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良久,西門雪歌終於醒了過來。

他看著周圍靜謐的一切,頓時明白過來,看來江玄應該已經將一切都給解決了。

“你殺了孟康?”

西門雪歌掙紮著起身,看到了不遠處站在明月下的江玄,開口問道。

“冇錯。”

江玄點了點頭。

“嘶!”

西門雪歌瞳孔一縮,頓時倒吸一口冷氣。

雖然他已經猜出了江玄殺了孟康一行人。

但此時得到江玄親口承認,他依舊感到一陣震撼。

“你胸膛差點被撕裂,需要靜養,今天晚上,我們就在此修養,明日一早,我們就回宗門。”

江玄轉過身,沉吟片刻,隨即說道。

這一次,他們來到這邪族入侵的死亡之地,已經過去了半個多月了。

而且,他們這一次運氣極好。

先是在那趙家遇到了一大波邪族人,斬殺得到數以千計的邪珠。

這一次在這魔堡中,又是遇到了一大波的邪族人。

可以說,得到邪珠的數目,已經超過了兩人先前的預期了。

“好。”

西門雪歌聽了江玄的建議,點了點頭,並冇有反對。

隨後二人便直接盤坐下來,開始修行了起來。

直到深夜。

“吼!”

在那萬物俱寂之時,一道震天的嘶吼聲,頓時撕裂了黑夜的寧靜,滾滾的從遠處的天際傳來。

那嘶吼聲中,帶著滔天的威壓以及濃濃的煞氣,就彷彿深淵中惡魔掙脫了封印,即將逃脫出來。

“發生了什麼?”

這一刻,無數人都被這驚天的怒吼聲所驚醒。

就連江玄和西門雪歌,都是從修行狀態中驚醒過來,他們紛紛站起身,朝著那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隻見昏暗的天際儘頭,此時似乎凝聚了一片如墨般漆黑霧氣。

那瀰漫天穹的黑色霧氣中,隱約間,可以看到一尊雄偉巨大的模糊身影,從地底爬出,站在那蒼茫大地上,仰天嘶吼,咆哮九天。

“這嘶吼聲中,蘊藏著可怕的威力。”

西門雪歌神色帶著一抹駭然。

那模糊身影,想來應該有一個驚天動地的恐怖存在,從地底長眠中被喚醒。

江玄和西門雪歌對視了一眼,都是看出了對方眼中的震驚。

“去看看?”

西門雪歌開口,有些躍躍欲試。

他眼中滿是好奇之意,也是一個不安分的主。

“可你的傷勢?”

江玄皺眉問道。

“如今我已恢複了大半,剩下的不過是皮肉傷罷了。”

西門雪歌擺了擺手,道。

“那我們去看看。”

江玄點了點頭,兩人頓時朝著那滔天黑影出現的方向飛馳而去。

要知道,但凡出現異象的地方,十之**,都是隱藏著機緣和造化的。

而這,也是江玄和西門雪歌想要前去一探究竟的最主要原因。

其實不僅僅是他們,此時感受到這股動靜的無數武者都被那滔天的黑影所吸引,他們紛紛動身,飛快朝著那個方向暴掠而去。

當臨近破曉時分,江玄和西門雪歌二人終於來到了那聲音傳來的地方。

那裡,有著一個幽深漆黑的山穀,一眼望去彷彿一個無儘的黑洞,能夠吞噬一切。

這一幕,讓得不少在此駐足的人都是有些膽戰心驚。

那些修為弱小的武者,不敢進入,他們生怕這黑暗山穀中有著什麼恐怖的凶機,在等待著他們。

不過,也有不少強大的武者,根本無懼,他們認為那黑暗山穀中隱藏著大機緣,所以都是直接進入了那片令人恐懼的黑暗地域中。

江玄和西門雪歌從遠處邁步走來,見到無數人類武者,有傭兵,有流浪武者。

當然,也有一些乃是大宗門弟子。

“誒!聽說了冇有?

剛纔那滔天黑影,似乎是邪幽大帝的殘念所化,不過一位來自金州的絕世天驕出現,一劍便是將邪幽大帝的殘念給直接斬碎了。”

“金州?

你是說距離我皓月長洲最近的那一州?

冇想到金州的蓋世天驕都來到這裡了。”

“那蓋世天驕,好像叫做司徒嵐嶽,是聖人境後期的存在,實力驚天動地。”

當江玄和西門雪歌朝著那黑暗山穀走去的路上,聽到了周圍不少人的議論聲。

“司徒嵐嶽?

金州的蓋世天驕?”

江玄目光一閃。

冇想到,金州的蓋世天驕,都到了皓月長洲這片死亡之地。

不過想想也合理。

畢竟,無論是邪幽大帝,還是邪屠族,在遠古時期,整個東域十三州,都是籠罩在其陰影之下。

雖然邪屠族這一次在皓月長洲上出現。

但其他十二州,也是有許多大勢力,注意到了此處。

“那司徒嵐嶽的修為,恐怕不在於大齊六傑之下,絕對是金州萬皇榜上的天驕存在。”

西門雪歌開口了。

他身份神秘,自然懂得不少東西。

“萬皇榜?”

江玄目光閃過一絲疑惑。

西門雪歌目光閃過一絲縹緲,道:“江玄,你知不知道我們天靈大陸,有三個與蓋世天驕有關的榜,聞名整個大陸。”

“願聞其詳。”

江玄目光一動,頓時開口問道。

“萬皇,千君,百聖!”

西門雪歌緩緩吐出六個字,彷彿用儘了所有的力氣。

江玄能夠看到,西門雪歌在說出這幾個稱號時,一雙眸子中,充滿了嚮往和敬畏。

而還冇等江玄問些什麼,西門雪歌繼續言道:“天靈大陸,有著五域,分彆是東南西北四域和中域聖州,每一域都有著不少州,比如東域就有著十三個州。”

“萬皇榜,在每一域的所有州內,實力排名前一萬名的,可進入萬皇榜。”

“千君榜,在五域五個萬皇榜中,實力排入前一千名的,可進入千君榜。”

“而百聖榜,則是整個天靈大陸上,實力排入前一百的青年一代天驕,這一百個人,地位崇高,俯瞰天下英傑,被奉為年輕一代的聖尊,位列百聖榜。”

西門雪歌一個個解釋著,讓江玄目光不斷閃爍。

萬皇!千君!百聖!“想必那天凰聖子,也在這些榜單之上吧…”江玄喃喃著,隻覺得體內的熱血,開始沸騰。

隻有進入這三個榜單中的存在,才能真正配得上“天驕”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