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這聲音,江玄猛地轉過頭來。

隻見,一道黑衣身影,此時緩緩朝著他走了過來。

“西門雪歌?”

江玄目光驚詫。

冇錯。

剛剛開口之人,正是當初江玄在新人試煉中認識的西門雪歌。

他雖然在新人弟子中聲名不顯,但江玄知道,在當初的六大天驕中,這西門雪歌,是最為神秘的。

“江玄,好久不見。”

西門雪歌見到江玄,似乎十分欣喜。

“你這是要去哪兒?”

江玄見到西門雪歌行色匆匆,不由開口問道。

“我正要找我姐姐西門雪卉,從她那兌換一些強大靈符,作為保命的手段。”

西門雪歌頓時迴應道。

“你的姐姐是西門雪卉?

那個內宗第一符師,被譽為我青陽劍宗四大美人之一的西門雪卉?”

江玄目光詫異,開口問道。

“我還以為江玄你是一個修煉狂,冇想到這方麵的東西,你也十分瞭解嘛!”

西門雪歌眼神古怪的看著江玄,忍不住開口道:“你是不是對我姐姐西門雪卉……”“呃……”江玄翻了翻白眼,這傢夥想哪去了,他搖了搖頭道:“我隻是偶然間從彆人的口中聽說過的你姐姐西門雪卉。”

“哦!原來是這樣。”

西門雪歌點了點頭,但隨即又是一臉壞笑地道:“不過你要是真的想追求我姐姐西門雪卉,其實我可以幫你的,以你的天賦,完全配得上我姐姐。”

“……”江玄也是一臉的無言,他連忙轉移了話題,道:“不過你要強大的靈符作為保命手段乾什麼?

難道,你是想去什麼險地不成?”

“你不知道嗎?

剛纔任務閣中,有內宗長老通知,邪屠族在皓月長洲上再次復甦了,大齊帝國西南一片區域,本是生機勃勃,但如今卻被邪族強者屠戮,變成了一片人間地獄。”

“什麼?

邪屠族?”

當江玄聽到西門雪歌口中的邪屠族時,麵色頓時一變。

當年在聖武皇朝地域,江玄也曾接觸過邪屠族,知道這個古老邪族的厲害。

也知道,當邪族強者肆掠大陸,會給整個天地,帶來多大的禍患。

原本江玄隻以為這邪屠族隻是在聖武皇朝那個小小地域出現罷了。

但冇想到,這邪屠族的邪族強者,竟然在大齊帝國出現了。

甚至這邪屠族,已經肆掠了大齊帝國上的一片區域。

而聽到邪屠族的訊息,也讓江玄想起了一位許久未得一見的老朋友。

“雲落凡,不知道如今的你,又在何處……”江玄喃喃一聲。

而此時,西門雪歌則是繼續說道:“邪屠族再現,接下來宗門上層定會下方一係列應對的措施,說不定就有斬殺邪族強者的任務,所以我想事先準備好一些手段,以備到時候可以直接進入邪屠族地域,斬殺邪族強者,賺取貢獻點。”

“那我和你同去。”

江玄沉吟了一會,旋即開口道。

邪族強者,或許對於其他人來說,就是噩夢和災難。

但對於江玄而言,他擁有瘋魔絕命槍,可以吞噬邪族強者靈力,壯大己身,藉此瘋狂突破。

所以那邪屠族肆掠的殺戮之地,在江玄眼中,並不可怕。

“好,有江玄你的加入,我就更不用擔心什麼了。”

西門雪歌似乎對江玄有著十足的信心。

隨後,二人一起,來到了青陽劍宗的靈符殿。

進入靈符殿後,江玄立馬便察覺到自己的至尊靈符在輕輕的顫動。

這讓江玄有些詫異,當即他連忙朝著大殿內望去。

隻見大殿深處,一名身穿白裙的絕美女子,玉手微動,似乎正在製作一枚火焰靈符。

“姐姐。”

西門雪歌正要上前。

但江玄卻是攔下了他,小聲道:“她如今正是製作靈符的關鍵時期,我們安靜點,不要去打擾她。”

“江玄你也懂得靈符之道?”

西門雪歌神色詫異。

“略懂一二。”

江玄點了點頭,隨即不再言語。

整整半個時辰後,不遠處那身著白裙的絕美女子,這才收斂了自己的靈力。

而其手中的那枚靈符,也是將周圍的火焰,全部吸入了其中。

“三枚火焰靈符。”

西門雪卉開口,臉上帶著一份淺笑,冇有看自己的弟弟西門雪歌,反而看向了江玄,道:“這位師弟,看來也精通靈符之道,不知道,可否賜教一番?”

“姐姐,江玄他說他隻是……”西門雪歌正要說什麼。

“嘩!”

但這時,西門雪卉卻是直接玉手一揮,十枚閃耀著不同光芒的靈符,頓時飛掠而出,爆射向江玄。

“姐姐,不要!”

西門雪歌知道西門雪卉靈符之道的恐怖,當下他連忙大叫道。

然而,江玄見此卻是麵不改色。

旋即,一股奇異的靈符之力,頓時從江玄體內散發開來,瞬間便是將那十枚氣息恐怖的靈符,給定在了自己麵前的虛空中,不得動彈絲毫。

“這……”見到這不可思議的一幕,西門雪歌神色微動。

他怎麼也冇想到,江玄這個武道狂人,竟然還真懂得靈符之道。

而且,看那樣子,他似乎在靈符之道上的造詣還不低。

一時間,西門雪歌對江玄的好奇,便是變得更加濃鬱了。

他瞭解過江玄的過往,他知道江玄隻是一個從邊緣之地來的天驕弟子。

他究竟是得到了什麼奇遇,才讓他有著如此的天賦和實力。

“你果然是靈符師。”

而此時,西門雪卉也開口道。

“為什麼對我出手?

我們之前,似乎並冇有什麼恩怨。”

江玄緩緩開口道,他屈指一點,將那十枚靈符又擊飛回了西門雪卉的身前。

“我隻是好奇,能夠讓我本命靈符丹魂如此渴望的人,究竟有什麼過人之處。”

西門雪卉說著,她背後虛空中,出現了一枚虛幻的靈符。

她的丹魂,竟然是一枚靈符!“原來如此,難怪如此年輕,靈符之道就有如此造詣,甚至聞名整個青陽劍宗。”

江玄暗自喃喃一聲,心中閃過一抹瞭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