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上當了!”

不過,就在這時,夢星兒本是“不甘”的目光猛地露出一抹狡黠。

“唰!”

她手中出現了一枚古樸的靈符,直接貼在了自己身上。

轟!一瞬間,一種無比強大的氣息,頓時讓夢星兒躍身而起,直接一掌轟向張雲。

“玄冰掌!”

哢嚓!無窮的冰寒之氣,讓張雲神色大變,瘋狂倒退,但終究被一道寒冰之氣擊中,不由悶哼一聲。

張雲神色陰沉,但下一刻他抹去嘴角的一絲血跡,道:“你身上竟然藏有瞬間恢複靈力的靈符?

看來,我也要認真了。”

“轟!”

“轟!”

“轟!”

幾乎就在這時,張雲體內,頓時升騰起三股強大的氣息。

當每一道氣息升騰時,他的戰力,便會增強了一倍。

“三倍戰力增幅,足以將你徹底鎮殺!”

張雲獰笑一聲,大吼道:“黑煞掌!”

轟!他一掌拍出,一隻黑色大手,比之前那黑色手掌要大了整整三倍,如同一片巨大烏雲覆蓋下來,轟然鎮下。

“靈符之力!”

“玄冰掌!”

夢星兒神色一變,但她美眸閃過一絲決然,將身上那枚靈符中的力量全部釋放。

轟!黑色大手和玄冰掌轟然碰撞,虛空震顫,天地靈氣這一瞬間都是在扭曲爆鳴,兩種恐怖的力量,在瘋狂對抗。

“擋住了?”

夢星兒露出喜色。

“槍滅萬物!”

不過就在這時,一道充滿殺意的冷喝聲頓時響起。

“嘩啦!”

一抹璀璨槍芒撕裂一切,瞬間斬到了夢星兒的身前。

“槍意?”

恐怖的槍芒,讓夢星兒俏臉大變。

她怎麼也冇想到,這小小荒山郡中一個散修武者,竟然會如此恐怖。

無論是那瞬間增強的三倍戰力的秘術,還是此時這無物不斬的可怕槍意,都是讓夢星兒感到一種絕望。

她這一次,實在真的大意了。

“難道我就要死了嗎?”

夢星兒感受著那冰冷槍芒就要將自己整個身軀洞穿,她的心中頓時一片死灰,苦澀的一笑,便要閉上雙眸。

“鏘!”

不過就在下一刻,一道劍光頓時從不遠處斬來,直接將張雲那槍芒摧毀。

唰!下一刻,夢星兒隻覺得自己整個身軀,被一個有力的臂膀,摟在懷中,隨後極速倒退。

她睜開雙眸,頓時就看到了一張俊朗的青年麵孔。

“好厲害。”

不過夢星兒第一個念頭,則是這青年的實力,十分強大。

剛纔那融入槍意的恐怖槍芒,即便是全盛時期的自己,也很難保證能夠抵擋下來。

但這青年,則是一劍將其劈開了。

其絕對領悟了劍意!“小子,你究竟是誰?”

槍意被破,張雲頓時望向那出手的白衣青年,頓時怒喝道。

他之前打了這麼久,最後關頭就要殺了那夢星兒,但冇想到半路卻殺出了這麼一個小子,自然是讓張雲鬱悶到了極點。

不過,那白衣青年似乎根本懶得理會張雲,他看向身旁的青衣少女,輕聲問道:“冇事吧。”

“冇……冇事。”

夢星兒見到白衣青年清澈的目光,不由俏臉微紅道。

“小子,我在問你話呢,你究竟是誰?”

不遠處,張雲渾身殺氣四溢,神色難看道。

這小子,竟然敢無視自己?

“取你項上人頭的人。”

江玄淡漠開口,終於看向那張雲。

白衣青年,自然是從四大家族中趕來的江玄。

剛纔江玄來到這裡,正好碰到了張雲和那夢星兒在這大戰。

那夢星兒是武皇殿的弟子,和青陽劍宗關係不錯,他自然要出手相救。

“牙尖嘴利。”

張雲冷笑一聲,道:“小子,你想要英雄救美,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實力才行,不得不說,你比這小姑娘還要愚蠢,你的氣息,不過元丹境七重,竟然還妄想著要殺我,看來你是真不知死活啊。”

如果江玄是元丹境九重武者,還領悟了劍意,張雲絕對二話不說,立馬逃跑。

但此時他感應到江玄身上的氣息不過區區元丹境七重,張雲自然不懼。

即便這白衣小子領悟了劍意又如何,自己修為超越他太多,而且同樣領悟了槍意,還能怕他不成?

“你們照顧好這姑娘,這張雲,交給我了。”

江玄對著後方跟過來的四大家主說了一聲。

旋即,他轉身握劍,麵色平靜,盯著那張雲,道:“出手吧,你隻有一次機會。”

“狂妄!”

張雲神色頓時大怒,他猛地大喝道:“三倍戰力!槍滅萬物!”

“給我死吧,小子!”

伴隨著張雲的大喝聲,一道璀璨的槍芒,瞬間撕裂了長空,快若閃電般,從高空力劈而下,淩厲霸道。

霸槍張雲。

他的槍,槍意和槍芒,都是無比霸道。

“四十九劍葬!”

然而就在江玄渾身被那霸道無比的槍芒所籠罩的瞬間,一道淡漠的冷喝聲頓時響起。

“第一劍葬!”

嘩啦!第一劍直接撕裂長空,凝聚殺意,瞬間破掉了張雲的所有槍芒。

“什麼?”

見到這一幕,張雲神色頓時大變。

不遠處,夢星兒和四大家主,瞳孔也是為之一縮。

“第二劍葬!”

緊接著下一瞬,冇有給其任何喘息的機會,江玄的第二劍已經斬來。

鏘!一道森冷劍光頓時劃破長空,以近乎閃電般的速度,在張雲驚恐的眼神中閃過。

快!肉眼難以察覺的快!“噗嗤!”

一道血痕在張雲的喉嚨處顯現,血液拋灑長空,染紅了他腳下的大地。

“你……”張雲捂住脖頸,神色露出了一抹深深的驚恐與不甘。

但他最終還是嘭的一聲摔倒在地,徹底身亡。

兩劍斬張雲!“我還以為,你能抵擋住我三劍呢……”江玄看著地上的屍體,搖了搖頭。

劍葬這套詭異的劍術,果然厲害。

“就這麼死了……”不遠處,看著張雲被江玄兩劍斬殺,無論是夢星兒,還是那四大家主,目光都是變得呆滯了下來。

不過,此時江玄可冇時間去理會其他人心中的想法。

他來到了張雲的屍體旁,將張雲的首級割下。

這人頭,可是此次任務完成的證據,價值好幾千貢獻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