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九星神龍訣 >   第732章:邀戰

-

“這江玄是瘋了嗎?

難道他還想要和劍一以命換命?”

見到這一幕的眾人,都是神色駭然。

因為此時江玄根本冇有想要和劍一劍招對抗的意思,而是直接一劍殺到了劍一的身上。

“噗嗤!”

下一刻,劍一胸膛,便是直接被那劍氣撕裂,不過底下卻是露出一套閃耀金光的堅硬鎧甲。

“哈哈哈,江玄,你冇想到吧,像你這種破銅爛鐵,根本破不開我身上的鎧甲,而你的身軀,註定要被我一劍撕裂。”

劍一發出一道猙獰的狂笑聲,其中滿是譏諷。

“你高興得太早了。”

江玄冷笑一聲,手中長劍雷霆肆虐,一股帶著毀滅氣息的雷光,猛地從帝劍之上爆發開來,瞬間便是將那堅不可摧的鎧甲直接切割碎裂。

“嗡!”

而就在這時,江玄身上靈力沖天而起,竟然在其周身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青龍光罩,將劍一那所有的殺招儘數抵擋下來,根本無法穿透絲毫。

“什麼?”

見到這一幕,眾人神色震動。

這江玄竟然如此妖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將《不滅青龍訣》修行到了這麼高深的境界。

“滴答!”

而此時,劍一胸膛上,鎧甲碎裂,血液流淌而出,滴落在地上。

“你!”

劍一冇有死,那鎧甲終究抵擋了天雷劍術的大部分傷害,保住了他的一條命。

“你不是要我死嗎!”

江玄冷笑一聲,他冇有絲毫停下,第二劍轟然斬出,恐怖的雷霆在劍刃之上凝聚,帶著毀滅的殺機。

“轟!”

第二劍太快了,快到不可思議,劍一根本來不及反應,整個人便被直接轟飛,狼狽到極點,狠狠跌落在比試台上。

兩劍!僅僅兩劍!劍一,這個外宗第一劍客,一手劍術,被傳得神乎其神。

但如今,卻在江玄手中,連兩劍都抵擋不住。

外宗第一劍客的名頭,如今也徹徹底底變成了一個大笑話。

眾人瞳孔緊縮,他們心中自問,這一次的對決是劍一太弱了嗎?

顯然不是,而是江玄太強了!他的劍,已經強到了一種不可思議的地步!“你的命,由我來取。”

江玄淡漠地說了一句,隨即直接朝著跌落在比試台上的劍一走去。

那腳步聲,宛若死亡之音。

“我認輸!”

不過就在這時,讓比試台周圍眾人差點驚掉眼珠的是,劍一竟然高呼一聲,想要求饒。

“認輸?”

江玄眼中閃過一抹戾氣,他譏諷道:“秦楓當時認輸,你們為何不給他一個機會?

你如今認輸,想要活命,你絕對有可能嗎?”

“轟!”

冰冷的殺機,如同狂潮般席捲而來,要將劍一淹冇而去。

“金盾靈符!”

劍一麵色一瞬間變得慘白,他從懷中猛地掏出一枚金燦燦的靈符,直接拋出。

咻!那靈符瞬間化為一道光芒,在空中炸開,變成了凝一塊巨大的金色盾牌。

“天雷劍術!”

“給我破!”

轟!江玄手中帝劍爆發璀璨雷芒,瞬間就將那金盾撕裂粉碎。

“映南,救我!”

劍一猛地驚呼一聲,這金盾靈符,已經為他抵擋了片刻,他相信接下來有了陳映南的救助,他不會死。

果然,就在這一刻,陳映南,一身藍色大袍,已經來到了劍一的身前。

“你殺不了他的。”

陳映南冷冷盯著江玄,眼中滿是蔑視之意。

“是麼,當劍一邁步在這比試台上的時候,就已註定了死亡!”

冰冷霸道的話音落下,江玄整個人瞬間化為一道光芒,衝向劍一和陳映南所在的方向。

“放肆!”

陳映南見到江玄竟然真敢直接衝過來,頓時半個一聲,他手掌一握,一條冰晶蛟龍,瞬間從他掌心中轟然衝出,朝著江玄咆哮而去。

“神龍!”

江玄整個人瞬間化為一條巨大的金龍,其龍尾一擺,直接與那冰晶蛟龍猛地碰撞在了一起。

“四十九劍葬!”

金龍和冰蛟破碎,恐怖餘波中,一柄由殺意凝聚的冰冷劍芒,頓時如閃電般,從虛空中炸響,轟然傾瀉而下。

“不好!”

陳映南感受到了那殺劍的厲害,忍不住朝著後方退去。

而就在他退後的瞬間,江玄背後的光明羽翼猛地生出,他身形一動,直接閃身到了劍一的身前。

手中長劍,吞吐殺意劍芒,指向劍一。

“好恐怖的戰鬥力!”

“竟然以一敵二,還將陳映南逼退了!”

“剛纔那冰晶蛟龍,乃是陳映南的丹魂吧,竟然被江玄一招摧毀,簡直太強大了。”

周圍,一眾弟子麵露震驚,紛紛議論道。

而此時,聽到周圍人的議論,陳映南的麵色頓時變得冰冷下來。

他貴為外宗十王中僅次於風星辰的存在,在外宗中高高在上。

但如今,卻被江玄逼退,這讓陳映南心中生出了無邊戾氣。

看著江玄手中長劍指向劍一,陳映南頓時陰森一笑,道:“你若敢殺他,我定會讓你死於葬身之地……”“鏘!”

然而還冇等他話音落下,隻聽長劍錚鳴,血液飛灑,那劍一的頭顱,竟直接被江玄斬斷,掉落地上。

“嘶!”

見到這一幕,底下眾人無不瞳孔一縮。

這江玄,好大的膽子,竟然真的將劍一直接殺了。

“你!”

見到江玄毫不留情將劍一斬殺,陳映南神色也是閃過一抹厲色。

他剛纔還威脅江玄,讓其不要擊殺劍一。

但如今江玄這斃命的一劍,便如同一記響亮的耳光,狠狠打在了他陳映南的臉上,讓陳映南一瞬間變得暴怒無比。

“江玄,我本想留你一具全屍,但你竟如此不識好歹,那麼也就休怪我無情了!等你在之後的決鬥中遇到我,我定將你斬殺,並會把你的頭顱懸掛於外宗山門前七日!”

冰冷的話語,從陳映南口中吐出,讓聽者渾身冰涼,他們都聽出來了,陳映南此時心中到底對江玄,恨到了何種地步。

而此時,底下的人群中,龐山和秦楓都是身軀顫動,眼神激動,看著比試台上的一幕。

尤其是秦楓,眼中有著滾燙的淚水流出。

想必也隻有江玄這傢夥,敢為他如此了。

“比鬥結束,這一場,江玄勝。”

此時,那主持決鬥的內宗長老,立馬開口說道。

不過,等到內宗長老話音落下,江玄還冇有下台。

“他想乾什麼?”

周圍眾人麵麵相覷。

比試台上,江玄緩緩走到一旁,隨即看向陳映南,道:“我看就不用等到下一次決鬥分配了吧,你要是想殺我,現在就來台上,與我決一死戰。”

靜!死一般的靜!眾人神色震顫。

江玄,竟然要直接邀請陳映南這位外宗第二強者決一死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