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給我滾開!”

“我們林泉師兄要兌換邪珠,誰要耽誤了時間,後果自負。”

此時,除了那尖嘴猴腮的弟子,林泉背後又走出來兩名弟子,紛紛對著周圍大喝道。

唰唰唰!話落,越來越多的人紛紛讓開了道路,到了最後,整個藏寶大殿中央那條道路上,隻剩下江玄一人。

不遠處,林泉看著這一幕,嘴角頓時露出一抹不屑。

這些弟子,在他眼中都是廢物,竟然連反抗的勇氣都冇有。

不過,就在這時……“嗯?”

林泉本要走上前,不過他卻發現在那道路的中央處,竟有一道白衣身影擋在了那裡,一動不動的。

此人,竟然敢無視自己?

林泉眼中頓時閃過了一抹冷色,他猛地道:”小子,快給我滾開。”

“你確定,讓我滾開?”

江玄緩緩轉過身來,看向那林泉。

“嗯?

你是江玄?”

林泉本來冷厲的神色頓時一變,他有些陰晴不定,道:“冇想到,你居然能夠在孟康的手中逃脫。”

孟康?

江玄眉頭一挑。

看來,這林泉在淩帝盟中的地位不低,竟然知曉孟雲讓其大哥孟康在自己離開時,追殺自己。

不過有一點,林泉不知道,江玄能夠重新回到宗門,並不是從孟康手中逃出來的,而是他將那孟康給擊殺了。

要是林泉知道了這個真相,說不定早就逃離了這藏寶大殿。

“哼!你活著回來又如何,得罪了我淩帝盟,你也隻有死路一條。”

林泉冷冷一笑,雖然有些驚詫江玄能夠從孟康手中逃走,但他依舊冇把江玄放在眼裡,他譏諷道:“今天我正好心情很不好,現在你立馬在我麵前滾,我可以不殺你,免得臟了我的手。”

“你算什麼東西,也敢讓我滾?”

江玄反唇相譏道。

“什麼?

小子,你敢對我這麼說話?”

林泉本是冷笑的神色,頓時變得陰沉下來。

江玄這個新人弟子,竟然敢挑釁自己的威嚴?

簡直罪不可恕!不過想到了這藏寶大殿不能動武,林泉硬生生壓製住了自己的殺意,隻是狠狠看了江玄一眼,眼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哼。”

對此,江玄隻是冷哼一聲。

這林泉不過是外宗排名第十五的弟子,江玄或許之前還有所忌憚。

但經過死亡之地的一番曆練,他的實力,提升得實在太多了。

可以說,江玄的實力,比之一個月前,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彆說林泉,就是外宗十王中排名第一的弟子到來,江玄都不放在眼裡。

這不是狂妄,而是一種對於自身實力的強大自信。

“哼。”

見到江玄依舊不讓路,林泉眸子陰沉。

但迫於門規,他冇有出手。

畢竟,這藏寶大殿中,可是有著守護者,他不過是淩帝盟中的外圍成員,還不敢那麼放肆。

“長老,我來此兌換貢獻點。”

林泉似乎是挑釁似的,看向江玄的方向,將身上乾坤袋中的邪珠全部傾倒而出。

嘩啦啦!嘩啦啦!幾乎就在這瞬間,一堆堆邪珠,出現在了整個藏寶大殿。

那沖天的邪族之氣,讓周圍無數弟子都是麵容蒼白。

“長老,清點吧。”

林泉嘴角噙著一絲傲然的笑意,頓時說道。

那藏寶大殿視窗前的長老點點頭,開始清點那堆邪珠。

整整一刻鐘後,這長老神色帶著一份震驚,緩緩開口道:“外宗弟子林泉,一共獲得元丹境九重邪珠十二顆,八重邪珠三百五十六顆,七重邪珠三千四百顆……”“林泉,根據統計,一共獲得貢獻點,一萬四千一百七十三!”

當著長老一句句將林泉身上的邪珠清點出來的過程中,所有人的目光,開始慢慢變得震動,最後到驚駭。

一萬四千一百七十三貢獻點!這,是一筆無比龐大的數目!所有人都是目光露出敬畏,看著林泉。

這麼多的貢獻點,恐怕都足夠兌換一套珍貴無比的王級上品靈訣了。

“不愧是林泉師兄,短短的一個月,就已經斬殺瞭如此多的強大邪族人,乃是我青陽劍宗驕傲。”

周圍,不少人都是驚歎連連。

此時整個藏寶大殿中,即便不少人剛纔因為林泉的霸道姿態而惱怒。

但,他們也不得不承認林泉的實力和運氣,都是豔羨旁人。

而此時,感受著周圍一道道敬畏的目光,林泉心中升騰起一抹傲然。

他看向不遠處的江玄,發現江玄似乎也走到了一個視窗,似乎要開始兌換貢獻點。

見到這一幕,林泉頓時嗤笑起來。

“哼,我倒要看看你小子,究竟獵殺了多少邪族人,彆到時候,一枚元丹境九重的邪珠都拿不出來。”

林泉的譏諷話語,直接在大殿中響起,絲毫冇有想要掩飾的意思。

話音落下,不少弟子都是紛紛應喝。

“這小子不過是個新人弟子,怎麼可能和林泉師兄您比呢!”

“是啊,我打賭這江玄能有幾個七重邪珠就算不錯了。”

“七重邪珠?

你也太高估這江玄,他入宗才短短幾個月,能從那死亡之地活著回來就已經不錯了,你還想讓他獵殺什麼邪族人?

太可笑了。”

周圍,眾多弟子議論著,他們看向江玄的目光,都是帶著一絲不屑。

冇有人相信,這個入宗冇多久的新人,能夠斬殺多少邪族人。

他能從那片邪族人肆掠的死亡之地活著回來,已經是天大的幸運了。

“長老,我所得到的所有邪珠,全部都在這乾坤袋中,希望您能夠仔細清點。”

江玄冇有將乾坤袋中的邪珠倒出來,而是直接讓那長老探查乾坤袋。

這一幕,讓不少人暗中嗤笑。

他們認為,江玄肯定冇有多少邪珠,所以不敢和林泉那堆積成山的邪珠相比,這纔想要隱藏一下。

“哼,我就知道,你小子是在裝模作樣。”

林泉站在不遠處,冷冷看著這這一幕。

所有人都在等待,等待那清點邪珠數目的長老說出江玄那乾坤袋中,到底有幾個邪珠。

江玄也在等待。

此次他在那片死亡之地中,殺了不知道多少邪族強者,更是掠奪了不知道武者的乾坤袋。

自己的邪珠數目,應該能夠兌換不少貢獻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