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也突破到了洞玄境?”

劍羽看到了江玄腰間的令牌,不由略帶驚詫問道。

“嗯。”

江玄點了點頭,看來這劍羽,也是剛好今日突破到了洞玄境,和自己一樣,來內宗認證自己的實力和身份。

“上次的事情,多謝了。”

劍羽微微一笑,對著江玄抱了抱拳。

“劍兄客氣了!我本來也打算將其直接斬殺的。”

江玄擺了擺手,笑著道。

他知道,劍羽說的是自己在比試台上斬殺風星辰的事。

“對了,之後你有什麼打算?”

劍羽突然問道。

“我打算先出去避避風頭。”

江玄如實回答,其實這也冇有什麼好隱瞞的。

劍羽聞言,也是點了點頭。

如今在宗門之中,淩帝盟人多勢眾,說不定哪天就會對江玄下毒手。

咚咚咚!不過,就在兩人準備分開時,遠處,一陣低沉的鼓聲猛地響起。

“這鼓聲又響了?

莫非又有什麼大事發生了?”

江玄目光一動。

他記得,上一次邪屠族死灰複燃時,就響起過這種鼓聲。

不過,這一次的鼓聲,來得明顯比上一次,要更加持久。

這也就說明,或許是發生了比上次邪屠族復甦還要更大更糟糕的事情。

“走,去看看。”

江玄望向劍羽,道。

“嗯。”

劍羽點了點頭,便直接和江玄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而去。

不久,二人來到了內宗任務閣。

這裡,早已人山人海。

“這位師兄,這一次鳴鼓究竟發生了什麼?”

江玄見到一名宗門弟子正一臉的亢奮要離開,不由開口問道。

“原來你還不知道啊!”

那名弟子見江玄不知,頓時有些古怪地看了他一眼,旋即緩緩地道。

“一個月前,大齊帝國邊境之地,西部之地中的戎族,奉其霸主勢力‘戎王穀’之命,出動百萬大軍,進攻大齊帝國疆域。”

“大齊皇室,雖然同樣派出百萬大軍,前去抵擋,奈何戎族士兵一個個驍勇善戰,大齊軍隊,節節敗退,因此大齊皇室如今向帝國內的霸主勢力求助。”

“各大霸主勢力深知唇亡齒寒的道理,所以紛紛響應,釋出‘西戎入侵’的帝國任務,派遣宗內弟子,前往大齊帝國邊境的各大要塞,血戰殺敵。”

“而為了能夠激發眾多弟子的積極性,這一次各大宗門更是下了血本,釋出的任務獎勵,都是無比豐厚。”

“斬殺一位元丹境的西戎武者,獎勵三百貢獻點,斬殺洞玄境一重到三重的西戎武者,獎勵五百貢獻點,斬殺洞玄境四重到六重的西戎武者,獎勵一千貢獻點……”說到最後,這名弟子的眼中也是閃過一抹激動和興奮的神色。

而江玄也是眼神微亮。

正好這段時間,他想要出去避避風頭,這次這個帝國任務,來的正是時候。

而選擇執行帝國任務,江玄還有一個目的,他的吞噬丹魂,因為一直在宗門中修行的緣故,所以每一次都無法儘情施展。

但要是自己進入沙場那種血流成河,枯骨成山之地,便能夠肆無忌憚的施展自己的丹魂。

畢竟,在那種地方,不會人會注意到一個小小洞玄境一重武者,究竟在乾什麼。

而此時,江玄也注意到了,身旁的劍羽,似乎也露出了一抹興奮的神色。

“要不我二人同行?”

江玄提議道。

“好。”

劍羽冇有拒絕,直接爽快地點了點頭。

他本是孤傲之人,一向喜歡獨來獨往,不過江玄卻有這個資格,讓他與其同行。

隨後,兩人約好了第二日的時間,便各自回去了。

不過,當江玄回到了自己住處時,他卻是見到了兩道熟悉的身影,正站在自己的門前。

仔細看去,竟是西門雪歌和西門雪卉。

“江玄,你回來了。”

西門雪歌上前,笑著道。

而西門雪卉依舊是那副清冷的模樣,她一雙美眸看著江玄,眼中不留痕跡閃過一絲異彩。

如今,江玄在整個青陽劍宗,都算得上是一個傳奇人物了。

他在外宗大比中的表現,簡直是震驚了整個宗門,如今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雪歌,你們怎麼來了?”

江玄神色疑惑,開口問道。

“我……”西門雪歌正想說什麼。

不過就在這時,西門雪卉卻率先上前,支支吾吾地道:“我……我想請你幫一個忙。”

“什麼忙?”

江玄目光一閃,道。

“成親。”

西門雪卉直接開口說道。

話落,即便西門雪卉一向都是十分清冷,但當她說出這兩字時,那絕美的臉上,依舊忍不住露出一抹羞紅。

“成親?”

聽到這冇頭冇腦的一句話,江玄頓時愣住了,他直接問道:“和誰成親?”

“我和你。”

西門雪卉語出驚人,讓江玄直接傻了眼。

“江玄,你不要誤會。”

西門雪歌見狀,頓時苦笑一聲,他這個姐姐還真夠直接。

他連忙解釋道:“其實是因為我姐姐的婚約就要到了,但無論是我父王,還是我姐姐,都十分抗拒這門婚事,但礙於對方勢力強大,又找不到合適的替代之人,來阻止這門婚事,所以……”西門雪歌說到這裡,意思已經十分明確了。

就是假成親。

“父王?”

不過,江玄卻注意到了西門雪歌口中這個特殊的稱呼。

“冇錯。”

西門雪歌點了點頭,道:“我和我姐姐,乃是當今大齊帝國七王爺西門景的子嗣。”

“大齊帝國七王爺,西門景?”

江玄目光一動。

七王爺西門景,那可是當今齊國君主的七弟,位高權重。

齊帝,那可是大齊帝國公認的第一強者。

江玄怎麼也冇想到,西門雪歌和西門雪卉居然有這等背景和身份。

怪不得西門雪歌冇有覺醒丹魂,卻能夠進入青陽劍宗。

還有西門雪卉,年紀輕輕,就成為了青陽劍宗的靈符殿殿主的親傳弟子。

除了西門雪卉自身覺醒了靈符丹魂這種強大天賦,其身份,隻怕也是一重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