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壓住心中的疑惑,江玄看向那丹樓長老,目光一瞬間冷了下來。

這丹樓長老,很明顯是在訛詐沐知晴。

沐知晴是江玄曾經的故友,他自然出手相幫。

“交出來那枚龍血寶丹,否則後果自負。”

江玄看著那丹樓長老,冷冷開口。

“小子,想英雄救美,也要先掂量掂量自己,看看有冇有這個資格!”

丹樓長老陰冷一笑,要讓他將到手的寶丹交出來,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尤其是,江玄長相清秀,一身普通白衣,一看就是一個冇有什麼背景的小白臉。

這丹樓長老自然無所忌憚。

“你們兩人,快些滾!”

丹樓長老冷冷開口,隨即大手一拍,一股強烈勁風,猶如一記無形的重錘,轟然落下,要將兩人轟飛到丹樓外。

“江玄,小心!”

沐知晴知道這丹樓長老的強大,當下身軀連忙一閃,來到了江玄身前,要為他擋下這一殺招。

“嗡!”

不過就在沐知晴緊閉雙目,準備等待死亡降臨的時候,周圍空間,頓時就像是被凝固了一般。

那剛纔輕易就將沐知晴重傷的可怕勁風,竟然詭異的直接消散了,彷彿殘雪遇到了烈日,瞬間消融。

“這!”

沐知晴還冇開口,不遠處那丹樓長老便是張了張嘴,一臉的驚愕,此時他終於明白,那看似平凡的白衣青年,其實是一位修為極高的高手。

“交出龍血寶丹。”

江玄將沐知晴護在身後,再次開口。

看著身前站著的白衣身影,沐知晴美眸閃過一抹異色,她發現如今的江玄實力似乎變得更強了……“龍血寶丹?

小子,我看你也是瘋了吧!這隻是一枚普普通通的聚靈丹,龍族這種上古靈獸的血液,怎麼可能會被這小女娃所得。”

丹樓長老冷漠開口,就要將那龍血寶丹裝入懷中。

“找死。”

江玄冷喝一聲,手指一點,一道劍氣洞穿虛空,下一刻,“噗”的一聲,那丹樓長老握著龍血寶丹的手臂,已經被斬斷,啪嗒一聲掉落在地上。

“唰!”

江玄虛空一抓,那龍血寶丹,直接落入了他的手中。

“收好。”

江玄叫龍血寶丹交給背後已經一臉呆滯的沐知晴,看向那似乎還冇反應過來的丹樓長老,提醒道:“你的胳膊斷了。”

“嗯?”

丹樓長老似乎才反應過來,他發現自己如今右肩底下,已經變得空蕩蕩的,其斷臂染血,掉落在了地上。

當下,一股難以形容的劇痛感頓時傳遍全身,讓他忍不住慘叫出聲。

“小子!你……你……居然斬斷了老夫的手臂?”

丹樓長老心中震驚到極點,剛纔那在虛空一閃而逝的劍氣,太恐怖了。

“黑靈掌!”

幾乎就在這瞬間,那丹樓長老忍著劇痛,左手凝聚出一道黑色的掌印,朝著江玄殺去。

“噗嗤!”

又是一道劍氣從江玄一根手指中衝出,瞬間斬斷了丹樓長老的另一條手臂。

“啊!”

丹樓長老大驚失色,慘叫連連,他終於知道,那白衣青年,是自己根本無法匹敵的存在。

“大膽!丹樓之內,何人敢在此撒野?”

突然,一道威嚴的冷喝聲從丹樓的深處傳來。

下一刻,一個身著黑袍的中年男子,已經出現在了麵前。

“景掌事,這兩個小賊想要騙取我丹樓的生骨丹,屬下不給,他們就將我重傷至此,您老人家可要為我做主啊。”

丹樓長老看到這黑袍中年男子,頓時哀嚎起來,再加上他渾身染血的淒慘模樣,彷彿確有其事。

黑袍中年男子叫做景馳,乃是這荒嶺主城丹樓的掌事,其修為已經達到了聖人境前期,此時散發出來氣息,讓人感到無比沉重。

“究竟發生了什麼?”

景馳目光如炬,盯著站在丹樓門口的江玄和沐知晴,尤其是江玄,他能從這白衣青年身上,感受到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所以冇有立即動手。

“你屬下,指鹿為馬,非要將我朋友沐知晴的龍血寶丹說成是普通的聚靈丹,並且還想要搶奪這龍血寶丹。”

江玄開口說道,絲毫冇有因為這景馳是聖人境的強者便退縮。

而在後方,沐知晴見到江玄為她出頭,心中也不由得有著一股暖意流淌,畢竟她已經很久冇有感受到這種被人保護的感覺了。

自西戎入侵之後,沐家便被戎族強者血洗,如今就隻剩下沐知晴和她快要死去的父親。

也正是因為這樣,這一次她纔不得已拿出這枚龍血寶丹,想要換取能夠治療她父親的生骨丹。

此次若非江玄出手的話,她莫說拿到生骨丹,隻怕就連這枚龍血寶丹都被這無恥的丹樓長老直接據為己有。

一想到這,沐知晴看向江玄的目光也是發生了變化,其中有著一絲異彩與感激。

江玄並冇有看到沐知晴神色間的變化,他的目光落到了景馳的身上,淡淡地道:“景掌事,你自己問問你這屬下就知道了。”

“這位小兄弟說的,是不是真的?”

景馳眼中湧出了一抹怒意,盯著跪在地上的那丹樓長老。

江玄的實力,他剛纔也看到了,深不可測,這樣的天驕強者,怎麼可能會為了貪圖小便宜,故意用假丹藥,來騙取生骨丹。

看到景馳眼神中的陰沉,那丹樓長老心中頓時咯噔一聲,不過旋即他眼珠子一轉,便是哭喪著臉道:“景掌事,你不要被這兩個小賊給騙了,那丹藥,真的隻是普通的聚靈丹,那丫頭想要騙我,我就將其聚靈丹留下來,作為代價,這是我們丹樓的規矩。”

“這?”

景馳聽此,眉頭微微一皺,看向江玄和沐知晴,道:“你們有什麼證據,能夠證明那丹藥,是龍血寶丹,而不是普通的聚靈丹?”

聽到景馳這麼說,跪在地上的那丹樓長老陰沉的眸子盯著江玄,眼神深處有著一絲陰冷,暗道:“哼哼,龍血寶丹和普通聚靈丹根本就冇有什麼區彆,隻是龍血寶丹中蘊藏龍族之血,即便是丹道大師來了,都無法直接證明,我看你怎麼解釋。”

隻要江玄說證明不出來,他毫不懷疑景馳會立即出手,鎮殺江玄這個不知死活的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