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時辰後,宗門生死鬥場周圍,江玄一身白衣,揹負一柄金色的長劍,邁步而來。

此時,不少外宗弟子都是蜂擁而至。

經過那些淩帝盟弟子的刻意宣傳,江玄和仇無風的生死之戰,頓時吸引來了無數宗門弟子。

要知道,仇無風可是外宗裡一個十分有名的老牌弟子,這些時日,更是加入了淩帝盟。

而江玄,外宗新人試煉中的新人王,也是風頭正盛。

天才與天才之間的較量,還是生死之戰,自然引來了無數人矚目。

“我青陽劍宗自建宗以來,湧現出許多天才人物,但未聽說過有人,能夠以新人之姿,鎮壓老牌弟子的。”

“看來這江玄是因為前段奪得了新人王稱號,所以膨脹了。”

“如今冷風嶺師兄,風華蓋世,乃是大齊、甚至是整個皓月長洲的頂級天驕,號令群英,誰敢不從?

這江玄與淩帝盟對上,可說是飛蛾撲火,自取滅亡罷了。”

周圍圍觀的一眾弟子頓時議論紛紛,不少淩帝盟弟子更是冷笑連連。

在他們看來,江玄如今已經是個死人了。

沙沙……江玄從遠處趕來,麵對那無窮的譏諷嘲笑聲,他神色不動,根本懶得理會他們。

如今他的目光隻是緊緊盯著那生死鬥場上的仇無風。

“我等你很久了。”

仇無風冷聲笑道。

“怎麼?

等著被我擊殺?”

江玄反問一聲。

“牙尖嘴利的小子。”

仇無風眼中閃過一抹厲色,手中旋即出現了一柄銀色的長槍,道:“上來吧,與我一戰,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麼,讓你有膽量和我淩帝盟作對!”

嘩啦!幾乎就在仇無風話音落下的刹那,在他的身後的虛空中,頓時升騰起一片血海。

那血海無比粘稠,就如同一片由鮮血流淌而成的汪洋,湧動著讓人毛骨悚然的危險氣息。

嗡!嗡!嗡……這血海出現的一瞬間,九道黃色光芒和兩道藍色光芒,纏繞在其中周圍。

“這血海,竟然是丹魂?”

江玄目露凝重。

那九道黃色光芒和兩道藍色光芒,則是說明,這充滿詭異的血海丹魂,竟然是玄級二階的強大丹魂!嘶!“仇無風師兄竟然一上來就釋放了丹魂,看來他對這新人王的殺意,已經十分濃鬱了。”

“是啊,仇無風師兄加入淩帝盟後,得到淩帝盟的強者的指點,實力突破得無比迅速,這次江玄定然必死無疑。”

一道道驚歎、夾雜冷嘲熱諷的聲音,此時頓時在生死鬥場周圍響起。

“江玄,這一次,你死定了!”

人群中,孟雲目光猙獰,口中發出冰冷的笑聲。

仇無風有著元丹境九重巔峰修為,丹魂更是玄級二階,江玄拿什麼與他決戰?

然而,見到這一幕的江玄卻是很快恢複了過來,他冇有說話,直接縱身一躍,來到了生死鬥場上。

“今日,你必血染生死鬥場。”

仇無風眼中滿是冰冷的殺意。

他知道,孟雲的兄長可是淩帝盟在外宗中的核心人物。

如今孟雲被江玄廢掉,他要是能夠斬殺江玄,為孟雲報仇,日後獲得的好處,定然無比巨大。

甚至到時候,被孟雲背後的大哥看重,成為淩帝盟中的核心存在也不無可能。

到時候在外宗,他可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了。

“出手吧,一個月前我曾被你一招擊敗,一個月的今日,你不會是我的一招之敵。”

江玄淡漠開口,語氣平靜,彷彿隻是在訴說一個事實。

“死到臨頭,居然還敢大言不慚!”

仇無風神色帶著幾分不屑,他猛地出手,一槍刺出。

“血染長天!”

“槍芒萬丈!”

轟!一股無匹的槍意,從仇無風身上擴散而出,直衝雲霄。

這一刻,他身後的血海翻滾,竟然融入了他的長槍之中。

“嗡!”

那柄槍,槍尖瞬間被鮮血浸染,化為一柄魔槍,似要飲萬千生靈血。

“什麼?

竟然是這一招血染長天?”

“據說,這是仇無風師兄的最強攻勢,乃是他以一套下品王級靈訣和丹魂熔鍊在一起的一招,威力十分強大。”

“真正做到一槍出,風雲動!那江玄,在這一槍下,必死無疑!”

周圍,一眾弟子紛紛驚呼一聲,為能夠見識到這傳說中的一槍而感到無比激動。

在他們看來,江玄的死,如今已經成為了必然。

眾人隻是想看看,江玄,究竟能在這恐怖的一槍之下,堅持多久。

“血染長天?

這就是你對槍的領悟?

全是虛有其表,你……根本不懂槍!”

然而,江玄卻是不屑的嗤笑一聲。

“什麼?

小子,你竟敢敢說我不懂槍?

簡直放肆!”

轟隆!伴隨著仇無風的怒吼,他這一槍的攻勢,變得更加恐怖。

“萬兵相通,今日,我就讓你知道,槍劍之道,在於殺人,不在於絢麗的招式!”

當江玄話音落下的刹那。

鏘!伴隨著一陣劍鳴,一股冰冷無比的恐怖劍芒,頓時如同黑夜中的一道金色閃電,樸實無華,一閃而逝。

“轟隆!”

下一刻,隻見那道劍芒,瞬間撕裂了漫天的血海,破碎萬千槍芒,剛猛霸道,冰寒刺骨。

“什麼!”

仇無風這一刻頓時感到渾身寒毛豎起,他已經感受到了一股死亡危機。

“噗嗤!”

血液拋灑,仇無風吃痛,他瞳孔猛地一縮,不知何時,他握住長槍的那條手臂,已經被齊根斬斷。

靜!死一般的靜!此時,整個生死鬥場周圍,陷入了一片詭異的死寂之中。

無數弟子,包括那些淩帝盟弟子,看著那生死鬥場上的一幕,都是神色呆滯。

“那一劍……”有人嚥了一口唾沫。

江玄剛纔的那一劍,簡直是超出了所有人對於劍的領悟。

劍出,撕裂一切,根本不可阻擋。

這,已經不單單是一種劍意了,而是夾帶著一股無往不破的可怕的武道氣勢。

“莫非,你領悟了傳說中的武道氣勢?

人不動,而萬物動?

以萬物為劍?”

生死鬥場上,仇無風身軀顫抖,他捂著斷臂,再無任何反抗之心,想要離開。

“我讓你走了嗎?”

然而就在這時,江玄的淡漠冷聲響起。

“你……你還想乾什麼?”

仇無風轉身,眼中帶著一份恐懼。

“既然來到生死鬥場,那最終離開的的,便隻能是一個人。”

江玄平靜開口,但語氣中卻是帶著毫不掩飾的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