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不知道,在這古城中的真正強大存在,被隱藏在暗中的人族和靈獸族強者給牽製住了,冇辦法出手,而那邪族古城中,可是隱藏著諸多邪屠族的財富,大家都想攻破這古城,掠奪財富。”

年輕男子說著,隨即縱身一躍,立馬朝著那邪族古城中衝去。

“我就知道,這些人冇有這麼好心,他們隻是想要攻破這古城,掠奪邪屠族的財富。”

江玄喃喃一句,隨即他目光一亮,也是朝著那邪族古城中飛射而去。

真正邪屠族中的強者,已經被人族和靈獸族中的強大存在牽製住,這可是一個渾水摸魚的好機會。

江玄很清楚,自己擁有著精神力的探查,在這種混戰中,有著得天獨厚的便利。

縱然小天陷入沉睡,但如今隨著靈精神力的強大,江玄使用自己精神力探查,在小範圍內,也是足夠了。

畢竟,那邪族古城麵積,並不是太大。

江玄的精神力,足夠覆蓋大半個邪族古城了。

“轟隆隆!”

“轟隆隆!”

當江玄來到了那邪族古城邊緣的時候,他頓時看到了無數武者,爆發出強大力量,光芒閃耀整個天地,正在奮力搏殺。

“吼!”

“吼!”

“吼!”

此時,那邪族古城內部,也是有著一個個邪族強者,手持古戟、魔刀、血弓等等,與無數人族和妖族的強者血戰在一起。

恐怖的大戰,讓周圍整片天地,都在劇烈的震顫。

這種可怕景象,讓江玄神色震動。

江玄年少時候,便曾在一些古籍上看到有關蓋世強者的相關記載。

但那時他對於這些強者的認識,有些模糊。

直到今天,他看著那驚天動地的大戰,光芒閃耀九霄,戰氣震盪穹宇,恐怖的力量,能夠撕裂天地。

江玄這才逐漸明白,何謂蓋世強者。

這場大戰,無比慘烈。

血色的殺氣,衝向九天,將整片天宇,都是染成了紅色。

不過此時,江玄隻是微微感受一下,便是立馬朝著邪族古城中心潛伏而去。

他擁有精神感知力,能夠快速尋找到最好的潛伏路線。

“嘭!”

一拳轟殺掉一個元丹境九重的邪族強者,江玄來到了邪族古城的深處。

而就在江玄秘密潛伏朝著古城中心疾馳而去的時候。

邪族古城中,一座黑暗殿宇,地底十層空間中。

一個身穿暗金色衣袍的威嚴男子,正站在一寶座前方。

這威嚴男子雙眸漆黑深邃,湧動著邪氣,彷彿兩個深不見底的黑洞一般。

此人,便是邪屠族中一位十分強大的存在,名為不死魔皇。

此時,他正盯著漂浮在麵前漆黑寶座上的一副寬大的畫卷。

冇錯,就是一副畫卷。

那畫卷中,描摹的乃是一片蒼茫大地。

大地上,各自佇立著五頭身軀雄偉的古老獸皇。

在那東方,描摹的乃是一頭猛虎,它仰天嘶吼,周身有雷光閃耀。

西方天宇,描摹的則是一隻矯健的雄鷹,它目光銳利,,周圍環繞著無儘風暴。

南方之地,傲立著一頭金鳳,它氣息高貴,渾身身燃燒熾盛烈焰。

北方之巔,描摹的乃是一頭白熊,它周身冰雪環繞,帶著無儘的蕭瑟之意。

至於在那最中央,則是蜿蜒盤旋著一條金龍,它仰天怒嘯,彷彿能夠震動山河萬裡。

“獸皇圖……這可是當年邪幽大帝手中,最為神秘的寶物了,據說隻要聚集這五大獸皇身上的血脈之力,就可以讓這畫捲髮揮其恐怖威能,其品質,遠遠不止四階聖兵這麼簡單。”

不死魔皇突然淡淡說道,那聽似平靜的語氣中,卻隱藏著一顆巨大的野心。

“魔皇大人,如今邪幽大帝的時代,早就過去了,不如大人您將這藏有邪幽大帝殘唸的獸皇圖直接煉化,掠奪邪幽大帝的氣運。”

突然,一個身披黑袍的年輕男子邁步而來,抱拳說道。

這黑袍男子,絕對是不死魔皇的心腹。

“絕命,你太沖動了。”

不死魔皇搖了搖頭,眸子帶著一份苦澀,道:“這獸皇圖,是那位大人交給我的,讓我喚醒邪幽大帝的意誌,我暫時的實力,還無法對抗那位大人。”

話落,不死魔皇看向身旁的黑袍男子,道:“這張獸皇圖,終究不屬於本座,絕命,你在此守護這獸皇圖,本座出去,啟動大陣,接引這獸皇圖中殘留的邪幽大帝殘念。”

“是,魔皇。”

黑袍男子頓時單膝跪下,抱拳道。

“嗯。”

不死魔皇點了點頭,隨即身軀一動,已經消失在了這地底第十層空間。

……“終於感應到了一種強大力量波動。”

江玄潛伏進入邪族古城中心,他來到了一座黑暗殿宇的不遠處。

這個時候,江玄的精神力散發出去,能夠感應到一種劇烈的力量波動,從那黑暗殿宇的底下空間傳出。

“這黑暗殿宇底下,絕對藏有強大異寶。”

江玄暗自喃喃一聲。

雖然他如今還有些不確定,但現在,已經冇有那麼多時間讓他去考慮什麼了。

江玄可不想參與到這場大戰,他隻想渾水摸魚,撈一筆好處就跑路。

不過,就在江玄準備朝著那黑暗殿宇走去的瞬間,他突然察覺到了一股無比強烈的危機感。

唰!江玄縱身一躍,直接跳上了周圍的一株大樹之上,收斂了氣息,隱蔽了起來。

他的目光透過枝葉,盯著那黑暗殿宇的方向。

那突然出現的強烈危機,便是從那黑暗殿宇的方向傳過來的。

沙沙!果然,就在下一刻,江玄見到了,那黑暗殿宇中,幾道身影邁步而出。

為首之人,乃是一個威嚴男子,其瞳孔漆黑深邃,仿若兩團漩渦。

“此人,絕對是洞玄境中的強者!可能是五重,甚至是五重以上的恐怖存在!”

這一刻,江玄直接釋放金龍丹魂,他整個人瞬間處於絕對的冷靜中。

強大的感知力,讓江玄一瞬間捕捉到了這威嚴男子的氣息。

“此人,說不定就是剛纔那人口中邪屠族的不死魔皇,在這裡設置大陣,以此來複活邪幽大帝。”

江玄心中暗暗想著,“這麼說來,那黑暗殿宇中,可能潛藏著有關邪幽大帝的東西,莫非我感應到的異寶,和邪幽大帝這種萬載前的強者有關?”

江玄暗感震動,在考慮要不要進入那黑暗殿宇中。

畢竟,冇有小天神唸的全部探索,前方一切都還是未知的,可能隱藏著大凶險。

“唰!”

“唰!”

而就在江玄暗暗思慮的時候,不死魔皇已經帶著幾個手下,從黑暗殿宇門口離開,似乎趕往不遠處的邪族古城戰場。

“好機會。”

唰!見到不死魔皇離開,江玄心中一喜,直接從大樹上跳躍下來,朝著黑暗殿宇潛伏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