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九星神龍訣 >   第710章:到手

-

此時,這兩幫人馬中,位居左側的一方,竟然是炎耀率領的烈焰傭兵團。

炎耀此時依舊數日前的裝扮,他一身火焰大袍,整個人顯得英姿雄偉,不怒自威,渾身上下帶著一股強大的威勢。

“這團靈花聖火,我守了將近五天五夜,隻有我淩劍宗纔有資格擁有。”

與烈焰傭兵團敵對陣營中,一個身軀魁梧的大漢走了出來。

他手中握著一柄一米多長的紫色長劍,身上沖天的劍意,將周圍的河水,都儘數切割破碎,景象駭人至極。

顯然,這淩劍宗,也是附近一股不弱的勢力,能夠與烈焰傭兵團叫板。

“哼,劍魔,我知道你最近修為到了一個瓶頸,急需天地靈寶來淬鍊肉身突破,不過,你運氣很不好,我同樣修為進入了一個瓶頸期,這靈花聖火,乃是無主之物,誰規定守的時間越長,就是誰的?

這樣未免也太幼稚了吧。”

炎耀同樣神色倨傲,此時他說著,身上一股火焰湧動,漂浮在空中,氣息如火山般爆發,恍若一位火人一般,十分可怕。

“兄弟們,給我殺!”

幾乎就在炎耀話落的瞬間,那淩劍宗的劍魔猛地大喝一聲,他也是迅速朝著大河中央那靈花聖火衝去。

“殺,奪取靈花聖火!”

炎耀這一刻也是猛地大吼開口,身上火焰萬丈,釋放可怕的殺機。

轟!轟!轟!當下,一道道極為可怕的碰撞猛地出現,淩劍宗和烈焰傭兵團的強者,此時全部廝殺在了一起。

而這一刻,底下的那片大河中,本是清澈的河水也是瞬間被其染紅。

“好機會!”

見此,江玄眼神微亮。

他本來還在想怎樣才能在兩幫人馬中掠奪這靈花聖火。

但如今看來,這兩方人馬如今都陷入廝殺中,要是自己偷偷潛伏過去,說不定便能夠直接將那靈花聖火給掠奪過來,坐收漁翁之利。

“唰!”

江玄當即閃身來到了了那大河區域。

周圍,無數人在不斷的廝殺,根本冇有誰會注意到此時戰場上混入了一個陌生的白衣青年。

江玄雙目注視著大河中央,旋即迅速的朝著那靈花聖火衝去。

“找死!”

一道怒吼聲猛地在周圍響起。

隻見一名烈焰傭兵團的傭兵,他看到了江玄,見他麵生,以為是淩劍宗弟子,頓時手中巨斧猛地劈了下來。

“哢嚓”不過江玄不慌不忙,隻是簡簡單單一拳轟出,直接將其手中斧頭給打碎,連帶著那傭兵,都是一拳轟殺。

而此時,江玄觀察到了,炎耀和劍魔已經遠離這片大河區域。

他們兩人,都是洞玄境後期的強者,實力恐怖,破壞力驚人。

兩人大戰,遠離大河區域,第一是怕戰鬥餘波傷害了自己的屬下,第二,兩人則是怕他們的大戰,無意中毀壞了那靈花聖火。

因此,兩大強者,遠離了這片大河區域。

而這,正好方便了江玄。

若是炎耀和劍魔一直就守護在靈花聖火的周圍,那就冇什麼機會了。

不過如今看來,兩人似乎之前就認識,並且有著恩怨,竟然直接跑到遠處搏殺血戰去了。

“正好便宜我了。”

江玄嘿嘿一笑,目光火熱,不再保留,整個人的氣勢一瞬間釋放,直接將攔路的眾人全部鎮殺。

“哢嚓!”

他一手抓出,將那燃燒火焰的靈花給掠奪,隨即光明羽翼啟動,瞬間化為一道金光,消失在了這片地域。

“嗯?”

“是你小子!”

幾乎就在這一刻,遠處傳來炎耀和劍魔的憤怒大吼聲。

不過他們距離太遠,根本來不及阻擋江玄了。

劍魔神色大怒,但炎耀則是更加驚怒。

他看著那逃走的身影,臉上滿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炎耀怎麼也冇想到,江玄掉落入了那無儘深淵,不僅冇有死,反而修為又有所突破了。

難道,這小子之前掉進那無儘深淵,是得了什麼機緣造化不成。

“不可能!我不信!”

炎耀神色猙獰,發出滔天怒吼。

但此時,江玄已經徹底消失在了這片大河區域,炎耀想追也追不上了。

他目光陰沉到極致,對著江玄逃去的方向咆哮道:“小子,下一次再讓本座碰到你,本座定要將你這小子碎屍萬段!”

……唰!距離大河區域的遙遠邊緣地帶,江玄停下了身影,此時他的麵色有些蒼白。

不過他的眸子中,卻是帶著一抹喜色。

剛纔那搶奪聖火,可真的是凶險萬分。

要不是他時機把握得好,隻怕如今自己已經被兩大暴怒的洞玄境後期強者鎮殺了。

“小天,這聖火,交給你了。”

江玄直接將那靈花聖火送入了自己的精神之海中。

“嗯。”

小天點了點頭,整個神魂都是進入了那靈花聖火中,開始默默吞噬和煉化,再次陷入了沉睡之中。

“希望下一次小天你甦醒之時,能夠再次蛻變。”

江玄微微一笑,心中暗自喃喃一聲。

他知道,小天來自一個神秘的地域,或許都不在天靈大陸上。

而且,小天身上,也還揹負著血海深仇,它日後需要回去與自己的兄弟一決雌雄。

即便自己得到九星神龍訣,但修行至今,若不是有小天,自己不可能進步這麼快。

因此小天雖然隻是提及過一次有關自己的事情,但江玄一直默默記在心裡。

江玄心中相信,總有一天,自己能夠幫助小天,奪回本屬於小天自己的東西。

一日後,江玄走出了這片黑暗山穀中的小世界。

外麵,不少幾日前譏諷江玄和西門雪歌進入黑暗山穀必死的不少武者,站在外麵。

他們,似乎還是冇有下定決心,進入黑暗山穀中。

不過,就在江玄走出來時,周圍一個個武者猛地發出了一道道驚呼聲。

“什麼?

這小子居然還活著,他真的從黑暗山穀中出來了?”

“這怎麼可能,這黑暗山穀中,不是說蘊藏著凶險嗎?

怎麼這小子不僅出來了,而且,氣息還變強了不少。”

“莫非,他在這黑暗山穀中,是得到什麼機緣造化了嗎?”

周圍,不少武者見到江玄平安無事走出來,眼中頓時湧現了一抹火熱與陰狠,顯然這些人已經生出了殺人奪寶的心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