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九星神龍訣 >   第765章:故人

-

“小公子,難道就這麼走了?”

北宮振身旁,一個年輕男子開口,語氣帶著一份殺意,道:“不如,讓我和老王,將那帶著銀色麵具的小子教訓一頓,讓他知道得罪小公子您的後果,他保證立馬離開雪郡主。”

這年輕男子叫做楊望濤,是大齊中一個叫做“星雲宗”的一流宗門天才,而他身旁那身軀魁梧的中年大漢,則叫做王秦,是一個散修武者。

楊望濤和王秦身份不同,年齡不同,但他們兩人都是踏入聖人境前期的強者,為求一丹,自願追隨北宮塵麾下。

這一次,他們便是被北宮塵派來保護北宮振的安全。

兩人很清楚,隻要哄開心了北宮振,讓北宮振在他大哥北宮塵那裡美言兩句,說不定就能得到什麼靈丹妙藥。

“是啊小公子,那銀色麵具小子,身上氣息弱小,一定是個小白臉,纔將雪郡主迷住,隻要俺老王將那小白臉暴打一頓,讓雪郡主知曉那小子的廢物,肯定會立馬離開那小子。”

王秦一臉凶悍,手中握著一柄星辰精鐵鑄造的大錘,有著幾千斤重,錘上染滿了鮮血,讓人生畏。

“不急,半個月後的慶功宴,會有一場比鬥,到時候,你們在萬眾矚目下教訓那小子不遲。”

北宮振看著已經走遠的三個人背影,眼中閃過一絲陰惻惻的笑容。

另一邊。

江玄看著身旁依舊挽著自己的美麗佳人,不由有些疑惑,道:“北宮振已經走了,師姐難道還不放手?”

“哼!”

西門雪卉這才發現自己的雙手依舊冇有放開,當下連忙鬆開了江玄的手臂,故作鎮定地冷哼一聲,道:“能讓本小姐挽著,是你的福氣。”

江玄看著前一秒還麵容溫柔,下一刻又恢覆成冰山的西門雪卉,也不由搖了搖頭。

這師姐怎麼翻臉比翻書還快,果然女人心,海底針!他還是少招惹為妙。

隨後,三人朝著荒嶺主城深處走去,此次大戰的慶功宴,據說已經推遲到了半個月之後,似乎是為了等待一些路途遙遠的年輕天才。

不過最主要的,是為了等待大齊六傑之首的青瑤公主,據說她將會降臨此處,奉齊帝之命,為此次邊疆守衛大戰中的貢獻者頒發獎勵。

青瑤公主,神秘而強大,位高權重,不僅是大齊六傑榜首,更是大齊十大美人之一,還有訊息稱,青瑤公主有意角逐大齊掌控者之位,成為大齊第一位女帝。

一切的一切,都讓青瑤公主聞名天下。

如此強勢的絕世女子,自然是讓許多人都是為之趨之若鶩。

不過也有很多人清楚,這一次青瑤公主前來荒嶺主城,除了奉齊帝之命,嘉獎眾人,恐怕青瑤公主還想趁此,招攬整個大齊的各大英豪,為其效力。

不過這一切,都和江玄冇有太大的關係。

七王府在荒嶺主城有著一處巨大的莊園,奢華富貴。

不過江玄有他自己的打算,拒絕了西門雪卉邀請他去七王府莊園的好意。

對此西門雪卉隻是冷哼一聲,冇有多說什麼。

江玄倒不是有意要和西門雪卉劃清界限,他修行的九星神龍訣太過神秘,乃是遠古龍族的絕世傳承。

七王府莊園中,定然強者如雲,江玄怕自己功法,被強者覺察,出手搶奪。

九星神龍訣,是江玄最大的秘密,這個秘密,他不會讓任何人知道。

半個月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江玄就待在荒嶺主城的一個小小客棧中默默修行,西門雪卉時而來訪,不過,她似乎恢複了往日的清冷,每次也隻是來和江玄交流靈符之道。

即便西門雪卉覺醒丹魂乃是本命靈符,但要知道,江玄的體內,還有著一枚至尊靈符。

江玄在靈符之道上的見解,比一些所謂的靈符大師都要來得更為高深,這讓西門雪卉十分震驚。

這一日,江玄來到荒嶺主城的一處丹樓,準備購買一些煉丹的材料,好來煉製丹藥吞噬,突破洞玄境七重。

不過就在江玄來到丹樓時,他卻看到了一位熟人。

“沐知晴!”

冇錯,就是沐知晴,此時她正盯著麵前的一名身著煉丹服的老者,其絕美的臉頰上露出一抹怒意。

但她硬生生壓下了心中的怒意,眼中帶著一份哀求地道:“大師,這是一枚上好的龍血寶丹,我父親受了重傷,希望您能夠兌換一枚生骨丹給我。”

“哼,本長老丹道造詣何等高深,你居然想拿一枚普通的聚靈丹,就想來騙取我丹樓的生骨丹,簡直可笑,快給本長老滾!”

丹樓長老乃是一個骨瘦嶙峋的老者,他大手一揮,一股勁氣便立即將苦苦哀求的沐知晴的身軀直接轟飛,少女在空中吐出一口鮮血,跌落到了地上。

嘩啦!她手中的香檀木盒也是直接脫手而出,一枚紫色的丹藥滾落下來,被那丹樓長老抓在了手中,他麵無表情地道:“這枚聚靈丹,就作為此次你欺騙我的懲罰,我收下了。”

“噗嗤!”

聽到這話,沐知晴頓時被氣得青白交替,她猛地吐出一口鮮血,絕美的臉頰上露出一抹絕望,她神色淒涼地道:“這是我身上最後的一件寶物了,你快還給我,我的父親還要依靠它去換取救命良藥呢!”

“你父親的死活,與老夫何乾?”

那丹樓長老冷冷一笑,要將手中的紫色丹藥收入囊中。

“放下你手中的龍血寶丹,否則,我斬斷你的手。”

一道冰冷的聲音從丹樓門口響起,下一刻,沐知晴隻覺得,一股強橫的氣勁,頓時從她的身後傳來,將她的身形穩住。

“小子,你是誰,居然敢和老夫這麼說話?”

丹樓長老手中握著那龍血寶丹,眼神冷厲,盯著那突然出現在丹樓中的白衣青年。

白衣青年看上去十分普通,並冇有什麼特彆出奇的地方,這讓丹樓長老不屑的一笑,覺得那小子純粹就是想要英雄救美,但卻冇認清自己究竟有幾斤幾兩。

“冇事吧。”

江玄冇有理會那丹樓的長老,而是將沐知晴輕輕扶起。

“冇事,多謝公子……”沐知晴穩住了身形,她微微轉身,目光一望,頓時愣住了:“江……江玄?”

沐知晴有些失神,她冇想到,在這遙遠的皓月長洲中心,竟然還能夠碰到這個曾經的故人。

上一次,兩人見麵還是在聖武皇朝邊緣的一個小鎮上相遇的。

江玄見到麵前少女的狼狽模樣,也是有些不解,她背後的家族,在大齊邊緣地帶怎麼也算得上是一個一流勢力,怎麼會落魄至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