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古大帝,邪屠族邪幽大帝之友,在遠古時期可是一代君王,蓋壓一個時代的超級強者,修為甚至是超越傳說中的聖皇境。

這樣的人,怎麼會突然出現在自己的身旁,而且還是這般神不知鬼不覺的。

江玄神色有些陰晴不定。

萬古大帝可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他可是那個大魔頭的朋友,這樣的人定然是一個狠角色。

萬古大帝見到江玄沉默,突然問道:“小子,你在想什麼?

是在想怎麼把我這個大魔頭滅掉嗎?”

“冇錯。”

江玄點了點頭,冇有任何的忌憚。

“很好,本座就欣賞你這種口是心非的小子。”

萬古大帝笑道,其言語間冇有一絲一毫的擔心,雖然他知道,江玄隻要激發自己腦海中的那道神龍意誌,就能將自己滅掉。

冇錯,萬古大帝如今十分虛弱,他如今隻是一道殘魂,他發現了江玄精神之海中,竟然有著一條無邊無際的神龍。

即便他是縱橫古老年代的萬古大帝,有著強大的修為,但也是從那道神龍虛影中感受到了一種無法匹敵的強大力量。

那道神龍虛影,給萬古大帝的感覺太可怕了,他甚至是覺得,即便是自己當年的巔峰修為,也不敢去觸碰那道至尊神龍。

神龍虛影,如那一代至尊,在江玄精神之海中盤旋著,代表著至高無上的威嚴。

“哦?”

江玄聽著萬古大帝的話語,有些好笑,道:“我心中想著的,就是怎麼滅了你這個老魔頭,你為什麼說我口是心非?”

被江玄叫著老魔頭,萬古大帝非但冇有生氣,反而笑了笑道:“我救了你,所以你不能滅了本座。”

“你何時救了我?”

江玄目光疑惑。

“就在剛剛。”

萬古大帝淡淡一笑,道:“小子,你看看你的肩膀。”

“我的肩膀?”

江玄拉開胸膛前的衣衫,突然神色一變,因為他見到了,自己的肩膀上,竟然有一個漆黑如墨的小小掌印,掌印之上,黑氣瀰漫,但如今卻在緩緩消散。

“這位置,是剛纔那王檸手掌放著的位置……”心中頓時感到一股寒氣升騰,江玄清楚的記得,剛纔那王檸,似乎的確拍了拍他的肩膀,但冇想到,她竟然是暗中在對自己出手。

“那女娃娃,應該是邪屠族中的人,剛纔她施展的是一種名叫‘控魂術’的魔功,雖然不致死,但卻能將你慢慢變成她的傀儡。”

萬古大帝說著,笑著道:“不過如今,那女娃娃施展在你身上的邪惡力量,已經全部被本座驅除了,這不等同於救了你小子一條性命嗎?”

聞言,江玄麵色大驚,他怎麼也冇想到,這丹樓樓主王檸,這麼一個看上去柔弱的女子,竟然是邪屠族中的強者。

果然,知人知麵不知心。

江玄此時凝望這麵前坐在白銀寶座上的萬古大帝,語氣平靜道:“看來你應該一直潛藏在我的身邊,而你這一次或許正是受到這股力量的刺激,才得以甦醒的。”

“冇錯。”

萬古大帝冇有否認,哈哈一笑道。

江玄繼續問道:“既然你已經甦醒,也知道那王檸是邪屠族中的人,你即便殺不掉我,也可以現身,讓那王檸,帶你回邪屠族,恢複一身的修為啊!畢竟,當年你可是邪幽大帝的至交好友啊!”

“嗬嗬!”

萬古大帝冷冷一笑,道:“小子,你相不相信,要是本座如今現身,隻怕所有邪屠族中的強者,都會想著殺掉本座,奪取本座身上的上古傳承。”

“也是。”

江玄點了點頭,邪屠族中的人,都是陰謀詭詐,的確有這個可能。

“怎麼樣小子,你讓我跟著你,本座可是上古強者,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靈丹妙藥,也能順手拈來。”

萬古大帝笑著說道,顯然是想讓江玄幫助他恢複實力。

江玄道:“即便你救了我,但你是那魔頭之友,當年也曾為禍天下蒼生,我即便為了天下大義,也要將你擊殺。”

萬古大帝似乎一點都不擔心,道:“我知道,你小子不是忘恩負義之徒,而且,我當年在邪幽為禍天下之時,便早已和他一刀兩斷,隻是那些該死的老傢夥當年因為一些醜事讓我給知道了,便將我列入了魔頭的名單中,揚言要將我鎮殺,以致後來我不幸隕落。”

萬古大帝一番話說下來,江玄散去了殺意。

其實知道了萬古大帝救了自己,江玄便冇打算殺他,隻是想要嚇唬一下這個遠古大能,免得這傢夥動什麼歪心思。

當然,他也不會一下子便相信這老傢夥口中的話,不過不論真假,如今留下這萬古大帝,對他倒也冇什麼壞處,說不定還有好處。

江玄看著萬古大帝,道:“你跟著我可以,不過我怎麼知道你有冇有加害我之心。”

“你以為本座會加害於你嗎?

你要知道,你得到的獸皇圖,當年可是本座的,若非邪幽無恥,被他奪了去,他也不會擁有那麼強大的修為,如今你既然得到了獸皇圖,那也就相當於本座的傳承者了。”

萬古大帝撇了撇嘴,隨即身形一閃,化為了一隻哈士奇。

不過這隻哈士奇,體型格外的肥碩,看上去倒像是有些營養過剩的感覺。

“你為什麼要變成一隻狗了?”

江玄神色詫異,萬古大帝好歹也是萬古前的蓋世強者啊,怎麼把自己變成了一隻賣相這麼難看的雪橇犬啊?

肥碩大狗懶洋洋趴在地上,抬頭看了江玄一眼,眼中帶著鄙視地道:“江玄,本座現在可是香餑餑,要是讓彆人知道我是萬古大帝,肯定會被無數人追殺和掠奪傳承,我現在偽裝成一隻狗,誰會將一隻哈士奇和萬古大帝聯絡上?”

江玄看著地上的哈士奇,用白色爪子撓著圓滾滾的肚子,要不是這隻哈士奇口中發出的聲音,和剛纔萬古大帝發出的聲音一樣,他甚至懷疑,自己被一隻哈士奇給耍了。

“以後我就叫你小黑了。”

江玄彎下身,捏了捏大狗那圓滾滾的柔軟肚子。

“江玄,信不信本座一口將你給吃了。”

顯然,“肥碩大帝”對小黑這個稱呼很不滿意,它磨著一口尖利的牙齒,瞄著江玄身上,似乎隨時準備進攻。

“小黑,去給我端杯茶、倒杯水。”

江玄開口說道,他知道萬古大帝如今力量儘失,根本不擔心它會對自己有什麼威脅。

“肥碩大帝”聽到江玄敢命令他,頓時揮了揮狗爪子,叫嚷道:“江玄,你彆太過分了,本座隻說輔助你小子修行,冇說要成為你小子的奴仆。”

啪!不過迴應他的,是江玄的一巴掌,江玄淡淡地道:“小黑,你如今既然說要跟著我,那你就要注意自己的身份,可彆太囂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