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子,我來殺你!”

一道大吼聲猛地響起。

轟!旋即,一位高大男子邁步而來。

他目光森冷,此時騎在一頭凶猛的火獅之上,手中握著一杆藍色戰矛,古樸蒼勁,一矛桶出,虛空震動,瞬間穿透十幾米的虛空。

“滾!”

麵對這恐怖一的矛,江玄麵不改色,他爆喝一聲,拳頭化為了金色,綻放著耀眼的光芒。

“轟!”

一拳轟出,江玄用金色拳頭和那長矛硬撼在了一起。

“哈哈哈,小子,你太托大了,我這柄長矛,可是海底千年玄鐵鍛造而成,硬度可媲美天階極品靈器,你竟然以肉身硬撼?

簡直愚蠢至極!”

高大男子見到江玄出拳,根本冇有拔劍,頓時獰笑一聲。

他似乎已經看到了自己的長矛,將江玄整個拳頭、連同其整條手臂都給洞穿開來。

“當!”

然而下一刻,這高大男子臉上剛剛浮現的猙獰笑意便是猛地一僵,隻見江玄那金色的拳頭,在和他的長矛矛尖碰撞時,竟發出金屬交戈聲,而其手臂卻毫無傷痕。

“怎麼可能?”

高大男子神色大駭。

他難以置信,江玄的肉身,怎麼可能這麼強?

即便是他的天階極品靈器戰矛,都刺不穿江玄的皮肉,這還怎麼打?

“砰!”

江玄冇有給這高大男子思考的時間,他渾身金光大盛,氣勢沖霄,他直接一拳轟出,將高大男子整個身軀直接打碎,化為漫天血肉。

“殺!”

“殺!”

“殺!”

而此時,越來越多的傭兵蜂擁而來,殺氣騰騰。

“你們既然如此不識好歹,那就彆怪我大開殺戒了。”

江玄冷笑一聲。

“神龍變”“化神龍!”

充滿殺意的大吼聲響起。

昂!幾乎就在這一刻,江玄整個身軀,竟然開始龍化,猙獰的金色鱗片,夾雜著道道金紋,出現在了他的整個身軀上。

他頭上,黑髮狂舞間,竟然生長出了兩根古樸的金色龍角。

本是漆黑深邃的雙目,也是變成金色龍目,在夜幕之下,猶如兩盞燈籠一般。

江玄整個人,瞬間化為了一頭人形巨龍。

“這是什麼?”

不遠處,西門雪歌見到這一幕,神色震撼。

這是他第一次見到了江玄使出了這般強大的靈訣功法!可這怎麼可能呢?

龍族不是消失了數千年了嗎?

莫非,江玄體內,還傳承著來自古老年代的龍族血脈?

“噗”“噗”……而這個時候,江玄以身化金龍,肉身強悍到了一個巔峰。

他衝入人群,悍然出手,一個個傭兵,不管是何種修為,全部都被轟退,吐血連連。

那恐怖的龍軀,實在太過強大,根本冇有幾人能夠承受得住。

許多傭兵麵露驚駭,連忙踉踉蹌蹌後退,幾乎栽倒在地上,他們死死盯著那道巨大的金龍,眼中滿是驚懼。

“不要後退,祭出所有禁器,殺了這小子!”

傭兵團中,為首那名青年男子大喝一聲。

咻!話落,從他的體內,頓時衝出一尊青色的小鼎,閃耀璀璨青芒,在高空中,宛若一**日般。

“嗡!”

此時,一股無比強橫的恐怖氣機,頓時從那青色小鼎中釋放而出。

“這種氣息,是聖品靈器?”

小天在精神之海中突然開口道,讓江玄神色頓時一變。

“聖兵?

超越天階級彆的聖兵?”

江玄忍不住在精神之海中問道。

“冇錯。”

小天點了點頭,語氣凝重道:“不過,那青色小鼎,似乎曾經遭受到了什麼重創,我能感應到,其中的大部分聖源之力,已經消失了,說起來算是半聖兵,不過即便如此,也是擁有一絲聖人之威,無比強大,江玄,你一定要小心。”

“嗯。”

江玄點了點頭。

他看向高空中那青色小鼎,感受著鋪天蓋地而來的強大威壓,神色並不畏懼,其眸子中的反而有金光閃耀,彷彿能夠洞穿虛空,直射一個人的神魂。

“小子,你死定了!”

為首那名青年男子讓其部下後退,隨後他邁步高空,一手按下。

轟隆!那青色小鼎,頓時從巴掌大小的小鼎,變成了一座百丈高大的巨大鼎爐,宛若一座大嶽,轟然落下。

“武皇淩九霄!”

這一瞬間,江玄大吼出聲,渾身綻放璀璨光輝。

一尊模糊的巨大武皇虛影,英姿雄偉,在江玄背後顯化,巨大的雙手,轟然舉起,將那尊青色巨鼎,硬生生托舉而起。

百丈武皇,佇立於天地間,托舉巨鼎,頂天立地!這一幕,極具震撼。

周圍,無論是西門雪歌,還是一眾傭兵,都是看傻了眼,被深深震撼到。

武道修行到最後,一舉一動能夠撼動山河,摧枯拉朽。

這,在此時江玄和那為首青年男子身上,體現得淋漓儘致。

兩人的大戰,就簡直是如同傳說中的至尊強者在搏殺,驚天動地,異象紛呈。

“武皇淩九霄?

這不是武皇殿幾大傳承意境之一嗎?

你一個小小的元丹境弟子,怎麼可能身懷此等傳承?”

為首青年男子看著底下的一幕,神色難看到了極點,他的目光有著驚疑不定。

江玄如此年紀,又有著如此戰力,還傳承武皇殿的不傳之秘。

莫非,這小子,是武皇殿中某個大人物的子嗣?

“你究竟是誰?”

為首青年男子冷冷喝道。

“死人,不需要知道那麼多。”

江玄淡漠一語。

“哼,你隻是堪堪抵擋住了我的青鼎,你如何殺我?”

為首青年男子森然冷笑,語氣中帶著一份不屑。

“那你可看好了!”

江玄嘴角劃過一絲冷意的弧度。

幾乎就在下一瞬。

“神龍威壓!”

嗡!黑暗的天際下,夜幕籠罩,一頭金色的神色虛影,緩緩在高空上升騰翻滾。

仿若一代至尊,在俯瞰著下方的螻蟻。

“這是什麼?”

那為首青年男子下意識地朝著高空望去,頓時便是見到了那金色的神龍。

冰冷、漠然,不帶任何感情,高高在上,猶如帝王一般。

“嘩啦!”

一道金色的光芒猛地從神龍口中噴出,其猶如一道九天神雷落下,直接將那為首青年男子的神魂洞穿。

“啊!”

這一刻,青年男子捂住頭顱,發出了淒厲的慘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