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不少修為弱小的弟子慘叫出聲,他們口耳溢位鮮血,眼中滿是驚恐之色。

這二人的碰撞實在太恐怖了,那股餘波便足以將他們鎮殺。

“轟”王乾眼瞳也帶著震撼。

江玄那看似瘦弱的身軀中,竟然蘊藏著此等可怕的力量,以肉身之力,與他的銅爐硬撼,卻絲毫不落下風。

“嘩啦”火焰如瀑,從火焰銅爐中傾瀉而下,如大浪般,朝著江玄席捲而去,黑色的火焰,幾乎遮蔽了天日。

這一幕,極具震撼!滾滾火焰,如汪洋般肆虐,傾覆整個天地。

這一刻,眾人人才知道,王乾的實力,憑藉這強大的丹魂,足以鎮殺陳映南這種級彆的存在。

但可惜,他這一次遇上了江玄。

今年外宗大比中,最大的一匹黑馬。

“你的丹魂,傷不了我的。”

江玄冷漠開口,兩隻拳頭都化為了金色龍爪,帶著無上的殺伐之力。

哢嚓!哢嚓!他一拳拳轟出,金色龍爪堅不可摧,擊打在那火焰銅爐上,讓其表麵,都是開始出現裂紋。

“要碎了!”

眾人見到這一幕,嘴唇頓時忍不住哆嗦。

“轟!”

果然就在下一刻,那原本看上去堅不可摧的火焰銅爐頓時應聲破碎。

“噗嗤!”

而那王乾更是口吐鮮血,氣息萎靡。

這火焰銅爐,乃是他的本命丹魂。

如今丹魂受損,他的真身,自然也受到嚴重的傷害。

“我……認輸。”

王乾艱難地爬起身來,有些不甘地道,此時他的嘴角劃過一抹苦笑與無奈。

原本,他有著這等強大的手段,是準備在這一次問鼎外宗大比第一。

但如今,他的所有手段,在江玄麵前,直接就被摧毀殆儘,如同孩童般無力。

此時,王乾終於知道,為何江玄能夠一路高歌猛進。

這種實力,絕對能夠和風星辰媲美。

一想到這,王乾眼中,也是生出了一抹好奇。

他好奇,外宗第一強者的頭銜,最終究竟會落在誰的頭上。

是深不可測的老牌天才風星辰,還是一路高歌猛進的新人弟子江玄?

而這,也是此時在場所有人心中的好奇。

畢竟,今日的決鬥,江玄的表現,實在太強勢了。

人群中某處,龐山和秦楓神情激動。

尤其是秦楓,他死死攥緊了拳頭。

他知道,江玄一路如此強勢,是為了給他報仇。

江玄與王乾的大戰落幕,之後的比鬥,雖然同樣十分精彩,但眾人總覺得好像缺點什麼。

此時江玄,儼然已經成為了整個場上的焦點。

“下一場,江玄,對戰劍羽。”

內宗長老的聲音再次響起。

此話一出,眾人眼神頓時一亮。

江玄和劍羽,他們二人都是此次外宗大比中的大黑馬。

眾人都十分期待兩人之間的對決,他們很想知道這二人究竟誰的劍更強。

但當兩人站立在比試台上時,劍羽卻是苦笑一聲,道:“我認輸。”

什麼?

劍羽竟然直接認輸了?

聽到這話,在場的眾人都傻眼了。

此時,就連站在劍羽對麵的江玄,都是有些疑惑。

畢竟,連他都有些看不透這劍羽的劍道修為,究竟到了哪一層次。

他本還想和劍羽過幾招,但他冇想到這劍羽竟然直接認輸。

沙沙沙……劍羽冇有理會周圍人的議論,他神色平靜,直接邁步走下比試台。

“為什麼?”

江玄突然問道。

“下一戰,是你和風星辰之戰,我不想消耗你的力量。”

劍羽依舊錶情平靜,他默默傳音給江玄,說道:“你的實力比我強,比我更有機會殺了風星辰,我想讓你以最巔峰的狀態,去擊殺風星辰。”

“你和風星辰有仇?”

江玄同樣傳音問道。

“一年前,他屠了我整個家族。”

劍羽最後一道傳音落下時,他的身影,也是直接消失在人群中。

當劍羽認輸,從比試台上走下去的下一刻。

整個場上,便是陷入一陣沸騰當中。

因為,所有人期待的最終一戰,終於來了。

江玄與風星辰的決鬥,終於要到了。

江玄這個本屆外宗的第一黑馬,能否繼續一路高歌猛進,登臨外宗大比的榜首,成為第一人?

許多人都在小聲議論著。

畢竟,江玄剛剛已經給他們帶來許多震撼了。

“最後一場,江玄對戰風星辰。”

當那主持大比的內宗長老說出這句話的瞬間,場上的氣氛,瞬間被引爆。

“風星辰師兄,殺了這江玄這小子,為我淩帝盟各位師兄弟報仇!”

“冇錯,風星辰師兄纔是我青陽劍宗外宗第一強者,那江玄算什麼東西。”

此時,一個個淩帝盟成員都是紛紛大吼開口,為風星辰壯威。

而江玄這邊,也有著不少人為其呐喊助威。

很顯然,江玄通過前麵一場場驚人的戰績,也贏得了不少人氣。

唰!唰!而此時,兩道身影,都是挺拔無比,邁步來到了比試台之上。

正是江玄和風星辰。

此時,兩人對視一眼,都是看出了對方眼中的殺意。

這最終一戰,不是點到為止,而是生死之戰。

因此,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死死盯著比試台上,不敢有絲毫的疏忽。

“江玄,你的崛起之路,到這裡,也該終結了。”

風星辰負手而立,居高臨下,看著對麵的江玄,眼中森寒一片,佈滿殺機。

“陳映南先前也這麼說過,但現在,他死了。”

江玄淡然無波,開口道。

“牙尖嘴利的小子。”

風星辰搖了搖頭,譏諷一笑,道:“不得不說,你以一人之力,闖到了這裡,確實讓我十分驚訝,不過也僅此而已。

現在,你遇到了我,就隻有死路一條。”

“你未免高興得太早了點吧。”

江玄搖了搖頭,笑道:“而且你的廢話,也太多了一些,想要殺我,來戰便是。”

“既然你這麼急著去死,那我便成全你。”

風星辰森然一笑,手中戰王矛瞬間出現,一矛刺來。

江玄冷笑一聲,他的懷中頓時出現了一尊青色大鼎,直接對著對麵的風星辰衝去。

青色大鼎,沉重巍峨,與戰王矛碰撞在一起,彷彿兩座大嶽碰撞,那恐怖的波動,直接令得虛空震盪,場景駭人。

兩人先前已經交過手,都知道對方的強大。

所以無論是風星辰,還是江玄,一上來便是直接施展強大殺招,要將對方鎮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