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隆隆!”

風星辰身軀筆直如槍,他黑髮披散,手握戰王矛,整個人彷彿變成了一位莽荒中的獸王,威勢滔天,一矛落下,山河儘斷,大浪滔天。

“殺你,一矛足矣!“風星辰眼神森寒,殺機密佈,舉手投足間帶著攝人心魄的可怕威力。

他手中的戰王矛,讓風星辰擁有了一股本不屬於他的強大力量。

轟!他手中大矛橫空,一矛落下,瞬間如同一片連綿不絕的黑色大嶽,轟然落下,將整個虛空都震得快要破碎開來。

那種威勢,強橫無匹。

眾人目露驚駭,就感覺快要窒息了。

很難想象,比試台上直麵風星辰的江玄,此時承受著怎樣的壓力。

“哐當!”

不過就在下一刻,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江玄竟然邁步上前,他的體內衝出一尊青鼎,懸浮頭頂上空,竟將風星辰手中的戰王矛所有力量,都化解於無形。

“你這鼎,莫非也是半聖兵?”

風星辰神色震動,有些難以置信。

能夠和戰王矛對抗的靈器,最少也是半聖兵級彆的存在。

要知道,之前江玄對抗內宗長老時,就曾使用過一張聖兵級彆的長圖異寶。

而此時,他手中,再次出現了一件半聖兵級彆的鼎。

不僅是風星辰,此時周圍眾人,也是神色震撼。

原本,江玄在他們眼中,就隻是一個“窮困潦倒”的新人弟子罷了。

但此時,江玄展現出來的實力和底蘊,已經大大出乎他們的意料。

一件聖兵,一件半聖兵。

這,可是許多三級弟子,甚至是聖子,都冇有的身家。

不過,除了震動的目光外,周圍人群中,也生出不少貪婪的目光。

要知道,江玄不過一個半步洞玄境弟子,身上就擁有如此多的異寶。

不少人自然心中自然無比覬覦。

“轟!”

青鼎和戰王矛碰撞。

兩件半聖兵,發出澎湃的恐怖力量。

強大的餘波,讓周圍無數觀戰的弟子,甚至是一些修為低微的外宗長老,都是踉蹌的後退,穩不住身形。

眾人都是身軀顫抖。

這兩人的戰鬥,實在是太可怕了。

轟!轟!轟!比試台上,江玄和風星辰,手握重兵,爆發強大戰力。

風星辰手中戰王矛,讓他如同一位沙場血將,有著百戰不殆的鐵血殺伐。

但江玄此刻彷彿從一個有著絕世鋒芒的無敵劍客,變成了一位穩健滄桑的老者,手中青鼎,穩如泰山,抵擋一切殺伐。

“你們兩人,都給我住手!”

不過就在這時,一道帶著怒意的大喝聲猛地響起。

是那主持決鬥之戰的內宗長老。

他邁步上前,體內爆發汪洋瀚海般的強大力量,直接將江玄和風星辰的殺伐之力全部禁錮住,將二人強行分開。

“長老,你這是何意?

你莫非要包庇江玄?”

風星辰神色陰沉,開口問道。

“哼,這一次決戰,你們二人都已擾亂了比賽的秩序。”

內宗長老神色鐵青,冷冷道:“這決鬥之戰,不隻是你們二人的舞台,還有許多弟子,需要參戰,你們二人不顧門規,直接在比試台上大戰,不聽從本長老的命令,簡直目無王法!”

這內宗長老,一開始便無比憋屈。

江玄比鬥開始後,陳映南上來攪局。

陳映南被殺了之後,風星辰又上來攪局。

他這個主持今日決鬥之戰的裁判,彷彿變成了一個無關緊要的人。

這讓這位內宗長老都氣得快要吐血。

因此,他這才邁步而出,阻止了二人的對戰。

“長老,等我殺了這江玄,比賽再繼續如何?”

風星辰微微壓抑心中的憤怒,抱拳說道。

即便他心高氣傲,但這內宗長老,乃是一位聖人境後期的強者。

在內宗的身份,還是十分高的。

風星辰自然不敢太過得罪。

畢竟,他這次決鬥之後,也是要進入內宗的。

“不行。”

那內宗長老態度堅決,大喝道:“剛纔那陳映南的挑釁,已經嚴重破壞了此次決鬥之戰的秩序,你要是再執迷不悟,即便你背靠淩帝盟,本長老也有權將你驅逐出決鬥之戰。”

“長老,這江玄殺我淩帝盟這次多的成員,我……”“星辰,退下!”

一道淡漠的聲音,打斷了風星辰的話。

那是高空中坐在金色宮殿上的冷風嶺開口了。

“是!”

風星辰麵色難看,但還是抱了抱拳,他狠狠盯了不遠處的江玄,道:“就讓你小子再多活一會。”

隨後,眾人紛紛朝著高空上望去,發現冷風嶺麵容平靜,並冇有因為剛剛的風波而有絲毫變化。

冇有人知道,這位青陽劍宗的第一聖子究竟在想些什麼。

而此時,江玄對於風星辰的威脅,並冇有多說什麼。

他朝著那內宗長老抱了抱拳,也直接走下了台。

雖然這件事平息下來,但眾人心中,還一直處在震撼之中,到現在都冇有緩過神。

畢竟,江玄今日在台上的表現,實在是太過驚豔了。

斬殺劍一,鎮殺陳映南,最後還和風星辰打了個不分上下。

這對於一個新人弟子來說,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要知道,劍一、陳映南和風星辰這些人,可都在宗門中修行了將近兩三年了。

而江玄,不過才入宗冇到一年。

但他,卻已經擁有如此強橫的戰力了。

不少人心中甚至已經開始將江玄與當年的冷風嶺放在一起比較了。

兩人都是屬於同一種類型的天才人物,一路高歌猛進,將眾人同輩之人,遠遠拋在後方。

不過,也有人暗自冷笑。

江玄是龍是蟲,恐怕還得看他能不能撐過這一次的外宗大比再說。

要知道,現在江玄是徹底和淩帝盟撕破臉了。

淩帝盟的風星辰,這位外宗第一強者,絕對會全力鎮殺江玄。

除此之外,去年的外宗十王中,不少排名靠後的弟子,也是厚積薄發,有著威脅到風星辰的實力。

而且,外宗數萬弟子中,每次的決鬥之戰都會冒出一兩匹黑馬來。

江玄能否一路順利晉級,還是一個未知數呢!“小師弟,果然厲害啊!”

觀眾席處,元長老身旁,牧遠站在那裡,神色興奮。

顯然,他也被江玄這一次的驚豔表現給震撼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