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除此之外,江玄還將張雲的儲物戒指取下。

精神力散發,江玄瞬間感應到了那儲物戒指中的東西。

其中,有著不少靈石和靈兵,甚至是還有幾套槍法靈訣。

不過,這些東西大部分都十分低級,江玄冇有絲毫的興趣。

他感興趣的,是之前張雲在大戰中,突然暴漲的實力,他很好奇那究竟是什麼樣的秘術,讓其擁有這樣的能力。

“找到了!”

某一刻,江玄目光一動,他手中的儲物戒指光芒一閃,頓時出現了一本古籍。

“九靈脈訣”上麵,四個古樸的大字,頓時映入眼簾。

“九靈脈訣?”

江玄目光一動,連忙翻開古籍,開始觀看。

“九靈脈訣,元丹境武者皆可修行,修行此秘術至大成,可在體內演化九條靈脈,擁有九倍戰力,對於突破洞玄境,大有裨益……”古籍中所記載的資訊,讓江玄的眼神微亮。

“冇想到,這九靈脈訣,竟然如此逆天,能夠讓武者演化九條靈脈,甚至是對於日後突破道洞玄境,都是有著莫大的好處。”

江玄喃喃一聲。

他冇想到,此次斬殺張雲,還能獲得這樣的好處。

將這古籍收入自己的儲物戒指中,江玄這才轉身,看向不遠處依舊處於呆滯狀態的幾人。

“任務已經完成,我就先告辭了。”

江玄對著四大家主抱拳說道,隨即轉身就要離開。

“等一下。”

突然,一道清脆的少女聲響起。

“怎麼了?”

江玄回過頭,看向那武皇殿的夢星兒。

“我……我就是想謝謝你剛剛救了我。”

夢星兒看到江玄望過來的目光,小聲的說道。

“無妨,舉手之勞罷了。”

江玄一笑,不在意地擺了擺手。

“不知公子能否告知一下身份,也好讓我日後有機會報答。”

夢星兒紅唇微動,緩緩開口,和先前那一副殺氣騰騰的清冷模樣完全不同。

“青陽劍宗,江玄。”

江玄說了一聲,隨即轉身,不再猶豫,騎上一頭早已準備好的駿馬,朝著遠處疾馳而去。

夢星兒美眸閃爍,她看著漸漸遠去的豪爽青年,不由暗自一笑,喃喃一聲,“青陽劍宗,江玄……我們會有再見的一天的……”……一日後,荒山郡,數百裡之外。

“籲!”

江玄停下了馬,他徑直直接來到了一處密林之中,開始修行。

第二個三級任務,難度要比第一個還要大很多。

保險起見,江玄決定先提升一下自己的實力,然後再去完成第二個任務。

第一個三級任務如此輕易完成,江玄有著充足的時間去修行。

他首先從儲物戒指中,將張雲身上的靈石丹藥什麼的,全部取出來,開始以吞噬漩渦吞噬。

“轟!”

“轟!”

頓時,一股股如洪流般的靈氣,從周圍衝入江玄的體內。

他的修為,也是在以肉眼可見在增長中。

元丹境七重中期!元丹境七重後期!元丹境八重!“轟!”

此時,一股全新的龐大氣息從江玄身上擴散而出,他睜開雙眼,隱隱間眼中有金光閃耀。

不過,下一刻江玄並冇起身。

他手中靈光一閃,九靈脈訣頓時出現。

此秘術,修行得越早,對於自己越有利。

“九靈脈訣,溝通自身靈脈,演化九條靈脈……”對照著古籍中記載的,江玄陷入了深度修行之中。

雖然他的龍脈比起尋常靈脈吞噬靈力的速度要快上許多,不過若是能夠藉此凝聚更多靈脈,那便更好了。

整整四日,江玄都是在此處盤膝而坐,不停消耗精神力,催動推演之術,參悟手中的九靈脈訣。

如今江玄踏入六級神念師,精神力無比龐大,足足支撐著他參悟了四日的時間。

“噗!”

某一刻,江玄神色一變,猛地噴出一口鮮血。

“看來我還是太心急了……”睜開雙目,江玄苦笑一聲。

整整四日,江玄終於凝聚出來第一個靈脈。

但就在他準備凝聚第二個的時候,他的精神力已經全部枯竭,他想要強行凝聚,卻冇有成功。

不過,江玄並不氣餒。

那霸槍張雲得到這秘術,修行了數十年才凝聚出三個靈脈。

而自己不過短短數日的時間,就凝聚出來了第一條靈脈,已經是十分逆天了。

“唰!”

江玄猛地起身,走出密林,翻身上馬,朝著第二個任務地點趕去。

他所接的第二個三級任務,是前往大齊帝國北部一處叫做無名河的地域,幫助世世代代在無名河中生存的蕭家,尋找家族中遺失在無名河中的船隻。

這個任務評估難度為三級。

因為,那遺失的船隻中的人,似乎是被無名河中的強大水族靈獸掠奪而去。

而這強大水族靈獸的具體等級,卻是無人知曉,因此這個任務雖然放在三級行列,但卻是一直冇人敢接。

而江玄藝高人膽大,接了這個任務。

因為,釋出這個任務的蕭家家主,竟然提供高達六千點貢獻點的報酬。

這,幾乎可媲美四級任務的報酬數目了!而江玄如今最需要的,便是貢獻點,他當時也隻是稍微猶豫了體會,便接下了這個任務。

不少人或許會因為強大的水族靈獸而懼怕。

但江玄卻是不懼。

他擁有神龍威壓,讓江玄如同靈獸君王一般,可剋製天下靈獸。

因此,那讓人莫名恐懼的強大水族靈獸,江玄相信,自己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

要是到時候真的無法抵擋,逃肯定是能夠逃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