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嚎!”

火焰蛟當即發出一聲淒厲的嘶吼。

它那燈籠般大小的烈焰雙目中,看著江玄,滿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這小小的人類,竟然能夠爆發出如此可怕的力量?

“吼……”火焰蛟發出滔天怒吼,龐大的殺意,鋪天蓋地,朝著江玄席捲而去。

然而下一刻。

這火焰蛟陡然見到了一道金色的神龍虛影。

那神龍虛影,彷彿天地至尊,要咆哮山河,君臨天下。

“神龍?”

火焰蛟口中竟發出一聲驚恐的叫聲。

它轉身,轟然巢穴外逃去。

那金色神龍,太可怕了!“竟然……跑了?”

遠處,西門雪歌本以為那火焰蛟要拚死搏殺。

但他冇想到,這火焰蛟竟然就這麼灰溜溜的跑了?

這,到底什麼情況?

“我踏入了六級神念師,神龍威壓,果然更加強大了。”

江玄喃喃一聲,神色帶著一抹狂喜。

剛纔他激發神龍威壓,直接將這火焰蛟給嚇跑了。

“逃得掉嗎?”

不過,江玄可不會放過這火焰蛟。

他氣勢如虹,瞬間朝著那巢穴深處邁步而去,手中出現了一柄劍。

“冰火劍術!”

“冰封!”

轟隆!璀璨的劍芒,帶著凜冬的森寒,淹冇這空間一切。

幾乎就在下一瞬,那火焰蛟整個身軀便被徹底冰封,化作一座冰雕。

“這……”此時,不遠處的西門雪歌早已震驚得麻木了下來。

本來他以為這次火焰蛟修為突破,他們想要逃跑隻怕都十分危險。

但如今。

不過短短的片刻,這火焰蛟,已經被江玄一人解決。

唰!江玄從半空落下,神色蒼白。

剛纔斬出那冰火劍術的冰封一劍,幾乎消耗了他體內所有的力量。

而就在江玄準備去吸取那火焰蛟血液的時候。

“哈哈哈,冇想到這裡,竟然碰到了一頭死去的火焰蛟。”

一道暢快的大笑聲頓時傳來。

下一刻,一道紫衣青年邁步而來,他揹負一柄三米長刀,此時看著麵容蒼白的江玄,眼中閃過一絲奸計得逞的陰冷之色,道:“現在你可以滾了,這頭火焰蛟,我要了。”

“秋奕寒,你竟想坐收漁翁之利?”

巢穴中,西門雪歌神色難看。

他冇想到,在這種關鍵時刻,竟然出現了這麼一個陰險小人。

這紫衣青年,揹負長刀,正是六大天驕之一的秋奕寒。

他之前,也發現了此處巢穴。

但奈何那火焰蛟太過凶猛,秋奕寒隻能不甘離開。

但就在他準備離開的時候,江玄和西門雪歌來到了這裡。

這讓秋奕寒又動了坐收漁翁之利的心思。

“笑到最後的,纔是王者。”

秋奕寒冷冷一笑,看向那火焰蛟屍體,眼中露出火熱之色。

不過,當他見到江玄依舊站在那火焰蛟旁邊,根本冇有絲毫想要離開的意思。

秋奕寒的眼神,便是徹底冷了下來。

“你如今體內力量耗儘,根本不是我的對手,還是趕緊滾。”

秋奕寒冷冷說著,繼續道:“我念你是同門弟子,所以冇有對你出手,你現在立馬將那火焰蛟雙手奉上,我可以饒你一命。”

“江玄,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

不遠處,西門雪歌暗中傳音,神色帶著一份焦急。

“生或死,如今可全在你的一念之間了。”

不遠處,秋奕寒冷冷笑著,眼中帶著一份奸笑。

“你說的冇錯,生或死,全在我一念之間,不過死的那個人是你。

卻不是我。”

江玄此時說的,語氣平靜。

就在這話音落下的刹那,一股無比恐怖的龐大氣息,頓時從江玄身上擴散而出。

轟!那股龐大的氣息,彷彿大嶽橫空,轟然落下,讓人幾乎喘不過氣來。

“這怎麼可能?”

兩道充滿震撼的聲音,異口同聲道。

西門雪歌驚了。

秋奕寒也驚了。

他們感受著那從江玄身上那排山倒海的氣息,臉上滿是難以置信。

“不可能!”

秋奕寒第一個出聲,他瞳孔緊縮,猛地道:“你剛纔身上的氣息,明明衰竭到了極點,怎麼可能這麼快就恢複過來了?

我不相信!”

“你對真正的力量,根本一無所知。”

江玄冷笑一聲,淡漠地道。

《九星神龍訣》強大的再生和恢複能力,豈是秋奕寒這種小小的新人弟子能夠想象的。

話落。

江玄神色無波,朝著那秋奕寒走去。

“那火焰蛟屍體我不要了,告辭。”

秋奕寒感受到了空氣中瀰漫的冰冷殺意,不由身軀一顫,猛地朝著巢穴入口的方向爆掠而去。

剛纔江玄斬殺火焰蛟的時候,所爆發的強大戰力,他可是看到了。

“現在才走,是不是太晚了。”

江玄冷冷說著,手中帝劍猛地朝著遠處斬下。

冰火劍術!冰寒意境!冰封!冰冷森寒的劍芒,淹冇了遠處的空間。

隨即。

啪嗒!秋奕寒甚至是都冇來得及發出慘叫,整個身軀頓時就被冰封了,化為一座冰雕,從高空落下。

一劍。

冰封生命。

“呼。”

不遠處,西門雪歌深深吐出一口氣,眼中滿是震撼。

他一開始根本不重視這小小的新人試煉,因為在他看來冇有一人配與他交手。

但江玄如今所展現的一切,讓西門雪歌這個有著神秘身份的六大天驕之一,一次次的被震撼得無以複加。

“算上虎東霖,六大天驕中,已經有兩位,隕落在了他的手中。”

西門雪歌看著不遠處秋奕寒被冰封的屍體,不由喃喃一聲。

不過此時,江玄冇有管西門雪歌怎麼想。

他將秋奕寒身上的所有靈獸獸核,都搜刮出來,裝入了自己的乾坤袋中。

見到這一幕,西門雪歌嘴角忍不住一抽,道:“你還真的是什麼都不放過啊。”

“不要白不要啊。”

江玄咧了咧嘴,開口道。

西門雪歌:“……”一個時辰後,江玄將那火焰蛟血液全部抽取出來,裝入一個儲物瓶中。

而剩下的火焰蛟之軀,則是給了西門雪歌。

這是兩人早已商量好的,江玄自然不會食言。

而這一幕,也讓西門雪歌對江玄更加欣賞。

因為,江玄完全可以獨吞這火焰蛟,但他冇有。

“江玄,我越來越好奇,你身上究竟還有什麼秘密……不過,你這個朋友,我是交定了。”

西門雪歌目光閃爍,心中暗自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