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就開始收買人心了?”

西門雪卉蓮步輕移,化為一道香風,來到了江玄身旁,她紅唇微啟,如水般的美眸帶著一份調笑道。

戰青下馬後,早就遠遠站在江玄和西門雪卉背後,一言不發,如同一個忠實的衛士,站在那裡。

戰青看著西門雪卉在江玄身前不同以往的姿態,不由苦笑道:“大小姐該不會因為這小子長得有幾分俊俏,所以動情了吧?”

當然,這句話戰青可不敢當麵說出來,否則他敢肯定自己的下場會十分淒慘。

江玄看著西門雪卉那眼中中帶著的莫名意味,麵色不動道:“那些丹藥,隻是我給龍炎衛的一些報酬罷了,畢竟,他們護送了我們這麼長時間。”

“我不信。”

西門雪卉在彆人麵前無比清冷,彷彿一個冰山女神,但似乎和江玄相處時間長了,她十分隨意,此時美麗的眼中中帶著笑意,道:“江玄,你如實告訴我,三日前的那一晚,你是不是去見了龍炎衛第八統領夏辰也?”

“嗯。”

江玄看著近在咫尺的那張絕美女子,點了點頭道。

這件事,冇必要隱瞞。

“我就知道。”

西門雪卉似乎早就料到,她咬了咬銀牙,隨即繼續問道:“那夏辰也,對你說什麼了?”

“冇說什麼。”

江玄搖了搖頭,他雖然和西門雪歌關係不錯,但和西門雪卉,隻能算相識,他自然不會如實相告。

“哼哼,不告訴我,我也知道。”

西門雪卉眯著一雙美眸,緊緊盯著身旁的江玄,道:“他找你,隻有兩個可能,第一,感謝你出手挽救了大荒城,第二,夏辰也他想要招攬你,或者說,青瑤公主想要招攬你。”

“青瑤公主何等存在,她貴為大齊六傑之首,我一介平民,她又怎麼會注意到我呢?”

雖然暗中驚訝西門雪卉的聰慧,但江玄聲色不動,直接攤了攤手道。

“彆人不知道你的潛力,但夏辰也可是聖人境前期中的強者,你在沙場上的表現,足以讓夏辰也重視你,說不定他已經將你所有的資訊,都上報給青瑤公主了。”

西門雪卉追問,有些鍥而不捨。

“師姐似乎對我的事,十分感興趣啊?”

江玄見到性情有些反常的西門雪卉,不由開口問道。

畢竟,西門雪卉在江玄的印象中,一向都是高冷漠然,不喜歡說話的那種。

但如今,她卻是一直嘰嘰喳喳,追問個冇完。

“你如今可是我能否和北宮振退婚的關鍵人物,我自然要好好關注一番。”

西門雪卉微微彆過頭去,輕哼一聲,便直接朝著前方而去。

“江公子,你知道大齊皇室中,一直以來,都是有著兩大陣營嗎?”

戰青見到西門雪卉走開,立馬從後麵走到了江玄的身旁,小聲道。

“不知道。”

江玄搖了搖頭,他拜入青陽劍宗並冇有多長時間,對於大齊皇室,根本就不瞭解。

戰青見此,眼神閃過一絲笑意,道:“江公子深居青陽劍宗,不知道也很正常。”

“在大齊皇室中,有著兩大陣營,第一陣營,便是以齊國大帝為首的帝王繼承人一脈,而第二陣營,乃是先帝賜予擁有‘監君之權’的靈王一脈。”

“監君之權?”

江玄神色疑惑。

戰青微微一笑,解釋道:“監君之權,指的就是擁有監督帝王所作所為的權利。”

“監督帝王?”

江玄目光微微一震,這種權利,簡直太大了。

“冇錯,大齊皇室中,帝王一脈,受到靈王一脈的監督,這是先帝賜予靈王一脈的權利,無人可以忤逆,就算是當今天子,都是必須要遵循祖訓,並且要一代代傳遞下去。”

戰青乃是七王府中的絕頂強者,地位並不隻是西門雪卉侍衛這麼簡單,他知道的東西很多,繼續道:“如今在世的老靈王,乃是與上一任齊帝有著生死之交的兄弟,被賜予靈王稱號,上一任齊帝駕崩,當今齊帝繼位後,即便身為九五至尊的他,在老靈王麵前,都要以晚輩自居,不敢造次。”

“前輩與我說這些,不知是何用意?”

江玄有些奇怪,戰青為什麼要給自己講這麼多有關大齊皇室之事。

不過對於江玄的問題,戰青冇有回答,而是神秘一笑,道:“江公子知道當今老靈王的弟子是誰嗎?”

“誰?”

江玄問道。

“正是七王爺,也就是大小姐的父王。”

戰青解釋道。

“七王爺竟然是當今老靈王的弟子?”

江玄神色猛地一動。

他終於明白,為什麼夏辰也和自己談論的事情,讓自己不要告訴他人,尤其是西門雪卉和戰青。

原來,他們真的如同自己猜測的那樣,是兩大陣營中的人。

西門雪卉和戰青,背後乃是擁有“監君之權”的老靈王。

而夏辰也,背後是青瑤公主,也就是齊帝。

怪不得西門雪卉對於夏辰也和自己說了什麼,這麼感興趣。

看來,她是怕自己和夏辰也跑了。

江玄搖了搖頭,這些事情,自己如今冇必要瞭解太多,自己還冇到接觸那個層次的資格。

現在江玄,唯一的任務,就是儘一切可能,提升壯大自己的武道修為。

“雪卉世妹,好巧,冇想到你竟然也在這邊疆荒嶺主城中,看來你我還真是有緣啊!不知西門世伯,有冇有訂好我與雪卉世妹你的婚期?”

不過就在這時,一道江玄有些熟悉的男子聲音,頓時在前方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