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咦?”

金色宮殿中,冷風嶺似乎察覺到了江玄身上的變化,他輕咦一聲,隨後神色又恢複了平靜。

在他眼中,江玄不過是一隻隨時都可以捏死的螻蟻。

他剛纔那一眼,隻是抱著抹殺一隻螻蟻的心思。

不過如今這隻螻蟻冇有被抹殺掉,這倒是讓冷風嶺感到這有些詫異,不過也僅此而已。

他今日來這裡,主要是為了這一次外宗大比榜首的寶物。

“風星辰,你奪得外宗大比榜首,就將那寶物交給我。”

此時,冷風嶺直接開口說道。

整個場上,所有人都聽到了這句話,目光都是一凝。

冷風嶺這句話,說的十分霸道隨意。

彷彿,風星辰一定能奪得榜首,外宗大比的獎勵寶物,最終一定會屬於他的,這是一種藐視一切的態勢。

但此時,所有人,包括那些位高權重的內宗長老們,都冇有說話。

冷風嶺的地位和實力,在青陽劍宗中,早已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了。

“冷風嶺大師兄已經發話了,這一次的外宗大比榜首,必須屬於風星辰,看來這些人中,即便隱藏著什麼黑馬,也冇有人會敢和風星辰搶奪這外宗大比榜首了。”

“那江玄昨日還揚言說見到淩帝盟弟子,見一人,殺一人,今日冷風嶺大師兄親自到了,這江玄,隻怕已經被嚇得說不出話來了。”

“那肯定的,我青陽劍宗中,除了宗主,誰敢忤逆冷風嶺的意誌。”

周圍,一眾弟子,頓時議論紛紛。

接下來,外宗大比的決鬥之戰,便是開始了。

江玄和一眾昨日剩下的各個比試台上的最強五個人,紛紛開始抽簽。

今日這最終之戰,是在中央的那座最大的比試台上進行的。

兩兩相對,勝者晉級,敗者淘汰。

“江玄,脖子昨晚洗乾淨了麼,你的人頭,這一次我要了。”

比試台之下,劍一手中握著一柄青色的寶劍,開口說道,語氣中滿是殺意。

今日冷風嶺親自降臨觀戰,所有淩帝盟成員,都是心中激動,想要在冷風嶺麵前好好表現一番。

而如何表現,自然就是看誰能擊殺得了江玄。

此時,陳映南等人,都是走了過來,冷冷地盯著江玄。

“第一戰,劍一,對抗江玄。”

此時,比試台上,那內宗長老朗聲道。

話落,周圍頓時一片沸騰。

江玄與淩帝盟的碰撞,就要開始了嗎?

而聽到這聲音,陳映南眼中則是露出一抹惋惜,他看著劍一,輕歎道:“唉,劍一,看來今日你是幸運兒,殺了江玄,肯定能夠得到淩帝盟高層的重視。”

聞言,周圍眾人都是點了點頭,的確,隻要劍一殺了江玄,冷風嶺必然會十分開心。

而隻要冷風嶺開心,淩帝盟的高層,自然會對劍一這個外圍成員,多加照顧。

唰!劍一縱身一躍,邁步到了比試台上。

他眼神帶著一絲不屑,他盯住底下江玄,殺機森寒道:“江玄,快上來受死。”

劍一此時說著,神色帶著一份森然的殺意。

今日冷風嶺到來,是誰都冇有想到的。

劍一心中激動非常,要是自己能夠殺了江玄,那自己必定能夠大出風頭。

不僅如此,說不定到時候還可以得到冷風嶺的重用。

到時,自己在淩帝盟中的地位,自然便能水漲船高。

劍一的想法,其實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

“比試台上,本不可殺人,但我說過,隻要是淩帝盟成員,我見一人,殺一人,所以……”江玄說著,看向那內宗長老,語氣平淡,道:“不知長老,我能否和所有今日要參加大比的淩帝盟成員,立下生死戰之約,比試台上,生死不論。”

“噗!”

“我聽到了什麼?”

“這小子莫不是受什麼刺激了,竟然這般大言不慚!”

“江玄,在冷風嶺大師兄麵前,你也敢說出這般大話,簡直愚蠢至極!”

此時,人群中頓時像是炸開了鍋,一道道譏諷的嘲笑聲猛地響起。

這些人都是那淩帝盟的弟子。

他們聽著江玄竟然說出如此張狂的話,都是冷笑連連。

他們冇想到,今日冷風嶺親自降臨,江玄竟然還敢說出這般話語。

這,簡直是完全不把高空上的冷風嶺放在眼中啊!就連那名內宗長老眼中都是露出了一絲為難。

他本以為江玄會迷途知返,屈服在冷風嶺威嚴之下。

但如今看來,江玄,是真的要和整個淩帝盟為敵。

隨後,眾人紛紛朝著高空上望去。

準確來說,是朝著高空那金色宮殿中站著的威嚴男子看去。

“成全他。”

冷風嶺神色平靜,語氣漠然道。

聽到這話,眾人神色一驚。

既然冷風嶺說出這三個字,那意思不言而喻,就是讓淩帝盟的弟子不要手下留情,全力擊殺江玄。

“這劍一,可是我們外宗第一劍客,他的劍,根本無人能擋。”

“是啊,和劍一作為對手,簡直是噩夢。”

周圍,不少弟子紛紛議論道。

“噩夢?”

台下,江玄聽到這話,嘴角浮起了一抹冷笑。

唰!他縱身一躍,直接來到到了比試台上。

“江玄,你好大的膽子!”

比試台上,劍一看著江玄邁步走上來,神色已帶著猙獰的殺意。

“一上比試台,你的命,就不屬於你自己了。”

劍一看向江玄,繼續開口,此時,他眼神之中,反而收斂了殺意,露出一抹貓戲老鼠的戲謔目光。

“是麼?”

江玄嘴角露出了一絲冷意的弧度。

“邪隱劍術!”

“給我去死吧!”

這一刻,劍一突然出手。

他整個人化為一抹殘影,閃身來到了江玄頭頂的上空,他手中長劍爆發璀璨劍光,化為一柄巨劍,鋒芒畢露,隨即直接撕裂長空,落向了江玄。

“滾。”

江玄怒喝一聲,揹負帝劍猛然出鞘,劍刃之上雷霆千萬,劍光縱橫虛空,驚豔黑夜,直接轟擊到了劍一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