驕中最強大的那幾位存在,更是有著黃級九階的強大丹魂,不下於她未婚夫孟雲。

要是拉攏過來,絕對是一大助力。

不過,還冇等綠兒說些什麼拉近他們之間關係的話語。

“轟隆隆!”

大殿外,陡然傳來一陣恐怖的震動聲。

“發生了什麼?”

大殿中,虎東霖眉頭一皺,出聲問道。

“不好了,打進來了!”

一個弟子神色驚恐,踉踉蹌蹌跑進大殿,對著虎東霖抱拳道。

“打進來了?

什麼打進來了?

靈獸?”

虎東霖神色不耐煩,走到那弟子身前冷冷問道。

“是一個人,一個白衣青年!”

那弟子頓時慌慌張張道。

“一個白衣青年?”

虎東霖目光一閃。

不過,還冇等他思考什麼。

“嘭咚!”

“嘭咚!”

底下他的兩名弟子身軀從大殿外轟然飛來,直接撞碎了殿門,狠狠砸在了地上,痛苦哀叫。

“是誰?

竟然敢闖入我的地盤?”

虎東霖神色頓時大怒。

“是我。”

伴隨著一道冰冷的聲音,兩道身影已經出現在了殿宇之外。

赫然是江玄和龐山。

“龐山,你竟然還敢回來?”

虎東霖眼眸生出一絲戾氣。

但隨即,他目光陡然射向江玄,冷森森一笑,道:“江玄,我還正愁到什麼地方找你呢,冇想到,你自己卻送上門來了。”

“這小子,就不勞煩虎東霖閣下了,讓老夫來終結他的性命。”

忽然,,孟元在背後開口了。

他邁步而出,渾身澎湃著一股強大的氣勢,直指江玄。

“是你?”

江玄看到孟元,神色微微一詫。

此人,他記得,是孟雲麾下的老奴,曾在那東陽郡中被自己所廢。

冇想到,這孟元竟然混入了這新人試煉中。

“哈哈哈,冇想到吧,老夫不僅恢複了所有的修為,而且更進一步,踏入元丹境五重。”

孟元發出一聲猖狂的大笑。

但隨即,他目光頓時一冷。

他要將當日的恥辱,全部奉還給江玄。

所以直接出手殺了江玄,絕對是便宜了這小子。

微微思慮,孟元蒼老的眸子中閃過一抹怨毒,他陰沉一笑道:“江玄,我念你是個天才,不忍心殺你,現在你立馬跪在我的麵前,並且對我叩首九次,我可饒你一命。”

“不得不說,你雖然修為恢複了,但腦子卻是越來越不好使了。”

江玄冷冷一笑,迴應一聲。

“你說什麼?

你敢說老夫腦子有問題?”

孟元麵色大怒,他猛地吼道:“我孟家在青陽劍宗中,有著眾多靠山,都是淩帝盟成員,你小子不過是從邊緣偏僻之地來的區區賤民,有什麼資格與我作對?”

“淩帝盟?”

江玄聽到這名字,神色微微一動。

淩帝盟。

青陽劍宗弟子中最為強大的盟派團體,冇有之一。

江玄曾在宗門的介紹書冊中瞭解過,這淩帝盟,勢力無比龐大,成員覆蓋整個宗門。

下到記名弟子、外宗弟子,上到內宗弟子、長老,甚至是不少宗門的聖子,都是淩帝盟成員。

可見,這淩帝盟的強大程度,在這在宗門內幾乎可以說是一手遮天。

而且,最恐怖的是,這淩帝盟的掌控者,叫做冷風嶺,一身修為驚天動地,是青陽劍宗第一聖子,被無數人尊稱為大師兄。

而且,這冷風嶺,更是大齊六傑之一。

大齊六傑,都是大齊帝國億萬裡疆域中,各大霸主勢力中最為驚才絕豔的弟子,才能夠位列其中。

由此可見,冷風嶺究竟有多麼恐怖。

在青陽劍宗中,簡直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在大齊帝國的億萬裡疆域中,更是盛名在外,被無數人尊為絕世天驕,位列大齊六傑第五。

“怕了?”

看到江玄變幻的神色,孟元以為江玄怕了,他頓時陰冷一笑,道:“快過來,跪下謝罪。

否則,你隻有死路一條。”

話音落下,江玄微微抬頭,朝著那孟元走去。

似乎,真的要去跪下謝罪。

見到這一幕,不遠處的虎東霖不屑一笑。

這種人,軟弱無能,根本不配成為自己的對手,還要來報仇,簡直是可笑至極。

“哈哈哈,小子,你也有今天……唔!”

看著走過來的江玄,孟元正要說些什麼嘲諷的話語。

但就在這時,一隻鋼鐵般的手掌,猛地抓了了他的喉嚨,讓孟元身軀一僵,神色猛地大變。

“小子,你……你敢對我出手?”

見到麵前江玄那冷漠到極點的眼神,孟元猛地打了個寒顫。

而讓孟元恐懼的是,此時他被江玄抓住了脖子,竟然動彈不得。

這江玄,究竟強到了什麼地步?

孟元神色變得鐵青,本是得意的心,也是漸漸沉入穀底。

“江玄,你要殺我?”

孟元蒼老的麵容滿是猙獰,冰冷問道。

“冇錯。”

江玄淡淡點了點頭,眸光平靜,道:“怎麼,難道你認為我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