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吱呀!”

緩緩推開麵前的魔堡大門,江玄邁步走入其中。

沙沙沙……昏暗陰森的魔堡大殿中,此時隻有江玄的腳步聲在迴響。

“那是?”

當江玄來到了大殿中央時,他便是見到,在不遠處的拐角處,一尊黑石鑄造的棺槨,正靜靜躺在那裡。

棺槨之中,透發著一股股邪惡的氣息。

隱隱間,讓人感覺,有一頭十分恐怖的凶獸,沉睡在那古老的黑石棺槨中。

“哐當!”

就在這時,那黑石棺槨的銅蓋,突然震動了一下。

從銅蓋邊緣的縫隙中散發著一股股十分濃鬱的黑氣。

“裝神弄鬼!”

江玄冷冷一笑。

這種嚇人的把戲,或許隻能嚇得了那些尋常人。

但江玄乃是武者,乃是武道修行者,意誌堅韌,無懼一切邪魅。

“唰!”

幾乎就在這時,江玄手掌猛地拍去,一股劍氣激發出來,如同利刃,直接“轟隆”一聲將那黑石棺槨直接劈開。

“唰!”

黑石棺槨的無數碎片中,一道黑影猛地閃現而出。

“嘁嘁嘁,冇想到竟然真的有人敢闖入本座的宮中,真是不知死活!”

那鬼魅般的巨大黑影顯現出來,竟然是一頭高大威猛的虎頭人身怪物,他的身體仿若澆築了銅水,舉手投足之間,讓人產生一種威武之感,霸道強勢。

“你不是邪屠族,你是靈獸一族?

不對,你身上既有邪族氣息也有靈獸氣息,你是混血邪族!”

江玄微微感應了一下,便是神色一詫道。

“哼,你小子看來還真的是懂得不少,可惜,太過貪功冒進,膽敢來到這裡,你必死無疑,正好作為本座的食物,本座好久冇有遇到過有著你小子這麼雄渾的氣血之人了!”

虎頭邪者森然一笑。

他身上有著邪族和靈獸的混雜血脈,實力十分強悍。

“虎血刀!”

這一刻,這虎頭邪者手中黑光一閃,竟然出現了一柄浸染鮮血的血色大刀,充滿了力感。

“轟!”

他手握血色大刀,縱身躍上高空,那血色大刀錚鳴,像是一口金鐘在嗡嗡震盪,讓整個魔堡大殿都是晃了晃。

“神龍變!”

“化神龍!”

江玄大吼一聲,渾身金光大盛,他整個人化為了一條金色的巨龍,仰天嘶鳴。

“嘭!”

蒼勁的金色龍爪和那虎頭邪者手中的血色大刀碰撞,發出驚天轟鳴之聲。

蹬蹬蹬!那虎頭邪者高大的身軀忍不住退後好幾步。

而原地,江玄則是重新化為人形本體,嚴重帶著一份譏笑,看著那虎頭邪者。

“你……你明明是人類,為何能夠變幻金龍!”

虎頭邪者臉上神色驚疑不定,眼中中帶著一份駭然。

剛纔那一瞬間,他能夠清晰感受到,一股無邊的力道,從自己手握的血色大刀上傳遞而來,讓他差點鬱悶到吐血。

這是何等強大的肉身!一個人類武者,即便是煉體士,也不可能擁有如此恐怖的肉身之力。

“莫非,你小子身具特殊血脈?”

虎頭邪者猜測著道。

“將死之人,何必知道那麼多。”

江玄冷冷一哼,渾身頓時綻放萬丈金光。

他黑髮如瀑,瞳孔變成金色,冰冷異常。

他氣勢如虹,有著鏖戰天下的戰意。

“嗡!”

江玄變成了金色之軀,一拳轟向那虎頭邪者,整個空間仿若發生了大震動,靈氣暴動,他的金色手臂變成了龍臂,剛猛有力。

“轟!”

虎頭邪者再次舉起手中的血色大刀,那大劍上,此時綻放一抹黑光,與江玄的金色拳頭碰撞在了一起。

“哢嚓!”

一道裂口在血色大刀上崩裂。

“什麼?”

見到這一幕,那虎頭邪者差點把眼珠子都瞪了出來。

他臉上帶著不可思議的神色。

自己傳承千年的本命靈兵,竟然被一個人族小子給轟碎了?

而且,還是用拳頭轟碎的!“呀呀呀!”

虎頭邪者驚叫一聲,身軀瘋狂倒退,要逃出這封閉的魔堡大殿。

“哪裡走!”

江玄自然不會讓其逃走,他背後陡然生長出一對金色羽翅。

正是光明羽翼!“唰!”

一瞬間,江玄就爆閃來到了那虎頭邪者身前,他此刻變成金色之軀,肉身無比強橫,流淌著充滿毀滅性的力量。

“砰!”

江玄再次一拳轟出,整條龍臂爆發無與倫比的恐怖衝擊力,瞬間將虎頭邪者的後背脊骨給轟得寸寸崩碎開來。

血液飛濺,夾雜著那虎頭邪者的慘嚎,響徹整個大殿。

雖然這虎頭邪者,乃是邪族人和靈獸族的混血存在,肉身強悍得不可思議,但終究是擋不住江玄的肉身。

“啊……該死!”

虎頭邪者憤怒嘶吼,渾身黑光大盛,速度頓時加快。

“你跑不掉的。”

但江玄淡漠的聲音,在其耳邊響起,讓虎頭邪者心驚膽戰。

“死吧!”

江玄不想再浪費時間,他似乎聽到了魔堡外無數邪族士兵甦醒的聲音,不能再拖下去了,江玄將自己的戰力提升到了一個巔峰,身上金光璀璨,彷彿一尊無敵戰將降臨。

“嘭!”

他伸手,一尊巨大的金色龍爪橫空拍下,如一片遮天金雲,沉重得讓人窒息,整個魔堡大地被擊得粉碎。

“噗!”

那虎頭邪者被金色龍爪拍中,直接噴出一口鮮血,氣息瞬間萎靡了下去,跌落大殿的地麵上。

“小子,你……”噗!虎頭邪者正要咆哮,一杆猙獰的銀白色長槍,已經刺入了他的身軀中。

“嗡嗡……”瞬間,一股股龐大的靈力,從瘋魔絕命槍中傳遞到了江玄的身軀中,不斷壯大他的力量。

“你?

你在乾什麼?”

感受著自己身體中快速流逝的生命力和靈力,虎頭邪者瞳孔充滿了恐懼。

他看著麵前那張冰冷的少年麵孔,就感到身體一陣冰涼。

“你……”虎頭邪者還想要說些什麼,但江玄猛地加大力量,他整個高大雄健的身軀,瞬間乾癟下來,化為一具乾屍。

龐大的靈力,如同大江滾滾,衝入江玄的身軀中,瞬間讓江玄的修為,快速突破。

此時,江玄麵露喜色,因為他的修為終於突破到了元丹境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