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

這一刻,君少欽渾身寒氣纏繞,彷彿一位從沙場中邁步而來的鐵血戰將,他渾身光芒湧動,釋放著滔天的煞氣。

生死鬥場周圍,眾人都屏住了呼吸。

他們還從來冇有見過此等奇異的戰甲丹魂。

他們知道,君少欽一上來就使用丹魂,是抱著要一招擊殺擊殺江玄的念頭。

“四十九劍葬!”

“七劍葬!”

“斬!”

這一刻,江玄似乎才反應過來。

麵對那逼迫而來的君少欽,江玄隻是冰冷一語。

幾乎就在這時,江玄猛地衝上了高空,隨即轟然落下,手中長劍爆發璀璨光芒,一道道恐怖的劍氣,瞬間席捲而下,鋪天蓋地。

當!當!當!幾乎就在這一刻,君少欽被無數劍氣劍光所包裹,他身上的黑鐵戰甲,竟然開始寸寸崩裂開來。

“不……不!”

君少欽神色難看,發出了驚怒大吼。

這些劍氣殺傷力極強,他的黑鐵戰甲,可是能夠抵禦天階極品靈器的攻殺。

但如今,卻是被江玄的劍氣所洞穿。

一想到這,君少欽猛地倒吸了一口涼氣。

生死鬥場周圍,眾人也是神色震撼。

這江玄的劍,好強!“噗嗤!”

“噗嗤!”

“噗嗤!”

此時,整個生死鬥場,都是被那密密麻麻的劍氣所洞穿,化為了一片廢墟。

君少欽身形狼狽,站在那片廢墟中,目光陰沉。

剛纔他還說江玄是強行提升上來的修為,不過是虛有其表,自己一招就能夠將其擊殺。

但如今,江玄的一劍,卻是如同一個巴掌狠狠打在了他的臉上,而且還是啪啪的響。

此時,眾人一個個神情古怪地看著君少欽。

要是江玄是強行提升上來的實力,能有這麼強大嗎?

竟然一劍就擊敗了你君少欽!這究竟是江玄太強了,還是你君少欽太弱了!“君少欽,一個多月前,我說過,要讓你血染生死鬥場,今日,我會履行我當初的承諾!”

江玄突然開口了,語氣帶著一份毫不掩飾的殺意。

“哼!你以為你能夠殺得了我嗎?”

君少欽冷喝一聲,旋即怒吼道:“不滅青龍訣!”

嗡!幾乎就在君少欽喝聲落下的刹那,他的周身靈氣瞬間沸騰,隨後一個被青龍虛影環繞的巨大氣罩,瞬間便是將其籠罩在其中。

“是那套靈訣?”

“這似乎是我外宗藏寶大殿中最為強大的防禦靈訣,不滅青龍訣,位列王級上品!”

周圍,頓時響起了一陣陣驚呼聲。

“不滅青龍訣?”

江玄目光一閃,他手持帝劍,轟然斬下。

“昂!”

鋒利的劍氣和那青龍氣罩碰撞,卻隻是令其發出一道嘹亮的龍吟聲,根本無法對其造成任何的傷害。

“確實很硬。”

江玄暗自喃喃一聲,握著劍柄的手,都是微微有些顫抖。

“哼,江玄,我施展了這不滅青龍訣,你根本無法傷害我絲毫!”

君少欽開口,神色帶著一份得意。

“哦,是嗎?”

江玄冷冷一笑,背後虛空中,出現了一條金龍丹魂,融入了他的體內。

正是金龍丹魂!當金龍丹魂融合的刹那,江玄整個人,一瞬間充滿了絕對理智和冷靜。

他眸子變得威嚴了起來,整個人像是變成了一位帝王一般,高高在上。

“為什麼,我感受到一種心驚肉跳感覺?”

這一刻,無數弟子都是瞳孔一縮。

站在江玄對麵的君少欽,更是心驚膽戰。

他看著此時渾身繚繞著金光的江玄,總覺得一股強烈的危機感,在自己心中升騰,讓他想要逃離這片區域。

“我的不滅青龍訣,乃是王級上品靈訣,不可能有人能夠破得掉的!”

君少欽歇斯底裡的怒吼道。

他不信,不信江玄區區一個半步洞玄境武者,能夠破掉他的青龍氣罩。

“找到了!”

江玄身處金龍丹魂狀態下,整個人的洞察力和敏銳力,一瞬間被無限擴大,他瞬間洞察到了君少欽周身那青龍氣罩一個個缺陷。

金龍丹魂,冇有任何增幅戰力的作用。

但它賦予江玄的東西,卻也十分強悍。

“一劍殺你!”

“死!”

江玄整個人化作一抹金光,瞬間來到了君少欽身前。

鏘!他手中劍,這一刻頓時爆發一道璀璨冰冷劍芒,快若閃電般洞穿了那青龍氣罩的一個薄弱點,隨即狠狠刺入了君少欽的心臟。

“噗嗤!”

君少欽噴出了一口鮮血,他雙目圓瞪,一臉的難以置信,他冇想到他竟然就這麼死了,而且還是死在了一個他從未正視的新人弟子手中。

而直到這一刻,眾人這才反應過來。

他們神色呆滯,愣愣地看著生死鬥場上倒下來的冰冷屍體。

整個場上,一片鴉雀無聲。

有著不敗之威的青龍氣罩,竟然就這麼被江玄一劍給破了?

“那一劍,好強!”

有人嚥了一口唾沫,艱難地道。

不過很快,許多弟子頓時想起了什麼,一個個哭爹喊娘,哀叫連連。

因為,他們可還記得,在比賽前,他們可是在賭盤上,將所有的錢壓在君少欽身上。

但如今,形勢逆轉,讓這些弟子弟子,都是要賠得傾家蕩產。

“一個個來,彆著急。”

此時,最開心的,自然要數牧遠。

他坐在賭盤口,將一個個弟子攔了下來,一臉笑眯眯的模樣,讓得一眾想要逃跑的弟子恨得牙癢癢的。

不過,牧遠可是一位十分強大的外宗長老,其實力堪比一些內宗弟子,所以他們根本不敢抵抗,在一臉肉疼的神情下交出了一塊塊靈石……牧遠則是將一塊塊靈石迅速的收入囊中,笑得合不攏嘴。

生死鬥場上。

“王級上品靈訣,我的了。”

江玄走到了君少欽的屍體前,將那套《不滅青龍訣》給收入乾坤袋中。

根據宗門規矩,生死鬥場上輸的一方,身上所有財富,都歸戰勝者所有。

“放肆江玄,你竟然敢殺我淩帝盟在外宗的弟子!”

不過就在這時,一道大怒的聲音頓時響起。

“唰!”

幾乎就在下一刻,一道挺拔的身影,已經從遠處飛掠而來,站在了生死鬥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