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瑤公主,是大齊中最為傳奇的人物,她雖然是齊帝最小的女兒,但其成就,卻是超過了齊帝的其他子嗣。

那些皇子和公主,在青瑤公主麵前,都會變得黯淡失色。

青瑤公主,神秘而強大,不僅修為通天,位列大齊六傑之首,更是擁有傾國傾城之資,乃是大齊四大美人之一。

有人說青瑤公主,將有可能成為大齊未來第一位繼承大統的女帝。

不過也有人說她組建龍炎衛,並非為了她自己,而是為了幫助齊帝,守衛大齊疆域。

不過此時,江玄從夏辰也眼中卻看到了野心。

冇錯,就是野心。

他目光一閃,看來這青瑤公主,的確並非尋常之人,她真有可能如傳聞的那般,想要獲得那至高無上的地位,奪取大權,成為女帝。

“江兄弟,你不必太過思慮。”

夏辰也以為江玄正在為他的邀請而感到糾結,他微微一笑,道:“青瑤公主愛才,我今夜所說,不過是一個建議,要是江兄弟日後在青陽劍宗待不下去,我龍炎衛大門,永遠會為江兄弟敞開。”

夏辰也也冇想過三言兩語就將江玄給引誘過來,他如今隻是想在江玄心中埋下一個種子。

“對了,三日後在荒嶺主城會有一場群英慶功宴,江兄弟要是感興趣,可前去參加,畢竟,以江兄弟的實力和天賦,日後也會接觸這樣的圈子的。”

臨走前,夏辰也提醒一句。

江玄點了點頭,便直接離開了。

回到了住處,江玄還特地瞭解了一番荒嶺主城的一些相關資訊。

據說荒嶺主城,和大荒城一樣,同樣是大齊帝國邊疆一座守城。

但荒嶺主城乃是大城,其麵積,絕對是大荒城這種小城的數十倍,無比遼闊。

“'這一次的群英慶功宴,即便找不到雲曦,我也可以藉此去會一會這天下的群雄!”

江玄嘴角一揚,露出了一抹微笑。

………三日後。

噠噠噠……在一條古道上,有著一輛黃金鑄造而成的車輦從遠處奔騰而來,其中端坐一位美貌的女子,她一身紫色長裙,髮絲如瀑,眼眸如水,其中帶著一份清冷。

這黃金車輦周圍,跟隨著不少身披金色鎧甲的士兵,他們環繞在其周圍,守護著這位美麗的女子。

車輦前方,一個揹負金劍的白衣青年,還有一個身穿青色大袍的麵癱青年男子,各自騎著一頭荒嶺龍馬。

荒嶺龍馬,乃是這片邊疆之地的特產馬,體內蘊藏龍族血脈,比普通的千裡馬,還要難以馴服。

但此時,不論是那白衣青年,還是那麵癱青年男子,騎在荒嶺龍馬之上,都是身軀穩健。

荒嶺龍馬這種上古凶獸,十分畏懼,不敢有絲毫異動,老老實實馱著二人,行走在古道上。

“終於到荒嶺主城了。”

這白衣青年自然便是江玄,他騎著荒嶺龍馬在前方,他看麵前那雄偉壯闊的古老城池,不由喃喃道。

“這一次荒嶺主城之中舉辦慶功宴,天下英傑必定都會前來。”

另一匹荒嶺龍馬之上的戰青,也是緩緩說道。

如今,江玄已經知道,這戰青,乃是一位修行到聖人境的前期強者。

江玄微微回頭,看向背後那黃金車輦中端坐的西門雪卉,不由心中一驚。

西門雪卉麾下竟然有戰青這樣級彆的強者守護,看來大齊皇朝還真是臥虎藏龍啊!不過西門雪卉的父親七王爺西門景,可是當今大齊第一強者齊國天子的七弟,底蘊自然十分深厚。

一時間,江玄心中對於西門雪卉提出的交易,也有些動心了。

夏辰也說的不錯,如今淩帝盟遍佈的青陽劍宗,對於江玄而言,確實是龍潭虎穴,畢竟如今自己與冷風嶺已經徹底撕破臉皮了,他們乃是不死不休的敵人。

冷風嶺,身為大齊六傑之一,僅次於青瑤公主和天凰聖子,實力通天,更身懷遠古強者淩帝的傳承,青陽劍宗的宗主,也極其偏袒於他,想要將其培養成下一任宗主。

這一切,對於江玄都極為不利。

他現在急切需要提升實力,對抗冷風嶺,以及天凰聖子、北宮振這些潛在的敵人。

尤其是冷風嶺,當日在外宗大比最後的強勢表現,讓江玄心中也產生了一絲危機感。

畢竟,像冷風嶺這種人,是達到了聖人境巔峰的蓋世天驕,心中無比自傲,殺伐不忌,在宗門中,雖然有老師保護他。

但畢竟隻是老師一人,不可能照顧到所有方麵。

而且,江玄不確定,冷風嶺會不會讓屬下,暗中對自己的親朋好友下手。

這一次西戎入侵任務完成後,江玄本來準備離開大荒城,回聖武皇朝看一看,畢竟,自己的親人朋友,都是在聖武皇朝擎天宗府默默修行。

但西門雪卉的邀請,江玄無法拒絕,畢竟,他自己也想來這荒嶺主城看看。

第一,看能不能遇到雲曦,或者從天凰聖宮在這邊疆地帶弟子的口中,打探一下有關雲曦的訊息。

第二,江玄則是看能不能遇到屍魔門的弟子,打探有關自己老師百裡承澤的訊息。

江玄來到大齊帝國,拜入青陽劍宗,追求武道實力是主要目的,但他從未忘記自己身上揹負的重任。

車隊來到荒嶺主城外,江玄和戰青下馬,西門雪卉也是身姿一動,從背後的黃金車輦邁步下來。

“回去吧,辛苦了。”

江玄看著一路護送過來的幾十個龍炎衛,手掌光芒一閃,一枚枚龍眼大的丹藥飛出來,落在了幾十個龍炎衛的手中。

這些丹藥,都是江玄以前從彆人那裡掠奪而來的戰利品。

丹藥品階雖然不高,但對於這些普通將士,卻有著極大的作用,它能幫助他們增加修為,提升體魄。

“多謝江公子!”

“多謝江公子!”

在一陣恭敬的聲音中,幾十個龍炎衛朝著遠處走去,返回大荒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