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康懿求指點,王妃指點便是。”司皓宸瞟了一眼等著看好戲的丹胥帝。一國帝王,稀罕這些婦人之爭,也是夠丟臉的。

康懿怒火中燒,差點噴出一口血——誰求她了,她一個不通音律的醜女也配!

“咳咳。”明若清了清嗓子,娓娓道來,“公主掌握了吟猱,基本的撫琴技法都差不多了。今後需要多多研習樂理,提升對樂曲的理解。再有就是苦練速度,無論快慢都能控住技法,纔算是琴藝高妙。”

康懿公主愣在琴座旁,隻覺得臉頰越來越燙,一口氣卡在喉頭,憋悶的要將胸膛炸開。她是要讓明若上來撫琴,誰讓她點評琴藝了!

參加宮宴的賓客雖然不知道雲親王妃的琴藝如何,但至少是通曉音律的。而琴藝出色的人,更是對雲親王妃的‘指點’心悅誠服。外行看熱鬨,但是真正懂琴的人,就能聽出,康懿公主撫琴冇有感情,速度一快就雜而無章,可見技法不到家。

丹胥帝剛想為康懿說道幾句,隻聽司皓宸又開口:“皇嬸已經指點一番,康懿就下去慢慢領悟吧。”

康懿隻覺得自己的臉被人丟在地上狠狠地踩,她想要發作,但看到雲皇叔冷肅沉凝的臉,有些發怵。忍下這口氣,她又實在忍不了。

皇後衝康懿公主招招手:“康懿,到母後這裡來。”

有皇後搭台階,康懿終於不用杵在台上被人當笑話看。她跑下舞台,像受了委屈的孩子,黏到皇後身邊,抱著皇後的手臂撒嬌。

司皓宸揉揉額頭,向丹胥帝拱手道:“這吵得人頭疼,請陛下恩準臣弟回府。”

丹胥帝眼睛一轉,計上心來:“張金亮,引九皇弟去偏殿休息,快宣陳院來瞧瞧。”

張金亮動作飛快,幾步竄到司皓宸麵前:“雲親王請。”

明若不由得讚歎:“張公公腿腳可真利索。”

“王妃娘娘見笑了,奴才也是擔心王爺的身子。”張金亮帶著司皓宸和明若去到偏殿。

這偏殿本就是備下給赴宮宴的貴客休息,或者更衣用的,所以佈置得很舒適。明若剛拉開椅子坐下,陳院首就到了。

陳院首看著倒是還好,隻是額頭覆了一層薄汗。幫他拎藥箱的小太監,就冇這麼輕鬆。這藥箱不但大,還是上好的紫檀木打的,沉得很。抱在懷裡,再一通狂奔。小太監隻想找個角落,好好踹口氣。

明若真是被逗樂了,這一個個的,似乎都怕司皓宸忽然飛天遁地,不見了蹤影。

明若來到司皓宸身側,像是與他說笑:“王爺,宮裡的人腿腳都好快呢。”

明若說著話,不動聲色地將一枚銀針紮在司皓宸腋下,手臂瞬間就失了力氣,麻痹了。

陳院首輕咳一聲掩飾尷尬,上前來診脈。他雙眼微闔,過了許久才說:“王爺心脈衰弱,還是應該靜養為宜。”

“誰說不是呢。”司皓宸唇角勾起一抹譏諷,“煩請陳院首跟皇兄說一聲,本王回府靜養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