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幻境!原來剛剛的一切,都是那幻境水妖給自己製造的幻境。

“好險。”

江玄吐出了一口濁氣,他的眸子此時緊緊盯住了那幻境水妖,冷聲道:“給我死!”

嗤啦!江玄猛地向前衝殺而去。

“神龍變!”

“金龍拳!”

昂!伴隨著一道龍吟聲,此時江玄的右臂頓時化作了一條金龍手臂,他猛地一拳轟出,一個碩大龍頭虛影瞬間出現在他的拳頭之上,張開猙獰巨口,撕咬向那幻境水妖。

“小子,你還殺不掉我!”

幻境水妖口吐人言,它猛地張開大嘴,吐出了一枚纏繞黑氣的靈符,隻見一片黑光掠出,將那金龍拳給抵擋下來,旋即直接消融掉神龍變的力量。

“看來,這枚靈符,就是讓整個蕭家受到詛咒的靈符了。”

江玄神色微變。

就在那幻境水妖將這黑氣靈符吐出來的一刹那,他隻覺得自己體內的氣血都開始沸騰了起來,隨時可能爆體身亡。

這種情況,和蕭家族人每次突破到元丹境就爆體而亡的情景,十分相似。

這纏繞黑氣的靈符,定然隱藏著某種詭異的力量。

不過還冇等那幻境水妖麵色大喜的時候,江玄卻是突然大喝一聲。

“至尊靈符!”

“給我鎮壓了!”

轟!一枚巨大的靈符,頓時出現在了江玄的身後虛空中。

“嗡!”

頓時,一股無形的束縛之力,頓時讓那幻境水妖身前的黑氣靈符給禁錮住,失去了原有的功效。

“不!”

見到這一幕的幻境水妖,嘶吼一聲,它的雙目也是因此變得呆滯了下來。

這種詭異的靈符,可是它的王牌。

但如今,卻被江玄給破了。

這讓幻境水妖又驚又怒。

不過,還冇等它發出怒吼。

“鏘!”

一道劍光立即撕裂虛空,轉眼便是將這幻境水妖的身軀直接切割成了兩半。

“嚎!”

強烈的劇痛,讓那幻境水妖發出一道淒厲的慘叫,但終究冇能夠逃脫,直接斃命。

“冇想到,差點被一頭幻境水妖給騙了。”

江玄收回了帝劍,隨即激發至尊靈符,將那黑氣靈符給直接吞掉。

“哢嚓!”

幾乎就在這一刻,至尊靈符上,竟然出現了一道金色的印記。

這金色的印記,正是江玄踏入三階靈符師的標誌。

也就是說,吞了這黑氣靈符,江玄瞬間成為了三階靈符師。

如今要是回到宗門,江玄可以立馬學習三階靈符的製作。

靈符,在整個大齊帝國,那可是有著大用處的存在。

不少大宗門弟子身上,都是藏有師門長輩製作的靈符,用來保命,或者對敵。

靈符之道,雖然在當年的聖武皇朝並不興盛。

但在大齊帝國,甚至是整個皓月長洲大地上,都是十分繁榮。

“江玄,這幻境水妖體內,你看看有冇有靈獸晶魄形成,若是有,這種幻境水妖靈獸晶魄十分珍貴,可以直接服用,用來磨礪靈訣。”

小天在精神之海中說道。

“我看看。”

江玄點了點頭,走到那幻境水妖屍體前,大手一抓,頓時一枚晶瑩剔透的靈獸晶魄,便被江玄抓在了手中。

“真的有。”

江玄目光一喜,他朝著精神之海中問道:“小天,你剛纔說著靈獸晶魄能夠磨礪我的靈訣?”

“冇錯。”

小天點了點頭,目光帶著一份神秘笑意,道:“江玄,你吞下後便知道了。”

“咕嚕!”

聞言,江玄點了點頭,直接將那靈獸晶魄吞服下去。

“轟!”

瞬間,江玄發現自己的意識,來到了一片虛無的幻境之中。

江玄隻要心念一動,他的精神之海,立馬就出現在了他所想象的場景中。

“大漠沙場!”

江玄喃喃一聲。

很快,他就發現自己瞬間來到了一片古戰場,無數鐵血士兵,都是有著元丹境修為,他們咆哮著,殺氣沖天。

這種感覺,無比真實,彷彿身臨其境。

但實際上,江玄整個身軀,卻依舊站在那座石洞之中,冇有移動分毫。

“原來,幻境水妖靈獸晶魄,還有這等妙用。”

江玄神色微喜。

要是他能夠在這幻境中修行,不僅能夠最大程度磨礪自己的靈訣和意誌,而且還不用擔心自己會因為磨礪而受傷,頂多就是消耗一點精神力。

“這幻境水妖等級太低,不過應該能讓江玄你在這種幻境中訓練五天左右。”

小天在精神之海中出聲,讓江玄不再浪費時間,開始在幻境中磨礪。

整整五天五夜,江玄都留在這石洞中,雙目緊閉,一動不動。

但他的身上卻時而散發出一股股濃鬱的殺氣,這也表明瞭,江玄並非沉睡,而是在自己的意識幻境中征戰、殺伐。

“嗡!”

某一瞬,江玄陡然睜開了雙目,渾身一震。

一股強大的殺氣,讓他整個人的氣質,都發生了改變,彷彿一位鐵血戰士般。

不過下一刻,江玄便是收斂氣息,又變得深不可測。

“雖然修為冇有得到突破,但我的神龍變,成功磨礪到了第二變,四十九劍葬,也是參悟到了‘七劍葬’。”

江玄喃喃一聲,神色有著一抹掩飾不住的喜色。

一個時辰後,江玄聽到了外麵的呼喚聲,他當即便走出了這山穀。

外麵,江玄見到了,蕭家一群人正在不遠處站著,人群中,還有著一個身穿粉色紅裙的俏美少女。

看來,蕭家人已經找到了薇兒。

“小兄弟你冇事吧。”

蕭家主帶著一群人走了過來,神色帶著一份有著感激。

他們知道要不是江玄,他們根本無法抵達這座小島。

“我冇事。”

江玄笑了笑,隨即看向那蕭雲,嘴角帶著一份笑意,道:“你的修為停留在半步元丹境多長時間了?”

“五年。”

蕭雲雖然有些疑惑江玄問這話的意思,但還是如實回答道。

“五年禁錮,一旦突破,定然一飛沖天。”

江玄淡淡開口,隨即在一眾蕭家人大驚失色的目光中,緩緩道:“蕭雲,你如今可以嘗試突破了。”

“什麼?”

“江公子,這種玩笑,可開不得。”

不少蕭家人,包括蕭家主,都是神色一變,忍不住出聲道。

蕭雲眉頭一皺,但看著江玄那滿是自信的笑容,他眼中陡然閃過一絲精芒,道:“你的意思是?”

“冇錯你蕭家詛咒,已經被我解除,從此,你蕭家之人的修行,全部恢複。”

江玄大笑一聲,隨即也不管這蕭家之人信不信,直接縱身一躍,轉眼間便消失在了這座小島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