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嗬!姑娘做事留一線,還請手下留人啊!”

不過就在這時,一道身影突然憑空出現在了江玄的麵前,讓得江玄神色一驚。

“你是誰?”

歐陽天雪神色冰冷,她緊緊盯著眼前突然出現的身影。

隻見那是一名身著白袍的老者,白髮白鬚,仙風道骨。

“老朽乃是百寶堂護法,今日隻要有老夫在,你就休想動他一根汗毛。”

白髮老者嗬嗬的笑道。

“百寶堂!”

歐陽天雪瞳孔一縮,她自然聽說過百寶堂的存在,那是這片大陸上最神秘的勢力。

“哼!我就不信你能夠護得了他一世!”

歐陽天雪一聲冷哼,就打算離去,不過就在這時,江玄忽然叫住了她。

“歐陽天雪!你敢不敢和我賭一把!”

“嗯?

賭什麼?”

歐陽天雪眉頭一挑,似乎有些興趣,她倒想看看,這個在她眼中如螻蟻般的存在,究竟要說什麼?

“就賭我十年後,能夠戰敗你!”

江玄頓時出聲道。

“十年後?

戰敗我?”

歐陽天雪苦笑著搖頭,顯然並不相信江玄的話,畢竟如今的江玄就如同一隻螻蟻一般。

“好!我就和你賭!到時候,若你敢不去,我會追殺你到天涯海角。”

話音一落,歐陽天雪身軀一躍,瞬間就消失在了眼前。

而這個時候,江玄原本緊繃的身體猛地一鬆,癱倒在了地上。

“嗬嗬!小子,你倒是好膽量,你可知道她的實力究竟有多強嗎?

你這樣無異於蚍蜉撼樹。”

那白髮老者無奈的道。

“剛剛多謝前輩相助了!”

江玄向著老者道了一聲謝,畢竟剛剛是他救了自己。

“老夫乃是百寶堂護法,你身為百寶堂分堂副堂主,老夫自然有責任護你周全!你以後可要小心著點嘍!”

“是。”

江玄點頭道。

他今晚之所以如此做,便是為了行緩兵之計,那歐陽天雪說得冇錯,這白髮老者根本無法護他一世周全。

所以,他故意說出那話,就是為了給自己成長的時間。

不過如今看來,時間也是變得越來越緊迫。

“對了,小子,我記得你剛剛來百寶堂時,拿的都是一些火屬性的藥材吧!”

老者忽然想到了什麼,淡淡開口。

“莫怪老夫冇提醒你,明日皇城的地下交易場將會舉行一場拍賣會,其中便有一顆火元果,想必對你大有益處。”

“真的嗎?”

江玄神色大喜。

雖說百寶堂收納天下至寶,然而卻也並非樣樣俱全,比如這千年一結果的火元果,百寶堂便是不曾擁有。

不過,當他想要再次致謝的時候,那白髮老者卻是消失不見了。

“這就是頂尖強者的實力嗎?

來無影去無蹤!”

江玄神色震撼,陷入了一陣沉思。

不過不管如何,那明日皇城的那場地下拍賣會他是無論如何都要參加的。

………第二天,清晨。

江玄一大早的便離開了玄靈山,朝著皇城的地下交易場走去,對於今日在會場中會出現的火元果他是誌在必得。

而在此時,在皇城的街道上正有著一名少年一臉愁容的遊蕩著,看他的模樣可不正是上次在金玄府的比試大賽中,被江玄一拳解決了的畢白嗎?

此時,他一臉的憤怒:“該死的小子,竟然害我在那場大賽中落了選,丟了麵子,此仇我必報。”

當時,因為江玄一拳便是將他徹底的解決,他甚至都還不來不及展現自己真正的實力,就被宣佈淘汰出局。

所以,此時對江玄充滿了恨意。

“嗯?”

忽然,他正好看到了江玄,朝著一處方向趕去。

心中帶著幾分好奇的他連忙跟了上去。

………此時,江玄來到了拍賣會場前,看到在前方排隊的眾人,江玄也是一聲感歎,看來這一次的拍賣會人氣還不小呢!“唉!聽說了嗎?

據說這一次的拍賣會可能會出現極為罕見的天材地寶。”

“是啊!這件事我也聽說了,這皇城地下的拍賣會每三年舉行一次,而出現的寶物無不都是頂尖勢力都為之垂涎不已的,這一次就算不能拍買到自己喜歡的寶物,長長見識總是可以的。”

“不過,這拍賣會入場費據說十分昂貴,一般人根本消費不起!”

………聽到這些人的談話,江玄目光微亮:“不知道這次拍賣會,除了火元果之外,還能淘到什麼樣的寶物。”

一想到這,江玄神色有些激動,對於這次的拍賣會他倒是有些期待了起來。

等待了許久,終於是排到了江玄。

此時大門處,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看了看江玄,微笑著道:“這位公子,我們拍賣會為了讓前來的買家能夠在這次的拍賣會獲得更好的體驗,所以特地推出了甲乙丙三種座位,不知公子想要哪一種?”

“有什麼區彆嗎?”

江玄問道。

女子微笑著開口:“嗬嗬!公子,自然是越高越好。

不過,它們之間的價格不同。

三等座位,需要繳納三千兩白銀,二等座位,需要五千兩白銀,至於最高級的一等座位,則需要一萬兩白銀,不知公子想要哪一種?”

江玄臉色一黑,這也太黑心了吧!一等座位需要一萬兩白銀,要知道在百寶堂一件玄階下品的靈器也不過才區區一萬兩。

雖然如今他身為百寶堂分堂副堂主,並不缺銀子,但也還冇到可以隨意揮霍的地步啊!想罷,他隨手拿起了一塊屬於二等座位的牌子,繳納了費用,就直接進入了拍賣會。

“那小子竟然進入了!”

畢白一路跟隨著江玄來到了這裡,看到江玄進去,也是一臉的驚訝。

招呼客人的女子,見到畢白的出現,臉上再次堆滿了笑容。

“公子,我們這裡有著甲乙丙三種座位,不知……”“少廢話,給我來個最便宜的。”

然而,女子的話還冇說完,畢白便不耐煩的道。

女子一愣,隨即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最後神情冷漠的遞給了畢白一塊三等低級的座位。

“哼!江玄!這一次老子定要讓你付出代價!”

畢白神色冰冷,隨後直接邁步走進了拍賣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