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後,決鬥之戰繼續進行著。

一場場戰鬥,讓那些圍觀的弟子都是神色興奮。

這一次的決鬥之戰,除了老牌外宗十王之外,還湧出了不少黑馬。

畢竟,外宗弟子數萬,每年都會從重圍中殺出幾匹黑馬。

其中最為關注的,是一個叫做劍羽的弟子。

他一手快劍,修行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剛纔一戰中,這劍羽,竟然直接擊敗了陳天懸這位外宗十王中排名第六的強大存在。

而且,是一劍擊敗。

這種劍術,讓不少人想到了江玄。

“這劍羽的劍道真是恐怖,說不定比江玄還要強大。”

“是啊,本來以為這一次的最大黑馬是江玄無疑,但如今看來,似乎有點下結論太早了。”

“……”周圍眾多弟子都是議論紛紛。

他們心中都是期待無比,究竟誰纔會是此次外宗大比中的最大黑馬。

是一路高歌猛進的江玄,還是突然崛起的劍羽?

而就在他們議論之際。

“接下來,江玄,對戰王乾!”

話落。

轟隆!王乾整個魁梧的身軀,已經邁步來到了比試台上。

他身軀魁梧到極點,有著足足兩米高,一塊塊肌肉隆起,皮膚閃爍著冰冷的金屬光澤,彷彿澆築了鐵水,如同一尊蠻荒中的小巨人一般。

“江玄,上來吧,我在莽荒中潛修一年,殺靈獸,以血淬體,本想著這一次要鎮殺陳映南,冇想到卻是被你搶先了。”

王乾開口,如同大鐘轟鳴,震得眾人耳朵嗡嗡作響,強健雄偉的身軀,帶著壓迫感。

“唰!”

江玄點了點頭,笑了笑道:“來吧。”

“你不用兵器?”

王乾看到江玄手中空空如也,不由眉頭一皺道。

“不用。”

江玄搖了搖頭,道:“我要是使用靈器,對你並不公平。”

聞言,周圍眾多弟子紛紛嗤之以鼻。

在他們看來,江玄,定是因為剛剛連番取勝,而變得有些膨脹了。

畢竟,從剛纔江玄所展露的實力中,眾人知道,其劍法之高超。

但如今,江玄竟然要捨棄長劍,直接要與王乾對拚肉身之力。

這,簡直就是自尋死路啊!不少人都是有些不解,江玄究竟有什麼自信,竟然要和王乾這位天生神力的煉體武者硬撼。

“好,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誰給你的勇氣,說出與我對拚肉身的狂言。”

王乾神色微沉。

他那狂野的眸子中,帶著一份嗜血的目光,其中滿是凶殘之意。

“殺!”

此時,王乾氣勢狂野,整個人瞬間化為一抹殘影,朝著江玄邁步而去,恐怖的凶威,瀰漫天地。

王乾似乎是故意要給江玄一個下馬威,他一拳轟出,碩大的手掌,剛勁有力,有著橫掃八荒之勢。

“鐺!”

江玄目光犀利,手掌化為金鐵一般,他一掌拍下,長空出現了一隻巨大的金色手掌,金色的大指猛地按下,彷彿能夠震碎虛空。

“嘭咚!”

拳指相碰,發出刺耳的轟鳴聲。

整個比試台的青石大地,都是直接“哢嚓”“哢嚓”碎裂開來。

這一幕,讓得無數人瞳孔一縮。

這二人的肉身力量,實在太恐怖了。

蹬蹬蹬!比試台上,王乾猛地退夠了好幾步,臉上滿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此時,他的拳頭上,皮膚皸裂,流淌出鮮血。

而反觀江玄,他那黃金手指,卻是依舊流淌著璀璨的光輝,毫髮無損。

“什麼?

江玄竟然用幾根手指,就傷了王乾?”

周圍,不少人都是神色震撼,根本不敢相信江玄的肉身之力,竟然如此恐怖。

“難道,這世上,真有全能的武道天才嗎?”

有人喃喃一聲,語氣中滿是敬畏。

“江玄,你確實值得我重視了。”

比試台上,王乾舔了舔嘴唇,眼中凶芒更盛。

他的身上一股蠻荒氣息猛地升騰而起,帶著無匹的戰意。

顯然,江玄此時也被王乾,視為勢均力敵的對手了。

“哐當!”

此時,王乾背後虛空中,出現了一尊黑色的銅爐,其中有烈焰燃燒。

與此同時,王乾體內的氣血,也是變得無比的旺盛。

嗡嗡嗡……而那黑色銅爐出現的瞬間,九道黃色光芒、五道藍色光芒,頓時纏繞在其周圍。

這黑色銅爐,赫然乃是王乾的丹魂。

“玄級五階丹魂!”

眾人紛紛驚呼開口。

誰能想到,這看似蠻族之人的王乾,竟然覺醒了這等高級的強大丹魂。

此時,場上的氣氛,一瞬間又緊張起來。

“取出你的靈兵。”

王乾開口,語氣冰冷。

“不用。”

但江玄依舊淡淡吐出兩個字,擁有強大自信。

“好,那我就將你鎮壓在銅爐之下,看你取不取出那靈兵。”

王乾看著江玄平淡的眼神,心中怒意升騰而起。

他認為,江玄,江玄這是在輕視他。

不過江玄對此,也懶得解釋什麼。

隻要自己將這王乾強勢鎮壓,就是最好的解釋。

“火焰銅爐,火焚四方!”

王乾大吼開口。

他背後的銅爐,對其自身冇有任何加成作用,但卻是一尊實實在在的無比恐怖的大殺器。

哐當!銅爐宛如大嶽一般,從高空鎮壓而下,砸向江玄所在的方向,漫天都是帶著熾盛的火焰。

那銅爐中說的火焰,彷彿有著焚燒萬物的恐怖威力。

莫說江玄,就是比試台周圍的無數弟子和長老們,即便相隔甚遠,也能感受到了一股焚人神魂、灼人血骨的可怕力量。

“嘯!”

江玄冇有退縮,大邁步朝著那火焰銅爐殺去,金色巴掌如同大嶽,變成了一隻剛勁猙獰的龍爪,磅礴大氣,轟向了黑色銅爐。

“哐當!”

虛空中猛地有著一道驚雷炸響,龍爪如天火流星般,轟在了銅爐之上,碰撞聲震耳欲聾,擴散八方,讓比試台周圍無數弟子發出慘叫,身軀都是如同炮彈般被震飛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