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荒嶺主城中。

沐問天眉宇間有著一絲憂慮,道:“那紫凰殿少主林君碩在什麼地方,我們怎麼找?”

江玄聞言,眉頭也是微微一皺。

是啊!整個荒嶺主城這麼大,紫凰殿也不是什麼霸主勢力,隻是一流勢力,隻怕很難打聽紫凰殿的人到底住在什麼地方。

時間不等人。

江玄想到了一個人,或許,她知道紫凰殿在什麼地方。

丹樓門口,江玄邁步走來。

他對背後沐問天道:“你在此等候,我很快就出來。”

“好。”

沐問天點了點頭。

江玄讓其在原地等待,自然是怕沐問天有著生命危險。

他要找的人,是王檸,這個女人,絕對知道林君碩在什麼地方。

小黑此時潛藏在獸皇圖,它道:“江玄,那女人差點將你轉化為她的傀儡,你竟然還要去找她?”

根據小黑猜測,這王檸,不是得到了一位邪道強者的古老傳承,就是身在邪屠族。

江玄知道這王檸可能是邪屠族的邪道高手,但他現在冇有辦法,那林君碩和這王檸有來往,想要找到林君碩,最快的辦法就是當麵詢問王檸。

而且,如今知道了王檸的真正身份,江玄很清楚,這小小的丹樓分鋪,絕對有一張整個荒嶺主城的情報網。

邪屠族的人在這裡出現,說不定在圖謀著什麼。

但這一切,和江玄冇有關係,他現在想要的,隻是紫凰殿少主林君碩的下落。

不僅僅是為了沐知晴,林君碩懸賞自己人頭,讓幽閣的殺手對付自己,早就在江玄的必殺名單之上。

在一個丹樓侍者的帶領下,江玄再次來到了丹樓深處的那座大殿。

大殿之中,王檸一個人端坐著,在細細品茶。

江玄走過去,麵容淡然,但心中卻是暗暗警惕,這女人,可是一位邪屠族的邪道魔女,要不是一直潛藏在獸皇圖中的小黑突然覺醒,隻怕自己真的有可能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了她的傀儡。

王檸早就察覺到江玄的到來,此時她抬起頭來,美眸望向了江玄。

江玄神色淡然,緩緩地道:“王樓主,近來可好?”

江玄冇有說出上一次王檸對其暗中出手的事。

而王檸也像是什麼也冇有發生,淺淺一笑,道:“咯咯咯,上一次在客棧中我就說過,江玄弟弟,我們很快會見麵的,你看,這不是又見麵了?”

王檸心中並不如表麵上這麼平靜,她看著麵前淡笑的江玄,冇有任何被自己的秘術控製的樣子,當下有些震動。

她能看出來,江玄的修為,不過是小小的洞玄境武者,但他卻能不被自己的秘術影響,這簡直是匪夷所思。

“他究竟是在故意演戲,裝作不知道我當日對其暗中出了手,還是真的不知道自己中了秘術?”

王檸心中暗暗想著,不過她更傾向於後者。

也就是說,江玄並不知道自己對其出手,隻是身上可能有著什麼秘寶,將自己的秘術給無形化解了。

否則,區區洞玄境的修為,怎麼可能能夠發覺和化解自己的秘術,這可是邪屠族中一種十分歹毒的秘術,就算是聖人境的強者中招了,隻怕都要最終成為自己的傀儡。

江玄一直在盯著王檸的眸子,發現了那一閃而逝的詫異之色,他心中冷冷一笑,要不是小黑,自己隻怕真的就被魔氣感染,成為這女人的傀儡。

若非實力不足,江玄真想瞬間出手,將這女人擊殺。

但如今,他看不透王檸,隻能暫時壓製住心中的殺意,他笑著道:“王樓主,此次前來,我主要是想向你打聽一件事情。”

王檸咯咯一笑,身軀一動,來到了江玄的身前,就要靠近,但江玄卻是往後退了一步,笑著道:“王樓主,不知紫凰殿少主林君碩,現在住在荒嶺主城中何處?”

王檸見到江玄躲開,掩嘴一笑,道:“江玄小弟弟,你好像很怕我啊?”

你身上到處帶著刺,我能不怕你?

江玄暗自嘀咕了一聲,但他神色不變,輕輕笑道:“王樓主,說哪裡話,隻是在下一路風塵仆仆,怕臟了樓主的衣裙。”

“咯咯咯,好了,不逗你了,你過來看看吧!”

王檸笑了笑,旋即玉手一揮,隻見一張荒嶺主城的地圖頓時出現了在了她的手中:“這地圖上的紅點標註,就是紫凰殿所在的莊園。”

“多謝王樓主。”

江玄抱了抱拳,接過了那張地圖後,便直接轉身離開了這裡。

“真是個看不透的小傢夥。”

王檸看著江玄的背影,舔了舔紅唇道。

大殿中,此時,一道渾身籠罩在黑袍下的身影顯現了出來,跪在地上,語氣恭敬道:“魔使大人,此人身上有著大帝的氣息,說不定和半年前不死魔皇複活邪幽大帝失敗有關,我們要不要……”“不必,他能無形化解我的秘術,身上定然隱藏著什麼秘密,我們暫且不要打草驚蛇,這種絕世天驕,不可能一直默默無聞,我們隻需要靜靜等待便行了。”

王檸淡淡笑著,此時她身上媚意散去,帶著一份孤傲,彷彿一位上位者,高高在上,手掌天下權。

她想了想,繼續道:“此事告訴小魔女後,我們就不用管了,東域天麟學府就要開啟新一輪的招生,此次青瑤公主降臨荒嶺主城,隻怕也是為了招攬年輕天驕,衝擊皓月長洲天麟榜,進入天麟學府。”

“我們也要做好準備,偽裝成大齊帝國皇宮中的強者,爭取在慶功宴上,鎮殺皓月長洲天驕,讓大齊皇室與整個皓月長洲諸勢力為敵。”

“這樣一來,我邪屠族在大齊中蔓延,大齊皇室中的強者將無暇顧及我們。”-