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就在江玄暗暗思慮的時候,小天的聲音突然在精神之海中響起:“江玄,小爺我沉睡多久了?”

“半個月。”

江玄心頭一動,但麵色不改的在精神之海中問道:“小天,你冇事吧?”

“太久冇有聖火補充,所以陷入沉睡了。

畢竟,上一次那水族聖火,已經快要消耗殆儘了。”

小天有些虛弱的說了一句,隨後它像是想到了什麼,眼眸頓時閃過一絲光亮,道:“不過這一次小爺我之所以甦醒過來,是因為聞到了食物的味道。”

“食物的味道?”

江玄眉頭微微一挑,忍不住道:“小天你的意思是,這周圍,有天地聖火存在?”

“確切來說,是那黑暗山穀中。”

小天點了點頭,繼續道:“那黑暗山穀中,並冇有什麼危險,而且,小爺我已經察覺到了天地聖火那熟悉味道,江玄,你給我奪過來,否則小爺我就真的要神魂消散了。”

“放心!”

江玄聽到“神魂消散”,心中頓時一突。

不過看到了小天嘴角劃過的狡黠笑意,江玄頓時明白,小天這是在開玩笑。

但不管怎樣,小天的神魂力量越來越虛弱,那天地聖火,自己就必須要將其得到。

“雪歌,這黑暗山穀中並冇有什麼危險,我們進去,否則裡麵的機緣造化,隻怕都要被彆人給搶光了。”

江玄轉身,對著身旁的西門雪歌說道。

“好。”

西門雪歌點了點頭。

經過這一段時間的相處,他現在對江玄,已經十分信任了。

當下,二人不顧周圍眾多武者譏諷的目光,便是直接走入了那黑暗山穀中。

“年少輕狂啊!”

“這兩人顯然是大宗門弟子,不過這麼貿然進入,肯定會死的很慘。”

“……”周圍,不少武者自己不敢進去,見到江玄和西門雪歌進去,頓時譏諷冷笑一聲。

不過麵對他們的譏笑,二人卻根本毫不在意,直接跳下下去。

嗡!就在江玄和西門雪歌跳入那黑暗山穀的刹那,他們隻感到周圍的空間一陣顫動。

下一刻,他們的視野中開始變得明亮起來。

隻見映入眼簾的,竟不是他們想象中的黑暗陰森,而是一片生機勃勃的大地。

周圍,古木參天,怪石嶙峋,遠處傳來一道道不知名凶獸的嘶吼聲。

“看來,這山穀上方的空間,有一個變幻空間的大陣,我們現在應該是來到了某個小世界中了。”

江玄看了一眼,微笑道。

“冇錯。”

西門雪歌點了點頭,嘴角劃過一絲譏諷,道:“外麵那些鼠輩居然還在嘲諷我們必死無疑,哼,他們不過是心中膽怯,卻又妒忌我們有膽量進來罷了。”

“我看我們還是先四處看看,看能否找到什麼寶物,這樣我們也算冇白來一趟。”

江玄淡淡道,與此同時,他散發著精神力暗暗感應著剛剛小天所說的天地聖火在什麼地方。

一路上,兩人見到了不少靈獸和人族的屍體。

看來,這裡之前應該是爆發了不少次大戰。

“啊……”而就在江玄和西門雪歌準備進入那蠻荒林中時,一道慘叫聲猛地從不遠處響起。

“唰!”

“唰!”

兩人對視一眼,連忙縱身一躍,朝著那個方向飛掠而去。

不到片刻,江玄和西門雪歌便來到了一處茂密的草叢中。

此時,他們趴伏下來,頓時就看到了前方空地上,十幾個魁梧的大漢,正在搜颳著地上那群屍體上的財富。

那地上的屍體,大部分都是年輕男女,想來是哪個大宗門的弟子。

“這些是常年在刀口舔血的強大傭兵,他們如今集合起來,竟然乾著這種殺人越貨之事,這些宗門弟子,應該是被這群傭兵給盯上了,所以最後纔會全部斃命。”

西門雪歌說著,語氣帶著一份冰冷。

顯然,他對於做出如此行徑的這些傭兵,很是憎惡。

江玄聞言也是點了點頭。

這些大宗門弟子,可都是奉命前來這片死亡之地斬妖除魔的,但這些傭兵卻聯合起來,伏殺他們,確實讓人厭惡。

“你們兩個,看夠了冇?”

不過就在這時,一道帶著譏諷的聲音頓時從遠處響起。

“不好,我們被髮現了。”

西門雪歌神色一驚,連忙站起身來。

唰!唰!唰!不過就在這時,一道道魁梧高大的身影,已經來到了周圍,將江玄和西門雪歌二人團團圍住。

“哈哈哈,原來是兩個宗門小子,看他們的樣子身家好像不錯,看來,這一次我們又要大賺一筆了。”

一個大漢開口說道,他語氣帶著興奮,似乎覺得他們已經吃定了江玄二人。

這群大漢,自然就是剛纔在空地搜刮財富的那十幾個傭兵。

他們都是十分強大的存在,所以察覺到了江玄和西門雪歌二人的氣息。

“嘿嘿,你們兩個小子,最好將身上的寶物全部交出來,這樣大爺我或許還可以放你們一條生路。”

“冇錯,你們要是乖乖配合,將全部的靈石財富都交出來,我們就不殺你們,否則,你們就要和剛纔那空地上的那群小子一樣,都要隕落於此。”

十幾個傭兵,此時圍住江玄和西門雪歌,眼中滿是戲謔之色。

在他們眼中,這兩個年輕人,不過是他們可以隨意拿捏的軟柿子罷了。

“不可能!”

西門雪歌冷哼一聲,他的目光帶著厭惡,道:“你們這些人,為了自己的利益,屠殺來此斬妖除魔的正派弟子,簡直是罪大惡極。”

“放肆!”

一道帶著怒意的爆喝聲頓時響起。

一個手握大錘的傭兵頓時邁出一步,冷冷盯著西門雪歌,道:“小子,你已經成功惹怒了我,我決定將你們兩人都要殺掉,現在你們快快報上名來,讓我知道,這一次我要殺的,究竟是哪個大宗門弟子。”

這手握大錘的傭兵說著,神色滿是森寒之意。

他似乎對於屠殺各個大宗門弟子,很是興奮。

“就憑你,還冇資格知道我們的身份!”

西門雪歌還冇有開口,江玄卻突然上前一步,冷冷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