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兩人身份驗證後,終於走入了大荒城中。

這邊疆之城,到處都是籠罩著沉悶壓抑的氣息,路上的行人,偶爾見到一兩個,也是行色匆匆,神色緊張,一副風雨欲來的征兆。

江玄和劍羽來到城中後,冇有耽誤時間,直接便朝著城主府的方向而去。

如今這大荒城的執掌者,已不再是城主,而是從大齊皇室中來的一位大將軍,他率領三十萬大軍,在此處鎮守。

“我們是青陽劍宗弟子,前來助戰大荒城。”

二人來到城主府前,亮出自己的身份令牌。

“原來二位是青陽劍宗的高徒,快這邊請,將軍他已經在城主府中等待諸位宗門弟子多時了。”

一個城主府的士兵連忙走過來,一臉恭敬道。

路上,江玄好奇,朝著帶領他們的這士兵問道:“這些時日,我們大齊軍隊和西戎軍隊大戰了幾次?”

“一共三次,第一次雙方各自損失三萬人,第二次雙方各自損失四萬人,第三次最慘烈,我大齊損失八萬人,西戎那邊隻損失五萬人。”

這士兵說著,眉宇帶著一份憂慮。

“什麼?

短短的一個月,就已經損失了十五萬兵馬?”

江玄和劍羽都是瞳孔一縮。

果然,這種帝國之間的戰爭,實在太過殘酷。

“為什麼第三次我們大齊損失這麼多人,而西戎隻是損失了五萬人。”

劍羽突然問道。

“因為這次西戎軍隊中,有著眾多戎王穀的強者,我們普通士兵,根本抵擋不住那些強者的殺伐,這才損失慘重,無奈向各大宗門求助。”

這士兵頓時開口解釋道。

“戎王穀…”江玄和劍羽對視一眼,都是看出了對方眼中的震動。

戎王穀,那可是邊荒莽林中一個極其強大而古老的勢力。

據說,這戎王穀的底蘊,無比深厚,曆史可追溯到遠古時期,其中出了無數戎族的大能,足以威脅整個大齊帝國。

“目前為止,有多少人來到這大荒城了?”

江玄繼續問道。

“足足有幾百名宗門弟子,其中,除了兩位所在的青陽劍宗弟子,還有來自武皇殿、丹王殿、屍魔門和黑麟魔宮的弟子。”

這士兵連忙說道。

“天凰聖宮的弟子呢?”

江玄追問。

“天凰聖宮位處極南之地,距離大荒城十分遙遠,因此這次冇有弟子前來。”

這士兵有些疑惑,他不知道江玄為何會突然問起有關天凰聖宮的事情,但他還是如實回答道。

“這樣啊!我知道了。”

江玄點了點頭。

他心中,一直有著一道倩影,那倩影,如今應該就在天凰聖宮,所以江玄纔會這麼追問。

隨後,江玄和劍羽二人便跟著那士兵,來到了城主府深處。

他們被安排在了上好的房間中,並且配送了幾名仆人,隨行左右,為他們端茶倒水。

本來,江玄和劍羽還準備去見一見駐守在這大荒城的皇室將軍。

不過根據那士兵所說,駐守在此的將軍,正在和一眾部下商討戰術,因此暫時無法接見。

對此,江玄和劍羽也隻能無奈的一笑。

看來,大齊帝國對於他們,還是有些不放心,隻是將他們當成援助,而不允許他們接觸核心的東西。

不過對此,兩人倒冇有太過在意。

他們來此,主要是是為了完成宗門任務,以此來兌換貢獻點,壯大自己實力,提升自己的修為。

其他東西,江玄和劍羽並不感興趣。

夜裡,寒風刺骨。

江玄拒絕了劍羽去城中閒逛的要求,他獨自待在屋中,靜靜的修行著。

雖然如今他已經成功踏入了洞玄境。

但江玄知道,自己不過是最低級的洞玄境。

與冷風嶺這種人物相比,自己還是十分的弱小。

自己,必須要儘快變強,才能夠應對接下來可能到來的一切危機。

隨後幾日,江玄一直在屋子中默默修煉,劍羽來過幾次,還帶來了一些同是青陽劍宗的弟子。

這些青陽劍宗弟子裡,有外宗弟子,也有內宗弟子。

不過這些人,見到江玄之後,都是一臉的崇拜。

畢竟,江玄如今在整個青陽劍宗,都算得上一位傳奇人物了。

特彆是在那些底層弟子心中,江玄更是他們追尋的目標。

因此,如今見到江玄,這些弟子自然無比激動。

對於這些冇有惡意和敵意的同門弟子,江玄自然也是笑臉相迎。

甚至是,他和劍羽,空閒之時,還會指導這些弟子一些修行上的問題。

即便是幾個修為踏入洞玄境五重的內宗二級弟子,都是虛心請教。

畢竟,江玄對於劍道的理解和感悟,遠遠不是他們可以比擬的。

而見到這一幕,江玄也是微微一笑。

看來,在青陽劍宗中,也不全是一些趨炎附勢之輩,還有一些品行端正、心性純正的弟子。

而如今,戰爭隨時可能爆發,所以江玄和劍羽,除了自己修行外,也會儘力指導這些同門弟子,讓他們的實力變得更加強大。

否則,一旦戰爭爆發,他們這些人必將成為炮灰。

而這些弟子,得到兩人的幫助,也是十分感激。

即便江玄和劍羽都是剛剛進入內宗。

但不少得到兩人指點的內宗弟子,都是稱呼二人為江師兄和劍師兄。

這一日,江玄預感修行突破,他開始閉關,不見任何人。

此時,小屋中。

江玄目光凝重,開始激發神龍意誌,朝著他體內的一顆漆黑心臟包裹而去。

那漆黑心臟,正是邪族人的心臟!上一次和雲落凡相遇,江玄得到的一個大造化。

隻是一直以來,江玄怕驚動這漆黑心臟中的邪念,因此一直冇有動它。

但今晚,江玄已經不得不動了。

江玄如今身上的靈石所剩不多,而他又處於突破的邊緣,正是需要這漆黑心臟中的靈力,供給自己所需。

“嗡!”

恐怖的神龍意誌如潮水般湧去,漆黑心臟微微一動,一道裂口猛地出現,其中滴下來一滴血液,融入了江玄的靈脈之中。

“嘩啦!”

一瞬間,江玄隻覺得自己的靈脈,瞬間充盈了起來。

一股無比磅礴的靈力,在江玄體內炸開,壯大他的靈力以及血肉。

“成功了。”

江玄嘴角一揚,露出了一抹喜色。

這一次逼迫漆黑心臟流出一滴血液,並冇有讓其中的恐怖邪念復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