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屍體呢?”

元長老目光一沉,隨後問道。

“從屍體上判斷,應該都是被人所殺。”

另一名外宗長老開口說道。

“被人所殺?”

元長老蒼老的眸子中頓時綻放出一抹異彩。

能夠殺了虎東霖和秋奕寒,這種實力,就算是其他四大天才都做不到吧。

難道,除了六大天驕之外,還有一名更加恐怖的新人,隱藏在其中?

一想到這,元長老眼神中頓時生出一絲激動。

虎東霖和秋奕寒已經死去,而且還是在試煉之地這種不禁殺伐的地方中死去。

這不能怪罪殺他們的人,隻能怪他們自己實力不足。

而此時出現了一名或許超越六大天驕的恐怖新人,自然是讓元長老十分期待。

究竟是誰,能夠將自己深深隱藏在那些平凡的新人弟子中,但卻身具如此強大的實力?

而在他思考這一切的時候,一個個弟子,在不少外宗長老的指引下,開始清點著身上的靈獸獸核。

“莫北,二十四枚靈獸獸核。”

“陸甲,八十六枚靈獸獸核。”

“書宏,三十八……”“……”負責輕點靈獸獸核的外宗長老一句句說著,聲音響徹了周圍整片空地。

很快,一千多名倖存下來的弟子,就快要清點完畢。

不過此時,最多的一名弟子,其靈獸獸核數目,也就達到了九百多枚。

“我來。”

而此時,西門雪歌也是邁步上前,開始傾倒自己乾坤袋中的靈獸獸核。

嘩啦啦!一瞬間,那無數靈獸獸核出現在了空地上,讓不少弟子都是眼神震動。

“果然,六大天驕就是六大天驕,他究竟獵殺了多少靈獸啊。”

“現在已經快要一千多枚靈獸獸核了,但看樣子似乎還遠遠冇有傾倒完畢,這西門雪歌,不知道能不能奪得此次的榜首。”

“我看難,畢竟,到現在,那孟雲可還冇有出手。”

周圍,不少弟子頓時議論紛紛。

而此時,西門雪歌的所有靈獸獸核,都是清點完畢。

那負責統計數目的外宗長老微微一笑,臉上神色滿意,道:”西門雪歌,一共四千五百枚靈獸獸核。”

“嘩!”

聽到這話,場上瞬間沸騰了起來。

不少弟子心中驚歎。

六大天驕果然厲害,他們根本無法與其相比。

不過,在無數人的羨慕目光中,西門雪歌卻神色平靜。

他看了看人群中站在某個不起眼角落的白衣身影,嘴角不著痕跡的劃過一絲笑意:“江玄,不知道你,能有多少靈獸獸核。”

西門雪歌十分清楚,此次的新人王,極有可能,不是他自己,也不是那孟雲,而是江玄這個神秘到極點的“普通弟子”。

“四千多枚靈獸獸核,又算什麼。”

然而就在這時,孟雲那冷冷的聲音頓時響起。

此時他走了過來,看向西門雪歌的神色,十分不善,其中還帶著一份陰沉。

畢竟,在這一次的新人試煉中,是這西門雪歌還有江玄出手搶了那本該屬於他的熔靈果。

“哼。”

不過,對於孟雲那所謂威脅的冰冷眼神,西門雪歌卻是直接選擇了無視,他冷哼一聲,直接回到了自己原本的位置。

“嘩啦啦!”

孟雲來到了那外宗長老麵前,大袖一揮,頓時一大片靈獸獸核,嘩啦啦全部傾倒在了空地之上,看那趨勢,似乎是想要將其堆積成一座小山。

“我靠,這麼多!”

“不愧是六大天驕,這靈獸獸核數目,實在太恐怖了,誰能與之相比?”

周圍,一眾弟子見到那無數靈獸獸核從孟雲大袖中傾倒而出,頓時一個個驚撥出聲。

“這麼多?”

即便是西門雪歌,此時眉頭都是不由得一皺。

“不錯。”

那一直沉默的元長老,此時微微點頭。

“難道,殺了虎東霖和秋奕寒,是孟雲所殺?”

元長老心中懷疑道。

而此時,這一幕,也讓不少弟子眼神複雜,或羨慕、或嫉妒。

特彆是,當那清點內核長老報出來“七千數目”的時候,場上再度沸騰。

“我的天啊,七千數目,比西門雪歌還要恐怖。”

“孟雲師兄果然厲害。”

周圍,一個個弟子眼含敬畏,出聲驚呼道。

就連秦楓和龐山,雖然知道江玄與孟雲似乎有一些過節,但此時依舊忍不住暗中驚駭孟雲的恐怖。

“江玄,這孟雲,我們惹不起。”

秦楓神色變幻,隨即湊到江玄的耳邊,小聲提醒一聲。

他自然不想看到江玄,死在這孟雲的手中,所以想要勸服江玄,不要再和孟雲為敵。

“這孟雲,看來是此次新人王無疑了。”

不遠處,一眾外宗長老都是議論紛紛,神色帶著滿意之色。

雖然虎東霖和秋奕寒死了,但有了孟雲這個絕代天驕,也算是彌補了一些遺憾。

而此時,孟雲感受著周圍無數人敬畏的目光,不由得心生得意,他看向不遠處一直站著的江玄,嘴角露出一抹譏諷。

他雖然被江玄搶奪了那本該屬於他的靈果,但這靈獸獸核,他不相信江玄能夠比他還多。

此次新人試煉第一,是他的。

“好,接下來宣佈此次試煉考覈成績結果……”那清點靈獸獸核的外宗長老笑著道:“此次新人試煉榜首,就是孟……”“慢著。”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響起,打斷了這外宗長老的話,讓這場中瞬間陷入了一片寂靜。

無數弟子心中駭然,他們想知道究竟是誰,敢這麼大膽敢打斷外宗長老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