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九星神龍訣 >   第709章:突破

-

“這顆心臟對我無用處,我想你應該需要。”

雲落凡神色平靜地說了一句,隨後他便朝著大殿的深處走去。

“唰!”

江玄點了點頭,大手一吸,隨後便是將其直接抓在了手中。

“嗡!”

不過就在下一刻,隻見這黑色心臟在接觸到江玄手掌的一刹那,竟然直接融入他的體內,衝入江玄的靈脈之中。

“轟!”

當下,一股無比邪惡的氣息,頓時便在在那靈脈中爆發開來。

“不好,這黑色的心臟竟然還蘊藏著一絲靈智,看它的樣子應該是要吞噬我的靈脈,然後再吞噬我的一身的靈力。”

江玄目光一凝,九星神龍訣當即爆發開來。

“昂!”

伴隨著一道清澈嘹亮的龍吟聲,隻見一條巨大的金色神龍,猛地出現在了江玄的體內。

其聲震天,竟直接將那黑色心臟中的邪氣給直接鎮壓下去。

“呼!”

鎮壓了那黑色心臟後,江玄大大的吐了一口氣。

滴答!而此時,靈脈中,那黑色心臟被金色神龍的意誌直接鎮壓住了,那恐怖的威壓甚至將其撕裂出了一道裂口,其中有著一道道宛若紅瑪瑙般的血液流淌而出。

“嘩啦!”

而當那些血液注入江玄的靈脈之後,一股龐大到極致的靈力,頓時讓江玄渾身光芒大放。

“哢嚓!”

伴隨著體內一道破碎聲響起,江玄的修為,在這一刻,頓時衝破瓶頸,踏入了元丹境九重後期。

“這……”感受著修為的突破,江玄神色一喜,同時也有著愕然。

自己之前一路斬殺了那麼多的邪族人,修為都冇能突破半分。

但如今,這隻不過是那黑色心臟中的一滴血液,就讓自己的修為又有了提升,踏入了元丹境九重後期。

好恐怖的心臟!江玄目光火熱,他的精神感知力沉入體內,看著那石榴般大小的漆黑色心臟,隻覺得自己這一次算是撿到寶了。

一滴血液竟然就蘊藏著如此磅礴的精純靈力。

若是能夠吞噬完整個黑色心臟,那自己的修為,的定會有一個恐怖的提升。

“再吞噬一滴血液。”

江玄心中唸叨著,便想要再吞噬一些血液。

不過就在這時,那黑色心臟中突然散發出一股凶威,宛若凶獸在咆哮。

而那血液,則是半天也冇有再滴落半點下來。

這讓江玄有些詫異。

“江玄,這黑色心臟,應該是萬載前某個邪族強者的心臟,你不能壓迫得太緊,畢竟你如今修為太低,可能會控製不住這黑色心臟。”

小天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帶著一份提醒。

“我明白了。”

江玄點了點頭。

小天的意思他懂,這事需要慢慢來,他隻能慢慢壓迫這黑色心臟,一點點榨乾其中的血液。

唰!江玄心情大好,但他舉目望去,卻發現雲落凡已經不見了。

“雲落凡。”

江玄呼喚了一聲,邁步朝著大殿深處走去。

走了片刻後,他來到了大殿的儘頭。

江玄視野中,出現了一間破落的密室,那裡麵光線昏暗,空氣冰涼,雲落凡正蹲在一具枯骨麵前,盯著那一隻乾枯的手掌。

“是那枚戒指?”

江玄看到了,雲落凡盯著看的,是戴在那枯骨手掌上的一枚藍色的戒指。

“嗡!”

雲落凡伸出手,想要將那戒指給奪過來。

但就在雲落凡指尖剛剛觸碰到那戒指的刹那,一股劇烈的光芒,刺目無比,頓時在那密室中閃耀。

唰!幾乎就在這一刻,雲落凡的身影,連帶著那戒指和枯骨,都是消失在了密室之中。

“雲落凡!”

江玄神色一驚。

他立馬邁步走入了那密室之中,但卻冇有發現雲落凡的蹤跡。

“那枯骨周圍,一定有著什麼空間挪移的靈陣,而且那戒指,就是觸發空間挪移陣法的源頭。”

小天在精神之海中猜測說道。

“無妨,雲落凡的身份神秘,手段也十分恐怖,他應該不會有事的。”

江玄喃喃一聲,隨即轉身,直接原路返回。

他剛纔看了一眼四周,這裡根本就冇有任何其他的通道,隻有從原來跳下來的位置再上去,希望炎耀已經離開。

……一個時辰後。

無儘深淵邊緣。

唰!一道白衣身影從無儘的地底爬上來,隨即閃身重新站在了大地之上。

江玄四周望瞭望,發現一道身影都冇有。

他神色一喜。

看來,炎耀已經離開,甚至是說不定,炎耀認為自己已經死了。

“哼,等我踏入洞玄境,要是再遇到炎耀,必殺你報仇!”

被追殺得如此狼狽,江玄自然十分憤怒。

他對於那炎耀,如今也有著濃鬱的敵意。

“一個月的時間就要過去了,我還是抓緊時間尋找天地聖火纔是。”

江玄按照記憶中的路線,迅速朝著一個方向飛射而去。

本來他就要到那個方向,幫助小天掠奪天地聖火。

但半路上,卻是跳出來了炎耀,耽誤了不少時間。

希望,現在去還不遲。

……五日後,江玄終於抵達了目的地。

此時,他來到了一片蔥蔥鬱鬱的大河邊緣,隻見在那河水的中央,生長著一株株奇異的荷花。

而在那荷花的中心,還燃燒著一團熾盛無比的粉紅色火焰。

“靈花聖火。”

小天在精神之海中開口道,其語氣中帶著一份激動,它連忙道:“江玄,這種是吸收了千年靈氣才形成的花火,要是小爺我能夠將其吞噬了,莫說是修複神魂,即便是想要突破神魂的等級,也不無可能可能啊。”

“小天你放心吧,我會儘力幫助你將這靈花聖火給奪過來的。”

江玄點了點頭,隨後立即朝著那大河中心而去。

不過,江玄剛冇走兩步,他便是見到了兩幫人馬,此時正在河水中廝殺,看那模樣似乎也在爭奪那大河中心的靈花聖火。

而讓江玄目光一閃的是,他竟然在那廝殺的兩幫人馬中,見到了一個熟人。

“炎耀?”

江玄喃喃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