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無風的這一刀,足以斷金裂石,將一件天階靈器切割碎裂,更莫說血肉之軀了,根本無法承受,這白衣青年竟然硬生生用肉身擋住,他究竟是什麼來頭?”

周圍眾人都大驚失色。

不過,讓眾人更加震驚的還在後麵。

江玄轟碎刀芒,竟不閃不避,金色的大手,如同巨大磨盤,在虛空連連拍打,將雷無風手中的大刀給震出了一道道觸目驚心的裂縫。

雷無風神色大變,他想要抽刀離去,但江玄緊隨其後,每一根金色大指,粗大如峰,一個個轟下,強大的力道,直接將雷無風手中的大刀轟成碎片。

“這白衣青年究竟是什麼人,怎麼會有如此強大的肉身?”

“一件半聖兵級彆的寶刀,就這麼被轟碎了?

他難道是化形的靈獸族至尊不成?”

“太恐怖了!”

無論是大齊這邊,還是西戎那邊,眾人都是一個個瞠目結舌,神色一片呆滯。

“滅魂斬!”

雷無風不甘大吼,他的手掌裂開一道縫隙,一道黑光閃爍而出,如利劍般,撕裂虛空,瞬間就來到了江玄的身前。

“當!”

但那足以洞穿人神魂的滅魂斬,轟擊到江玄周身的時候,卻是瞬間被江玄皮膚上的金色靈力給蒸發得一乾二淨。

嗡!江玄此刻通體靈力澎湃,像是一位不朽的金色巨人般,身軀如鼎爐般,蒸發著一切,摧毀著一切。

“不可能……”雷無風見到自己的底牌被江玄輕易摧毀,心如死灰,這種可怕的對手,讓他原本的自信全部崩潰。

他一瞬間朝著西戎大軍的方向逃去。

“殺我大齊這麼多的天驕,就想這麼走了?”

江玄氣勢如虹,在高空大邁步行走,瞬間就追上了雷無風,金色的大手如山嶽般落下,震顫著虛空。

“住手!”

“給我停下!”

這一刻,兩道爆喝聲響起。

一道是從戎王穀弟子群中傳出,而另一道,則是戎若森這位西戎大將軍。

與此同時,雷無風瘋狂從自己的乾坤袋中祭出一件件靈兵、靈寶,施展各種靈訣戰技,奮力抵擋,想要活命。

但江玄的金色大手太過恐怖,沉重無比,它直接碾過虛空,周圍天地靈氣都是瞬間被其抽乾,而其大手變得越發偉岸,覆蓋一片大地。

“噗嗤!”

所有的靈兵靈寶,亦或是靈訣秘術,在那無與倫比的金色大手之下,儘數被摧毀,雷無風一切的抵擋都形同虛設,他整個人直接被拍成一灘血泥,不成人形。

“你?”

冇來得及阻止江玄的戎若森和戎王穀中的強大弟子,見到雷無風隕落,都是神色驚怒到了極點。

他們想要出手直接抹殺江玄,但終究冇有出手。

“好!”

“江玄師兄威武!”

此時,大荒城中,一片歡騰。

一眾龍炎衛上空,那本是黯淡的火焰巨人,也是重新復甦,變得氣勢滔天。

“好!”

就連夏辰也這位沉穩的大將軍,此時都是忍不住朗聲一喝。

“不可能!”

“雷無風師兄怎麼會敗,而且還是敗在了一個修為如此弱小的小子手中!”

遠處,西戎大軍中,眾多戎王穀弟子都是神色呆滯一片。

“夏辰也,彆得意得太早。”

戎若森目光陰沉,陰惻惻一笑,道:“接下來,洞玄境七重的弟子生死比鬥,我定要讓你一敗塗地!”

但江玄直接無視了戎若森的話語,他麵對無數西戎強者,冇有絲毫畏懼,負手而立,目光投射到一眾戎王穀弟子身上,緩緩出口道:“雷無風已死,難道,你們戎王穀弟子,就是一群懦夫,冇有人想要為他報仇嗎?”

江玄故意出言激將,那雷無風殺了大齊那麼多天驕,不多殺幾個西戎天驕,江玄自然不會那麼容易就善罷甘休。

“該死的小子!”

西戎大軍中,一眾戎王穀弟子神色都是陰沉到極點。

要知道,雷無風,可是他們戎王穀洞玄境六重最強大的存在,他都敵不過江玄,誰敢上場?

因此,眾多戎王穀弟子,本是囂張無比,但如今見到站在場上的江玄,則都沉默了下去。

“戎王穀乃是邊荒西戎之地上,最為強大和龐大的勢力,冇想到,此時竟無一人敢與我一戰。”

江玄譏諷道:“剛纔你們不都一個個十分囂張嗎?

怎麼現在就連上場的勇氣都冇有了?”

“小子,你彆以為殺了一個雷無風,就能如此囂張了。”

“擔心你的小命。”

對麵,一眾戎王穀弟子都是怒吼出聲,卻無一人敢站出來。

見到這一幕,江玄眉頭一皺。

看來自己想要多殺一些戎王穀弟子,還有些難度啊!這些人不管怎麼譏諷,都不敢出手,難不成要自己直接衝入西戎大軍中去擊殺他們?

“你們要是不敢一個個上,那麼便一起上吧!”

平靜的聲音從江玄口中傳出,讓得在場眾人神色都是猛地一僵。

囂張!這小子簡直就是視他們戎王穀無人啊!當下,一個個修為在洞玄境初期中的戎王穀弟子,都是神色憤怒到極點,他們怒吼,道:“小子,你這是看不起我們所有人?”

“是有如何!”

江玄冇有否認,嘴角露出一抹譏諷,道:“我說的是實話,你們所有洞玄境初期的弟子,即便一起上,也不是我的對手。”

聽到這話,場上再次一靜。

莫說戎若森等一眾西戎之人神色呆滯,就連大荒城這邊,夏辰也還有一眾大齊將領,包括那幾大宗門的弟子,都是目瞪口呆。

江玄,竟然敢放出此等豪言?

不過要說此時最為驚怒的,當然要數戎王穀的一眾弟子。

江玄這句話,簡直就是對他們的侮辱。

“小子!該死的小子!我要殺了他!”

“上,一起上!這小子不是說我們可以一起上嗎?

那我們就成全他,將他亂刀砍死。”

“冇錯,大家一起上,殺了這不知死活的小子!”

一道道怒吼聲頓時響起。

伴隨著一股股濃鬱彷彿要凝成實質的殺氣,戎王穀中足足有著三十多個洞玄境初期的弟子,紛紛朝著江玄暴掠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