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吞噬之道!”

江玄眼神一亮,他記得在《九星神龍訣》中記載過,想要鑄就至尊霸體,化身真龍,除了修煉《九星神龍訣》之外,還可以吞噬天地萬物,淬鍊自身血脈。

而眼前這頭烈焰獅王無疑是最好的材料。

深深吸了一口冰涼的空氣,江玄的手掌猛的便拍在了獅王的身上,而後《九星神龍訣》迅速運轉開來,吞噬著獅王的血脈。

不一會功夫,隻見那龐大的獸身竟開始乾癟下來,而他自身氣息也在節節攀升。

“冇想到竟然是真的!我的實力又增強了!”

江玄臉色大喜,他發現如今自己的實力又有了提升。

“若是以後能夠遇到擁有真龍血脈的靈獸的話,那我實力定然可以得到一個飛躍的提升。”

“公子!”

而就在這時,雲曦趕到了這邊,看著倒在地上的烈焰獅王,紅潤的小嘴也是微張。

而在其身後的秦弘等人則是一臉不屑,顯然是認為這是江玄利用驅獸粉才得以降伏的靈獸。

許久,雲曦這才緩過神來,對著江玄嫣然笑道。

“剛剛還要多謝公子出手相救。

你好,我叫雲曦。”

“江玄!”

江玄道。

“江公子,這叢林中靈獸眾多,你一個人也很危險,若是方便的話,我們可以結伴而行,到時候路上也好有個照應。”

雲曦甜甜一笑,似乎是看中江玄的實力。

“嗤!雲曦!你也太看得起他了,這小子剛剛不過是用了驅獸粉,才斬殺了靈獸。

不過,這種方法可不是每次都管用的,到時候說不定還會成為我們累贅!”

還不等江玄開口,那秦弘頓時嗤笑一聲。

江玄看了秦弘一眼,他能夠察覺到秦弘語氣中對他的敵意,這讓他的麵色有些微冷,自己似乎不曾得罪過他吧!不過他也不在意,像秦弘這樣的人,若是他敢做什麼的話,自己可以隨手擊殺。

他笑了笑開口:“多謝雲姑孃的好意,不過我這個人獨來獨往慣了,就不與各位同行了!”

說罷,他便直接離開了,這倒是讓雲曦有些失望。

“秦大哥,這小子好像把烈焰獅王身上值錢的東西拿走了!”

有同行的少年看了一眼乾癟的烈焰獅王,臉色難看的道。

“放心!他跑不了!”

秦弘冷笑一聲,陰翳的眼神閃過一抹殺意!………與雲曦等人分彆後,江玄一路就朝著山林外走去。

看了一眼乾坤囊中一顆顆靈獸晶魄以及靈符,江玄咧嘴笑道:“妹妹的避寒丹可算有著落了,再加上這顆烈焰獅王的靈獸晶魄,還有這些靈符,應該能夠換取不少銀元。”

一想到這,他的心中就感覺無比舒爽,或許過了今天,他江玄也算是有錢人了!“廢物,你給我站住!”

不過就在江玄滿心歡喜的時候,一道冰冷的聲音忽然傳了過來。

江玄抬眼望去,就見對麵站著幾道人影,那幾人赫然是江玄剛剛見過的秦弘以及那隨行的幾名少年。

“有事?”

江玄的麵色有些冰冷,自己不曾得罪過他們,甚至可以說救了他們幾人的性命,然而對方卻似乎對自己有敵意。

“小子,我勸你還是乖乖的把東西交出來,或許我們還可以放你一馬,否則……”那隨行的幾名少年趾高氣揚的說著,語氣中帶著一絲威脅。

“有本事自己來拿呀!”

江玄搖了搖頭,就直接繼續行走,更冇有再多看他們一眼。

江玄的態度,讓秦弘麵色難堪。

“哼!敬酒不吃吃罰酒!小子,給我死!”

說話間,秦弘已經一步跨出,大步流星的朝著江玄而去,手上的長劍熠熠生輝,散發著森冷的光澤。

敢和他秦弘搶女人,簡直找死!“這是你自找的!”

江玄冰冷的開口。

下一刻,江玄動了,他的腳掌一踏地麵,身軀便猶如炮彈一般爆射而出。

隨後,手上一道龍形勁氣頓時猶如長虹一般貫穿而出。

“靈氣破體!這怎麼可能?”

原本一臉冷笑殺來的秦弘,在見到江玄手上那道有些虛幻的龍形勁氣時,麵色頓時變得煞白無色。

就連那些隨行的少年們,見到這股龍形勁氣時,麵色也在這時變得絕望了起來。

眾所周知,在開脈境這一個境界中,主要修煉的是武者的肉身,因為隻有通過不斷的淬鍊肉身,強健體魄,在日後突破第二境真元境時,體內才能夠產生真元種子,用以儲存靈氣,到那時靈氣便能夠破體而出,禦氣殺人。

所以,當他們見到江玄手上那道龍形虛影纔會這般恐慌。

“死!”

隨著喝聲落下,那一眾少年就見到那之前依舊不可一世的秦弘在這一拳之下竟然毫無招架之力,碰撞的刹那,鋒利的長劍竟然寸寸崩裂開來。

而那秦弘更是被江玄一拳轟飛,體內五臟六腑儘皆破碎。

在吸收了烈焰獅王的血脈之力之後,江玄發現自己雖然境界並冇有得到太大的提升,不過卻是意外的發現,自己雖然如今並冇有突破到真元境界,但卻已經在體內凝聚出了一顆真元種子,如此一來日後他在對敵方麵就又多了一張底牌。

看著被一拳轟殺的秦弘,那幾名少年神色一片恍惚。

怪物!這個傢夥簡直就是怪物!“咚咚!”

看著一步步朝著他們走來的江玄,他們渾身頓時顫抖了起來。

“江公子,饒命啊!”

“江公子,我們也都是受了秦弘那小人的蠱惑……”“還有我們都是秦家的子弟,若是你殺了……”“噗噗!”

然而,他們的話還未說完,就見江玄手上的長劍一揮,那幾名少年聲音頓時戛然而止,他們捂著鮮血狂噴的脖子,卻發現再也說不出一句話。

“我不管你們是誰,既然想要殺我,那麼就要想好被殺的準備!”

江玄目光冰冷,對於這種忘恩負義之輩,就應如此。

隨後,江玄又在他們的身上搜出了一些銀兩。

緊接著,他便直接轉身離開,他也不擔心會被髮現,因為在這妖獸橫行的叢林中,死幾個人是再正常不過,根本不可能會有人查到他的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