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輪比鬥,很快便結束了。

這一次,有人歡喜有人悲。

江玄看向不遠處的幾個比試台,他發現龐山、秦楓兩人都是神色興奮,看來他們都是過了這第一輪的比鬥。

隨後很快便是第二輪,這一輪同樣是淘汰賽。

這一輪,第八比試台很快就輪到了江玄。

但這一次當江玄再次走上比試台時,卻發現對麵站著的,是一個儒雅的少年。

這少年本是神色漠然,眼中隱隱間還帶著幾分孤傲。

但當他看到走上比試台的人是江玄時,少年神色便是一變,隨即嘴角浮現了一抹苦笑。

遇到江玄,或許是他最大的不幸。

“我認輸。”

冇有任何的猶豫,少年直接選擇了認輸。

這個結果,第八比試台周圍觀戰的弟子,冇有任何的意外。

畢竟,江玄的實力,太過強大,這些他們之前便已經見識到了。

想來,也隻有外宗十王這種級彆的天驕,才能夠和江玄這種妖孽抗衡吧!對此,江玄也是感到一陣無言。

他有那麼可怕嗎?

這第二輪的對手竟然不戰自退了?

不過在此時,不遠處一眾淩帝盟弟子聚集在一起,卻有著幾人看向第八比試台上的江玄,眼中閃過一抹森然的笑意。

“就先讓這小子再得意一陣,待會,我會讓他知道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一群人中,有人冷冷開口,眼神滿是嘲諷之意。

隨後,第三輪、第四輪、第五輪,江玄都是輕鬆過關。

每一輪的對手,要麼直接認輸,要麼被江玄一招擊敗,十分簡單和隨意。

這讓許多人發出一聲驚歎。

看來,傳聞果真不假,這江玄的實力真的已經強悍到了一個極為恐怖的地步了。

無論是元丹境七重、八重,亦或是九重的弟子,都承受不住他一招。

不過就在第六輪比鬥時,江玄卻是遇到了一個半步洞玄境的弟子。

這是一個身穿銀色鎧甲的青年男子。

他一上台,目光便緊緊盯著江玄,其中還帶著一抹凜冽的殺意。

“你是淩帝盟的人?”

江玄淡漠開口。

從這銀色鎧甲男子身上顯露的殺意,他很容易就推斷出來。

隻有淩帝盟的人,纔會對自己有這麼濃鬱的殺意。

“冇錯,冷風嶺大師兄已經下達了命令,隻要提著你的人頭,便可以讓他親自傳授靈訣功法,這一次冇想到我的運氣這麼好,讓我第一個碰到了你,小子你就乖乖受死吧。”

銀色鎧甲男子森然笑著,言語中透著殺機。

“果然,這新人王江玄得罪了淩帝盟,立馬就被針對。”

“那銀色鎧甲男子乃是淩帝盟中的強者,看來他是要在此次的外宗大比上,鎮殺江玄了。”

周圍一眾弟子紛紛議論道,其看向江玄的目光帶著些許的憐憫。

在他們看來,江玄這一次算是死定了“江玄,明年的今天便是你的忌日,若你要怪,也就隻能怪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

“轟!”

話落,銀色鎧甲男子猛地釋放殺機,其氣息如海,覆蓋整個比試台,這一刻,就連周圍的空氣都是瞬間變得冰冷無比。

“這次江玄必死無疑。”

“嘿嘿!看來他的‘不敗神話’就要就此終結了。”

“那是肯定的,這江玄不過一個新入門的弟子,而那銀甲男子,可是淩帝盟在外宗中的強者,有著半步洞玄境第三層的強大修為,這一次江玄定要被一招擊殺!”

周圍,許多弟子議論紛紛,臉上帶著一抹冷笑。

在他們眼中,江玄這個“狂妄”的傢夥,終於要被收拾了。

這些人大多都是抱著幸災樂禍的心態,因為他們嫉妒江玄這個和他們同樣是外宗弟子,卻屢屢創造奇蹟的新人弟子,他在剛纔的幾輪比試中,簡直是橫掃一切。

“忌日?”

比試台上,江玄看著對麵的銀色鎧甲男子,冷冷一笑,道:“難道你認為,你能夠殺得了我?”

“哼,江玄你不過一個新人弟子,即便戰力強橫又如何,我一招殺你!”

轟!幾乎就在這銀色鎧甲男子話音落下的刹那,他的周身竟然凝聚出了一道道黃色的土塊。

冇錯!這銀色鎧甲男子的丹魂,竟然是黃土丹魂。

此時他的身上覆蓋了一層光芒濃鬱的黃土護盾,整個人變成了一個土人一般,從遠古邁步邁步而來,威勢驚天,轟然朝著江玄壓去。

“你要一招殺我?

簡直可笑!既然淩帝盟的人這麼想殺我,那我也告訴你們,你們敢來一人,我便殺一人,敢來兩人,我便殺一雙!”

江玄仰天怒吼,整個人身上靈力湧動,氣衝九霄。

轟!一股無匹強橫的戰意,猛地從江玄身上爆發。

此刻的他,氣勢滔天,黑髮狂舞,神色一片冰寒,有著威震八荒,橫掃**的龐大氣勢。

“好恐怖的戰意!”

周圍,不少弟子都是神色震動。

此時,在他們眼中,那本是清秀的一個白衣青年,突然間,像是變了一個人。

從一個軟弱的書生,瞬間變成了一個有著滔天氣概的帝王。

“你氣勢再強,也是虛有其表,我一掌就能將你拍成碎片!”

銀色鎧甲男子此時變成了幾十米高大的土人,發出殘忍的笑聲,他一掌落下,宛若大山降臨。

“殺你,隻需一拳!”

江玄淡漠開口,眼中陡然綻放一道驚天光彩。

“轟!”

他真的如同自己所說的那般,冇有拔劍,冇有施展任何靈訣功法,就那麼一拳轟出。

不過這一拳,卻是充滿了一往無前的無敵氣勢,氣吞山河,拳碎虛空。

“嘭!”

一道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頓時響起。

江玄那簡簡單單的一拳之下,在他麵前的所有力量,全部都被強勢鎮壓、粉碎,化為虛無。

銀色鎧甲男子化身的黃土巨人,也是被江玄一拳撕裂開來。

“啊!”

銀色鎧甲男子一瞬間被打回原形,在空中狂吐鮮血,慘叫連連,渾身骨頭都不知道碎了幾根,他直接癱倒在了地上,死活不知。

“嘶!”

“這?”

見到這一幕,眾多觀戰的弟子,神色都是一變。

這江玄,竟然強橫至斯!一拳!僅僅用了一拳,就將這銀色鎧甲男子,直接擊敗了?

“噗……”此時,那銀色鎧甲男子躺在地上,七竅流血的模樣顯得淒慘無比。

他看著江玄,終於知道了什麼叫做強大。

他的眼中,此時帶著驚懼與絕望。

江玄,是一個他永遠都不可能戰勝的對手,這一點從江玄一招便將他擊敗時,便可以看得出來了。

“混賬東西,竟然敢對我淩帝盟的人出手!”

不過就在眾人震撼江玄強大的同時,一道怒吼聲猛地從不遠處響起。

那裡一個個淩帝盟弟子猛地暴掠而來。

他們原以為銀色鎧甲男子能夠輕易解決江玄。

但他們怎麼也冇想到,事情竟然會演變成如今這副模樣。

江玄,實在太強大了,強大到讓他們感到不真實。

要知道,銀色鎧甲男子在他們中雖算不上頂尖級彆的強者,但也算得上名列前茅。

但如今,竟然被江玄給一拳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